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香港的剧本

 文 | HW君 


0. 前言

自上一次微信公众号被封号之后,HW君就很少评论涉及敏感议题的时事内容。

这次的香港事件,我从一开始就有在关注事情的动态,只是没料到这次的暴动可以闹这么久,并且愈演愈烈,丝毫看不到会慢慢平息下来的势头。

在上期文章《社会 | 埋雷的时代》中,我们稍微提及了香港经济层面上的问题,说了说暴动产生的土壤。

这一期HW君会谈谈香港在政治层面的一些情况。

HW君并不是大预言家,也不是大国师、智库智囊,并不能知道以后的事情会怎么发展。

在这里HW君只是把我的想法梳理一遍,站在我的角度复盘一下整个香港事件的过程。

若政见不一致,大家彼此相忘于江湖即可。

 

 

1. 港岛往事:兴盛与衰落

我们要用多高的视野去看待香港?

不妨看一下共产党的考量。

1947年7月,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接着连续进行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基本消灭了国民党主力军,奠定了全国解放的大局。

1949年2月初,在渡江战役之前,中共高层就已经开始讨论如何解决香港的问题。

毛泽东和周恩来认为,解放军完全有能力收回香港,但从国际关系以及新中国经济建设的需要出发,决定不急于收回香港的主权。

为此周恩来作出解释:

我们对香港的政策,是东西方斗争全局的战略布置的一部分。

不收回香港维持其资本主义英国占领不变,是不能用狭隘的领土主权原则来衡量、来决定的。

我们在全国解放以前就决定暂不解放香港,这在长期的全球战略中不是软弱,不是妥协,而是一种积极主动的进攻和斗争。

概括起来说,这就是「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针。

 

后来的事实表明,共产党的确按照上述的方针来处理香港问题。

1949年4月,解放军横渡长江,基本宣告了国民党统治的覆灭。

1949年10月,解放军占领广州后又迅速拿下深圳,但是他们没有乘胜跨过深圳河一举解放香港,虽然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类似的决策其实还有一例,解放军后来把国民党军逼到台湾时,决定不收复就在厦门岛对面的金门岛。

时至今日,金门仍然属于台湾管辖,金门在台湾的行政归属是「中华民国福建省金门县」。

金门就像一根小小的风筝线,让大陆能够紧紧拽住台湾,彼此留下联结。

如果当初收复了金门岛,那么今日的台湾可能和大陆分裂得更远。

 

后来冷战开始,新中国站队共产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形成对抗。

但我们曾在《历史 | 领袖就是用来背锅的》里曾讲过,毛泽东可从未愿意让中国变成苏联的傀儡国。

中国与苏联的利益冲突导致了中苏交恶,中国被共产主义阵营的老大哥苏联排挤。

而又因为中国是共产主义阵营的,被资本主义阵营经济封锁和外交封锁,里外两头不讨好。

于是在大陆南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就成了中国内地和资本主义世界交流的一个窗口,各种明里暗里的经贸、金融、走私、洗钱活动开始在这里活跃起来。

这些被共产党默许的经济活动帮助了新中国渡过许多困难时期,也成了香港这座城市的原始积累。

而在中国大陆全面对外改革开放之后,香港失去了之前唯一中间人的地位,经济注定是要衰落的,这和香港回不回归关系其实不大。

也就是说,香港的衰落始于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而根本不是因为1997年香港的回归。

中国大陆对外的全面开放,导致了香港作为对外贸易唯一中间人的地位不保,香港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当中间商赚差价,躺着赚钱。

但香港人民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在各种反华势力的蛊惑下,香港人民错以为香港经济的衰落、民生的恶化,都是因为回归之后共产党的集权压迫导致的,于是诉求要民主要自由。

这真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

 

 

2. 暗流涌动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也就是所谓的「反送中」运动,以下我们称「反修例运动」或「香港暴动」)从2月份的反对立法开始,到6月份爆发大规模游行,香港政府被迫宣告暂缓修例。

但暴动没有停止,截止到这篇文章发布的8月份,暴动仍然在进行中。

提出修例的原因始于「潘晓颖命案」。

命案遇害者潘晓颖与犯人陈同佳都是香港居民,两人以情侣关系于2018年2月8日前往台湾旅游,13日入住旅店。

17日潘晓颖在旅店内被杀,并藏尸与行李箱,次日被弃尸在台北捷运竹围站外公园的草丛,其男友陈同佳则案发后搭飞机回香港。

由于案发地点在台湾,并且香港没有逃犯引渡条例,台北地检署只能对陈同佳发布时效长达37年6个月的通缉令,而香港警方也无法将陈同佳遣送到台湾受审。

因为陈同佳在潘晓颖死后,盗用潘晓颖的银行卡提款2万新台币,返回香港后再度三次盗提共1.92万港币,并拿走潘晓颖的数码相机和手机,所以香港警方指控其两项盗窃罪和一项处理赃物罪,并改控洗黑钱罪,被最高法院判处入狱29个月。

 

我们这里详细地阐述了「潘晓颖命案」,其实是想展示香港法律的重大漏洞。

由于香港没有引渡条例,所以一个在台湾杀了人的香港居民回到港岛之后,香港本地的司法机关对其无可奈何,只能从盗窃罪入手,判其坐两年牢。

这在中国大陆人民的眼里是非常难以想象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更何况香港还据说是高度法治的社会。

为了堵住这个漏洞,香港特区政府于2019年2月份打算修逃犯条例,修例后除了台湾,中国大陆和澳门政府都有权向香港法庭提出引渡,押解在港人士前往当地法院审理。

 

我们说这一法律漏洞已经存在多年了,并且使香港在某种意义上成为逃犯的天堂。

不久前中国内地有则新闻,江苏常州首富王振华,也就是新城控股的老总,因为性侵猥亵9岁和12岁女童而被上海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而王振华被捕时已拿到了香港居留权,也就是说如果此时王振华逃往香港,那么中国大陆没有办法将其引渡回大陆审理,香港政府也无法捉他归罪,王振华可以在香港继续逍遥法外。

这一长久以来的漏洞使得香港成为内地各种罪犯、政治犯、分裂势力、反动势力(包括至今仍然活跃的法轮功)的集中地。

对于这部分群体来说,一旦逃犯条例通过,香港就永远失去了庇护所的作用,所以这次修例触碰到了这部分势力的根本利益,激起了强烈的反弹。

也就是说,这次暴动除了有境外的反华势力煽动,也还有境内的那些手脚不干净的灰色势力,他们将香港视为逃生后路,若有风吹草动就打算逃往香港。

 

当然也仅仅是港岛复杂的政治状况中的一环。

香港因为其自由岛的特点,一直是世界各国情报机构和渗透势力的集散地。

 

因香港被英国殖民150多年的历史原因,香港终审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法官里有80%的法官握有香港和英国双重国籍,剩下的还有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

也就是说香港现有的整个司法机关仍然属于亲英势力(也就是反中派),并且要命的是这些法官都是终身制的。

因为大陆承诺香港回归后50年不变,所以在香港回归之后大陆既无法换掉这批亲英的法官,也无法对香港的司法机构进行改革,大陆能做的只是任命一个特首,但这个特首的权力是被架空了的。

像这次的香港暴动中警民发生冲突,一个港大学生咬断了警察的手指,在被逮捕后法官就明显是在袒护学生,只交了一万元港币就保释出来,简直不可理喻。

这也是为什么香港警察在这次动乱中表现非常消极、那么怂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亲英派法官在吹黑哨,若发生冲突,暴徒可以从轻,警察则被重判。

 

当然英国势力在这次事件中也只是一个方面。

这次的反修例运动,从2019年的2月份一直持续到8月份,可以看出暴动背后的资金援助非常充足。

罢工、罢课、罢市,有组织地游行抗议,破坏公物,袭击对抗警察,这些都是需要钱的。

到文章发表为止,香港警方已经施放了约一千多颗催泪弹。

光暴徒手中那些防催泪弹的特殊口罩,就价格不菲,集会结束后随地乱扔,一点都不心疼。

更不用说那些源源不绝的、当一次性用品使用的雨伞和头盔,以及众多在街头上给暴徒派钱的可疑人士。

事情可绝不是「普通市民和平抗议」这么单纯。

 

2019年7月31日,在团结香港基金会午宴上,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发言说:

「逃犯条例」修订争议提升之快速、规模之庞大,组织看似松散却非常精密,与过往的群众运动明显不同,有理由相信这次风暴有幕后黑手,或是外部势力介入,种种迹象都指向台湾和美国。

要知道董建华作为前特首,是没有私人观点的,他的表态可以看作是北京的定调。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肯定脱不了关系,这几十年来,包括最近的阿拉伯之春、乌克兰橙色革命、到委内瑞拉内乱……这一系列打着民主自由的政权颠覆行动背后都有美国CIA的介入。

美国情报部门在香港也是经营多年,在反修例运动爆发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主管还和暴动头子黄之锋、罗冠聪(同样也是港独头子)会面,连风口浪尖假装回避一下都省了。

虽然川普在记者面前说「香港在经历暴动,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会处理好香港问题的」,但因为在美国的权力体系里,总统无法干涉情报局CIA的行动,所以其实大家都把川普的话当成是跟中国贸易战中谈判的客套话。

 

而对岸的台湾在面对董建华的严重指控,蔡英文及其所属的民进党至今没有出来正面回应,这就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我们早在之前就经常能看到各种港独分子和台独分子沟通集会的照片和视频,这次的香港暴动,台湾在背后肯定是有动手了的,这是确凿无疑的。

并且台湾即将迎来选举,香港越动荡,仇中情绪越激烈,舆论就对民进党的选举越有利,台湾完全有策动香港的动机。

现在的问题是,台湾在这次事件中是不是主谋。

 

真相是什么呢?没有真相。

我们并不知道真相,并且真相是什么也一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中国大陆已经这样定性了,那它就会是真相。

如果台湾民进党是资助暴动的主谋,那么它是在玩火,香港暴动是台湾策动的,那么要解决香港问题就要解决台湾问题,于是祖国统一的理由又加了一条。

如果台湾不是主谋,那也抱歉,以后历史就是这么写的,这个帽子就是这样扣上了,细节是什么样的一点都不重要。

因此我们也看到了中国大陆在这个时间点上叫停台湾自由行、艺人出席金马奖等活动。

 

 

3. 假如香港陨落

香港从2月份动乱到现在,罢工、罢课、罢市,部分交通瘫痪,日常生产活动受阻,并且在可预见的时间内看不到任何停止的可能性,可以说今年香港GDP负增长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暴动的香港民众其实似乎不太关心,这样闹下去的结果会是什么。

有许多网民看到香港日常生产生活事务被暴徒搅乱,社会秩序崩坏而感到痛心不已,昔日的东方之珠怎么沦落成今天的这种狼狈模样。

但如果我们站在城市竞争的角度来看,你就会发现全世界(包括中国大陆)都在幸灾乐祸,期待香港这个亚太地区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就此陨落。

 

反修例运动的暴徒去香港机场抗议示威,导致香港一天有几百班航班被迫取消。

但航运的需求是刚需,搭飞机的人一定是要飞的,于是这几百班航班就被拥有同样运力的广州白云机场吃下。

在地理位置和航线的安排上,最有能力接替香港亚太航运中心地位的就是广州白云机场。

广州的南方航空白云机场有5架空中客车A380飞机,一直是南方航空最赔钱的飞机,如果香港就此倒了,香港航班无法继续承接飞行订单,那么广州南方航空的这5架飞机会马上转亏为盈。

原本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香港还可以作为名义上的龙头,而深圳和广州之间暗自较劲,如果香港自己作下去,那么深圳和广州可完全有这个野心和能力部分取而代之。

 

若放眼到整个亚太地区,那么上海、新加坡、东京这些城市可也都在等着香港自己作死,从而分食香港的跨国公司亚太运营中心的位置。

刚刚好就在8月1日,全世界最大的饮料公司太古可口可乐的中国总部由香港迁至上海浦东,虽然这件事应该早有计划,未必是此次香港暴动引起的,但可以看出上海这个城市一直有同香港竞争亚太运营中心的雄心。

香港再继续动乱下去,危及跨国公司的正常运营,那跨国公司的亚太总部势必要往外搬迁。

除了有能力承接香港职能的上海、新加坡和东京,其他次级的城市也可以从香港的陨落中分一杯羹,甚至远至纽约、伦敦和迪拜都可以从中获取丰硕利益。

香港走上街头实行暴动的黑小将们始终不能理解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是在如何摧毁香港的未来。

如果我是上海市市长,那么我一定开心得半夜睡不着,上海这几十年一直在跟香港竞争亚太金融中心的位置,十分艰难,突然之间香港人民自己打自己,自废武功。

换做我,肯定会连夜开动员会,探讨如何抓住机遇、招商引资,吸引从香港撤离的跨国企业亚太总部入驻上海自贸区。

这可不是什么阴谋论,而是赤裸裸的金钱利益。

 

站在同胞的角度,我们看到香港这么动乱下去会觉得于心不忍,十分痛惜。

但是从利益角度来看,香港动乱下去对大陆内地并没有什么经济损失,相反北上广深都摩拳擦掌,期待香港陨落,从而取而代之。

周恩来早在1949年就已经说过了,中央对待香港的方针是「长期打算,充分利用」。

中国大陆全面对外改革开放之后,香港其实已经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了,如果香港人还想要自己作践香港,那么中国大陆应该可以收回之前给香港的许多经济特权,去给更有上进心的北上广深。

 

 

4. 香港的剧本

在这次的动乱中,暴徒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大陆人民的底线,玷污国徽,践踏国旗,令人咬牙切齿。

而香港的警察非常窝囊,暴徒却非常嚣张。

这当然有我们上文说的香港的整个司法机构都是反中的,有内鬼,一旦出现警民冲突,暴徒被抓只会轻判,警察被抓则是重罚,所谓的「三权分立」只是一块遮羞布。

但HW君并不同情香港警察,虽然他们的处境也的确很难。

应该说,不仅司法机构有内鬼,香港警察中也有内鬼,香港的整个公务员体系里都有内鬼。

整个政府机构是英国殖民政府留下的烂摊子,没有经过任何流血或者暴力的更迭,没有经过任何清洗或者社会主义改造,蛇鼠一窝。

在这场动乱中,各方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

暴徒们做出各种出格、过分的事,一步一步挑战国人的底线,那么他们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答案是,他们或许想要重演三十年前在天安门广场出现的那件事,也就是1989年6月4日的六四事件。

他们最希望的剧本走向就是香港动荡,共产党派解放军的坦克进城,军队持枪射杀示威民众,全港戒严,形成红色恐怖。

然后全世界都震惊,谴责共产党,随后美国带头孤立封锁中国,制裁中国的经济,中国内部经济崩溃,民不聊生,共产党被人民推翻下台,完成政权更迭。

他们真的就是这样天真地幻想的,香港大学生的智商真的不高。

 

在这场动乱中,其实要平息暴动、抓捕主谋,从技术角度来讲是非常容易的。

其中最简单的一项,只要干扰手机信号就行了,就用我们高考时的信号屏蔽车就可达成。

暴徒们都是用手机网络互相联系协同作战,只要屏蔽了信号就群龙无首了,组织会自行瘫痪解体。

 

还有一项我认为一直在进行着的技术实验,人脸识别。

中国大陆的人脸识别系统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就算带着口罩也可以部分识别。

要知道,香港除了有美国、英国、台湾、日本等的情报机构在长期经营,来自北京的情报机构也不是在吃干饭的。

我们有理由相信北京在准备拉一个黑名单,这次暴动可以将以往潜藏在警察、司法、大学、公务员体系内的所有反动分子拉一个黑名单,以便秋后算账。

 

除了从技术角度上很容易镇压,从军事上也很容易,香港一直是有解放军驻扎的,只是平日里没有出来溜弯所以没什么存在感而已。

但在镇压暴动这件事情上,香港政府其实和中央是有博弈的。

真的要镇压,就必然会流血,一旦流血了就有道德责任,香港政府不想承担这个道德责任,于是放任暴徒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出格的事情。

香港政府希望中央来出面镇压,这样不会弄脏了自己的手,到时候重新清算的时候可以将责任全部推给中央。

中央当然不会来替港府背这个锅,所以到现在一直只是表态支持港府,反对暴徒。

所以说我并不会同情香港警察,这原本就是他们的责任,不要甩锅给中央。

 

我们说过,香港暴徒们最希望的剧本就是像三十年前那样,解放军血洗香港,全城戒严,然后共产党再一次背上沉重的历史负担和道德代价。

在六四事件中共产党就是吃了闷亏大亏,毫无疑问的,六四事件也是美国策划的众多事件的杰作之一。

这次香港暴动他们最想要的就是解放军进港屠城,这样就印证了他们是对的,解放军是邪恶的,三十年前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共产党就别想洗白了。

但恰恰相反,在科技发达的今日,每个人都能随时随地留下影像资料的今天,事实更加不能被篡改,暴动就是暴动,无法洗白成和平示威遭镇压。

一部分香港人被当了三十年棋子却不自知,还以为自己很有骨气。

 

三十年前的六四事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相是什么?

在技术不发达的那个年代,真相是什么已经没有办法知道了,留下来的就只有你相信什么。

而新一代的没有经历过的大陆年轻人看待今日香港暴动的样子,他们是会理解三十年前共产党所做的决定的,并同情这三十年来共产党所背负的道德责任。

现在,香港街头暴动的黑小将们是在用自己的所作所为,亲自帮共产党洗白了。

 

而我们可以再发散思维,是不是有可能,暴徒们最后会给解放军一个英雄降临的机会。

如果反修例运动情况继续恶化,医院被毁,电力瘫痪,香港人们的正常生活彻底被破坏。

这时解放军以一个拯救者的身份出现,守护医院,抢救电力,恢复交通, 成为香港百姓的守护神。

有没有最后会创造出一个机会,先前的忍辱负重都是为了最后的光荣降临。

 

当然也有可能没有这个机会,香港的情况一直僵持下去,中央也没有介入的时机。

那最差的情况也不过是拖下去,香港就此沉沦。

那么就可以把香港当作一国两制的负面典型,在收复台湾之后坚决地执行一国一制。

并且因为已经定性台湾和美国介入操纵香港的暴动,也就是香港问题是台湾导致的,解决香港问题就要解决台湾问题。

喏,这样又多了一个收复台湾的理由,师出有名。

 

HW君是认为这次暴动中,中央其实处理得很好,看似窝囊,实际上稳扎稳打。

甚至也可以说这是一次绝佳的社会实验,可以当作他日收复台湾时可能出现的情况的预演。

他日收复台湾时将要面对的情况,绝对比今日的香港暴动还要险恶。

所以看起来让香港乱下去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中央其实并不着急,看你做戏就行。

天下大乱,形势大好。

唯一遭殃的就是香港人而已。

 

但香港人仍然不自知,以为自己追求着民主自由的崇高理念,实际上只是在做着蠢事。

大陆人民在经历过文革之后变得务实了,会警惕任何崇高理念。

我们其实想要的是繁荣,过上好日子,而「民主自由」或者「共产主义」只是手段。

如果有一天「民主自由」从手段变成了追求的目的,那么为了实现「民主自由」,其他的都变成可以牺牲的,于是人被模因劫持,把和平美好的生活都牺牲掉,去追求那个崇高理念而不计代价。

这是本末倒置。

以上的这段话中的「民主自由」换成「共产主义」其实也一样。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8-08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