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新冠疫情下,世界经济何去何从

 文 | HW君 


0. 世界经济于我何有哉

在铺垫了多篇「基础知识」之后,我们终于可以来谈谈当下的世界经济了。

每当谈到这种宏大的议题时,HW君总会想起先秦的《击壤歌》:

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

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如果我不做外贸,不做进出口,那么美联储降息关我一个普通人什么事呢?

这种说法当然也没有问题。

 

HW君也经常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关心这些事情。

可能有时候我们只是好奇,喜欢吃瓜,想要有一个解释。

 

对于世界经济,HW君是非常悲观的。

一场巨大的经济危机(以及衍生的金融危机和政治危机)才刚刚拉开序幕,我们都是见证「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一代。

 

世界经济于我何有哉?

大概也只是想活得明白一点。

 

1. 新冠疫情只是诱因

新冠疫情」对于前段时间美国4次熔断的股灾来说,只是一个诱因。

新冠也将会是引发接下来世界范围内经济危机的一个诱因,但我们不会称它是这次危机的根本原因

根本原因仍然是债务问题。

新冠只是引发经济危机的一个契机,一个黑天鹅事件。

如果是一个健康的经济体,面对这种类似自然灾害的黑天鹅事件,是完全可以将其消化掉的。

例如2003年的非典,对那一年中国的GDP增长就有负面影响,但是最后完全被消化掉了,并没有引发经济危机。

 

2. 债务问题

我们讲这次世界范围经济危机的深层次原因仍然是债务问题。

我们在《经济 | 货币发行的微观解释》中说过,现代信用货币的发行方式是「贷款创造存款」。

也就是每一笔现金(存款),背后都对应着一笔债务(贷款)

你手上的钱是有价值有保障的,那是因为它对应着世界另一个地方另一个人身上需要偿还的债务。

这就是信用货币的逻辑。

 

我们在《经济 |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与民族复兴》一文中稍微提了2008年的次贷危机。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美联储把利率降到和现在一样的零利率,并实行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

 

零利率」和「量化宽松」其实都是为了引起通货膨胀,疏解债务问题。

我们在《经济 | 通货膨胀的微观解释》里提到,通货膨胀剥削了持有现金的人,补贴了持有负债的人:

90年代的A和B两个人,A去银行存款1万元,B去银行借款1万元,对于当时来说1万元算是很大的一笔数目了。

过了三十年之后,因为国内的通货膨胀,A存的钱不值钱了,B欠的钱也不值钱了。

这件事发生在2008年后的美国,便是从中产阶级的储蓄账户里拿钱,补贴那些能够大规模举债的大企业。

 

HW君同意「通货膨胀」对喜欢冒险的「企业家精神」的正面作用。

但是,当利率降低到零之后,借钱变得太过容易,随之而来的可不只有「企业家精神」,还有更多的「投机」。

这是贪婪的人性使然。

 

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将利率降到超低,并实行量化宽松,于是借钱几乎没有成本。

于是乎,在超低利率环境下,美国上市企业的高管们开始了发债回购本公司股票的游戏。

 

高管发行公司债(利率超低),然后用举债借来的钱,疯狂购买自己公司的股票,把股价炒高。

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变成自己股东,那么股票就等于注销了,股价虽然变高,但总股本数变少了。

总股本数变少了,每股收益(EPS)就提高了,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ROE)也提高了,这些就和炒高的股价对冲掉了。

 

所以我们看到美股的道琼斯指数从2009年3月的低点6469点开始,连涨十二年到2020年2月份的29560点。

在这个大规模泡沫的过程里,我们看美股的净资产收益率,似乎一直都是很高,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泡沫。

这其实是在自欺欺人。

 

这些上市公司的高管们都有所谓的「员工激励期权」协议,只要公司股价达到某个水平,那么公司的高管就有权以这个价格购买股票。

通俗来讲,就是公司的股价上涨,高管就能得到利益。

 

在利率超低的年代,高管们根本不需要再去苦心经营公司,他们只要低息发债借钱,然后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公司的股价就会一下子涨上去,然后就能拿到期权奖励了。

搞经营不如炒股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美国上市企业的高管薪水一直不涨,但股票奖励成了主要收入。

 

于是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一切就像美股一样,似乎又开始欣欣向荣。

但借的债是一定要还的,现在是2020年,又到了还债的时候了。

对了,玩这个借债游戏的可不只是美国企业,美国政府也是深谙其道。

 

3. 新冠紧箍咒

当利率一直维持在超低水平的时候,凭空创造的贷款意愿并没有促进企业家精神,而只是在催生投机。

现在黑天鹅「新冠」来了。

 

我们在《社会 | 新冠疫情的再评估》一文说过,对于新冠的评估会影响到我们对于世界经济问题的判断。

这次应对新冠疫情的冲击,美联储其实没有新花样,还是拿出来2008年次贷危机的那一套,零利率和量化宽松。

 

但会有用吗?

 

我们说新冠疫情传染性极强,并且会很快耗尽医疗资源,导致医疗系统崩溃。

一旦医疗系统崩溃,死亡率便会直线上升。

所以对抗新冠疫情的有效方法便是减缓社会流动,压低感染曲线,保证医疗资源不会耗尽。

 

而「零利率」和「量化宽松」到底是做什么的?

是用来刺激经济的,是提高社会流动性的,是加速社会活动的运转的。

这和我们对抗新冠所需要的「减缓流动性」是完全相反的。

 

对抗这次的新冠疫情,「我全都要」的结果就是「我全失去」。

你必须先牺牲经济,保住人命,然后再来谈恢复经济。

那一部分经济虽然暂时冻结了,但是只要人活着,潜在需求就还在,我们可以等到春暖花开之后重新开始。

 

这次美联储虽然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应对新冠疫情而降息,但我们认为它是有私心的。

美国的债务问题早就没有办法解决了,美联储不好意思明着出手来实行零利率和量化宽松,这次趁着新冠疫情浑水摸鱼,企图满混过关。

 

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是不公平的。

因为通货膨胀虽然可以减轻举债人的压力,但是也是对于持有现金的储蓄者的剥削。

 

4. 全球通货紧缩

美联储宣布实行2020年版的零利率和量化宽松后,有许多人评论美联储开动印钞机大水漫灌,新的通货膨胀即将来临。

 

但HW君并不这么认为。

 

对抗新冠,需要减缓社会流动性,压低感染曲线。

那么许多行业就会停工停产,经济活动被暂时冻结。

哪怕利率降到零,经济活动因为疫情而被冻结,新的贷款意愿也不会产生,于是市面上新增信用货币减少。

并且随着旧的债务到期需要现金偿还,在偿还过程中消灭现金。

于是通货紧缩出现。

 

当然在小部分领域会出现通货膨胀。

例如供不应求的医药用品,像生产口罩的原物料价格就出现了急剧的上涨。

 

总的来看是通货紧缩,部分领域出现通货膨胀。

 

我们对于美国未来的经济非常悲观。

当然我们对于欧洲未来的经济也非常悲观,欧洲同样有严重的债务问题。

除非美国经济最后能够比欧洲经济撑得久,然后分食欧洲倒下的尸体,就像当年吃掉倒下的苏联一样。

指望中国崩溃则是不可能的了。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04-01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