社会 | 埋雷的时代

 文 | HW君 


1. 日本事件

我们首先来看这一则上个月的新闻:

 

  • 日本京都动画纵火案

 

2019年7月18日,日本京都动画工作室突然出现爆炸随之发生火灾,事故造成35人死亡,34人受伤。

实施纵火的罪犯是41岁的青叶真司。

警方问该男子「为什么要这么做」,该男子怒气冲冲地回道「抄袭」。

 

但实际上京都动画根本就没有抄袭过青叶真司的任何作品。

青叶真司是个无业游民,经常上网,在日本的「2ch」论坛上发了很多帖子。

他是个铁道迷,自创了一个名词叫「barisaku」,字面意思是「顺光(bari)拍出(saku),也就是在给列车拍照的时候不要逆光拍,而是要顺光拍照。

青叶真司在2ch论坛不停宣扬他独创的这种概念,甚至以「barisaku君」自称,但根本没有人理会他。

巧的是,京都动画这几年有一部作品叫《吹响!上低音号》,这部动画里有一段低音萨克斯独奏的精彩片段。

低音萨克斯独奏(baritone sax solo)发音的缩写在日语中是「バリサクソロ」,刚好也是「barisaku」。

因为《吹响!上低音号》这部动画的这段萨克斯独奏剧情非常有名,所以低音萨克斯独奏的简称「barikaku」就在京都动画粉丝圈里出名了。

身为社会巨婴的青叶真司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认为京都动画的这个「barisaku」是在抄袭他的创意。

然后京都动画还和京阪电车联动,推出了画有动画角色形象的电车,这让原本是铁道迷的青叶真司更不能接受了。

他每天都在2ch论坛上跟京都动画迷争吵,说京都动画是抄袭他的「barisaku」才火的,京都动画彻底毁了他的人生。

于是有了后面的纵火事件。

HW君一开始看到青叶真司的这个纵火动机的时候是觉得十分扯淡的。

当然截止我写这篇文章的日期为止,我还无法保证这个解释的来源可靠,但在众多对这个案件的解释中,这个荒谬的解释竟然是最合理的。

 

京都动画纵火事件让我想起了一则更早的新闻:

 

  • 日本高官杀子事件

 

2019年6月1日下午3点40分左右,日本东京都练马区早宫某住宅居民向110通报称“刺杀了儿子”。

警察在现场发现一名从胸口等处流血的男性,该男性被送往医院后确认死亡。

东京警视厅以杀人未遂嫌疑当场逮捕了报警的前农林水产省事务次官,熊泽英昭(76岁)。

 

熊泽英昭在家中将儿子(44岁,无业)刺死,他向警察供称,杀子是因为英一郎从小就有暴力倾向,英昭觉得不能给旁人添麻烦,于是就杀了儿子。

英一郎无业,最近搬回家里住,也不再出去找工作,天天在家里上网。

这几天附近学校开运动会,儿子开始抱怨小学传来的声音很吵,两人为此大吵一番。

熊泽英昭觉得英一郎有暴力倾向,害怕他要去附近小学闹事,于是就杀了儿子。

 

单看「日本高官杀子」这件事我们会觉得荒谬,但和「京都动画纵火事件」放在一起看的时候,似乎觉得熊泽英昭的行动似乎有那么一点合理的逻辑性。

日本经常会出现类似的新闻,三四十岁的无业游民,家里蹲,每天泡在网络上,精神可能不怎么正常,有暴力倾向甚至会有犯罪行为。

这些大多都是从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裂之后长大的一代,也就是在「日本失去的三十年」大背景下长大的这一代。

他们低欲望,奉行宅文化,喜欢家里蹲,其中的有一部分没能顺利地融入社会,于是成为了社会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经济增长可以掩盖很多事情,一旦经济停滞,这些之前埋下的雷就会暴露出来。

 

2. 香港暴动

我们再看一下中国香港最近的一系列动荡事件。

当然,我们知道这背后的首要原因有来自美国和台湾的反中势力在各种操作,但这一部分敏感词太多,我们这里先按下不表。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关心的是,暴动的确是发生了,虽然有境外的反中势力在煽动,但这些反中势力煽动成功的前提条件是,香港本土有可以被煽动的大环境。

邪恶的果实发芽了,除了有人播下种子,也还需要滋生邪恶的土壤。

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推进到极端的地区,我们内地人民看待香港暴动的废青会觉得无法理喻,但实际上香港废青们搞乱香港不仅合乎他们的逻辑,说不定对他们来说还是极其理性的。

一个安居乐业的人,根本不会被境外的反中势力所魅惑,但问题是香港有许多年轻人是没有办法安居乐业的。

香港的底层人民住着不到10m2的笼屋,干着卑微的工作,似乎永远看不到翻身的一天。

他们即不能安居,也无法乐业,心中堆积着各种愤怒与负能量。

此时只要有人在一旁怂恿他们,把矛头指向中国政府,他们就会把所有仇恨宣泄在中国政府头上。

年轻人受到一点鼓动和诱惑,就会发生动荡,让他们毁掉香港也毫不心疼,对香港废青来说把香港全部砸烂再重建更好。

香港将资本主义推进到极致,贫富差距异常巨大,资本主义的游戏似乎再也玩不下去了。

底层年轻人就像拿到一手烂牌,他们不想再玩这个不平等的游戏,不如干脆掀桌,大家都重来。

 

日本奇特的地方在于它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甚至我们可以说日本社会仍然是一个半封建社会,它不像中国一样经历过很彻底的革命,前封建时代留下的等级秩序在日本至今仍然随处可见。

所以日本有办法依靠这种等级秩序将躁动的年轻人强压下去。

日本财富也同样都集中于老年人手中,大部分日本年轻人也上升无望,但社会依靠森严的等级秩序将年轻人压制住,年轻人没有办法在现实社会里掀桌翻盘。

但日本年轻人选择不跟上一代人玩,他们在现实世界保持低欲望,这样也就不必被剥削,然后纵身跳入虚拟世界创造价值,于是诞生了日本独特的宅文化。

 

3. 新加坡模式

香港是作为改革开放前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窗口而起家的,如今中国大陆全面对外开放了,完全不需要香港这个中间商赚差价了,香港经济发展自然就开始停滞。

香港回归之后,港府的治理能力完全不行,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治理。

香港是和平回归的,但我们说凡事都有代价,和平的代价是什么呢?

没有流血的权力更迭,那其实就是在用权力收买各怀鬼胎的人心,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香港回归之前是殖民地,港英政府按照殖民地模式管辖,而香港本地政府是没有治理能力的。

香港回归之后,港英政府退出,大陆承诺五十年不变,不插手香港本地的事务,于是香港的政府治理出现了空洞,我们甚至可以说香港回归后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

 

我们再看同样是华人社会的新加坡。

作为体量差不多的华人经济体,香港和新加坡在政治上是截然不同的一对。

新加坡是权威型大政府模式,若按照香港废青来看,新加坡那是「一点也不自由,一点也不民主」,新加坡的政治模式在英美主流声音中也一直是臭名昭著的,被各种花式批判。

但是新加坡经济可以一直保持繁荣,新加坡的人民可以安居乐业,而不像香港年轻人一样被历史车轮碾压过来碾压过去。

 

仅在「住房保障」这一项民生制度上,新加坡就甩香港好几条街。

1997年香港回归,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提出了「八万五计划」,也就是为解决香港中低收入者住房的问题,提出要为这些人建造八万五千套房子。

「八万五计划」一开始因为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而搁置了,后来2003年香港逐渐走出金融危机,董建华打算重启「八万五计划」。

但香港的有房者不干,因为「八万五计划」一旦实行,房价肯定要下跌,那么房东手里的房子就要贬值,利益受到损失。

于是在香港房地产商的鼓动下,香港有房中产阶级各种反对和抗议,「八万五计划」不了了之。

你说现在香港房价高企,香港人民可怜吗?是挺可怜的,但是某种意义上也是求仁得仁吧。

 

而新加坡的「组屋」政策就实行得非常好。

「组屋」是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承担建筑的公共房屋,为大部分新加坡人提供住所。

这个制度始于1960年,当时的新加坡刚刚从英国殖民统治下脱离,独立成为自治机构,整个社会发展比较落后,政府财力有限,民众住房条件比较差。

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当时提出的口号是,要实现新加坡人「居者有其屋」。

而截止2008年,85%的新加坡公民住进了政府建造的政府组屋,另外15%的高收入家庭住的是市场上购买的高档商品房。

新加坡的组屋已经有六十年历史了,但是整个城市的面貌仍然很新,早年建造的组屋也不会显得破旧,原因在于政府对年久组屋的维修非常到位,基本上5年一小修,10年一大修。

可以说新加坡组屋制度是这个国家独立60多年来稳定运转的保障之一。

如果当年香港版的组屋制度,也即是「八万五计划」能够实行,香港本可以不用像今天这般动荡。

当然我们这里是指香港大环境的民生基础问题,香港还有一层各种反华势力在这里长期经营的问题,不方便讨论。

 

4. 中国问题

经济快速发展的时候,带来的表面上的繁荣可以掩盖住很多问题。

挣钱和花钱带来的快感可以冲淡很多问题,而缺钱的窘迫与困顿会将问题暴露出来。

当经济开始萧条的时候,各种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像HW君经常谈到的「三和大神」问题便是如此,如今「三和大神」问题被深圳的高速发展表现出来的繁荣所掩盖。

人们只看到了深圳南山粤海街道的科技摩天大楼,却看不到深圳龙华三和大神的悲惨人生。

而经济不会永远繁荣,一直都是有周期的。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增长了几十年,那些问题也堆积了几十年,埋下了一个个的雷。

这些问题只是被繁荣暂时掩盖了,没有被解决,它们一直在那里。

这是一个埋雷的时代,而等到潮水褪去,礁石露出,当初埋下的雷就可能会一个个爆开。

所以这次的香港暴动其实是个非常好的社会观察窗口,对比有效治理的新加坡,这种反差可以成为大陆政府重要的参考样本,想想在可见的经济下行周期里,未来中国自己的路要怎么走。

 

而作为一个反思狂,其实HW君会反思自己会不会也是一个雷。

我同意日本人的观点,不管怎么样,还是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吧。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8-05

guest
3 评论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QQQ
QQQ
2019-08-09 00:25

衡量一个人或者组织不是看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因为有一部分既得利益者抗议就认怂而置长远利益于不顾表面上看是顺应民意实际上用官方话语体系来讲叫尾巴主义。

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统战了谁呢?恐怕是沦为了上层路线,统战了一群资本家。

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之一的群众路线所谓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在香港有没有呢?恐怕是没有。

什么土地财政、什么炒楼花谁学的最快呢,好像是大陆。分明就是沆瀣一气在捞钱嘛。

何况在中国这个有长期大家长式威权主义政府传统的国家,地方出了动乱,中央想不负责任,可能嘛?

王驱之
王驱之
2019-08-05 08:30

感谢您缜密而深刻的分析,让长期困于书斋一隅的我叹为观止。
我是一名在读研究生,专业是中国古代文学,关注您的公众号纯属偶然——大概是因为搜索资料时偶然看到了您的“华夏”系列,被您流畅清晰的文字所吸引。近来才发现,原来您对当下社会问题的思考也如此深入,站得很高、视野很广、并且论述起来也抽丝剥茧、举重若轻,这些都是我所欠缺的。无论如何,在这样一个让我感到迷茫的时代节点里,能够从您的文章中汲取滋养,实在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在此向您表达谢意。
如果不嫌冒昧,希望和您有更深入的交流(当然,主要是向您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