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新冠疫情的再评估

 文 | HW君 


0. 观点的修正

两个多月前HW君写过几篇关于新冠疫情的文章,在当时做出了一些结论。

随着事情的不断发展,部分结论需要做一些修正,在这里简单地谈一谈。

HW君其实并不怎么在意「预测失败」或「打脸」,在现实中HW君也经常会判断错误,其中不乏自己押上真金白银而造成损失的情况。

这次会特意指出,主要是因为这些关于「新冠疫情」的结论会成为后续讨论「世界经济」的基本背景。

像要准确分析此次美国股市罕见的4次熔断,前提就是要先对新冠疫情建立正确的评价。

观点发生转变是很正常的事,HW君会尽量保持一个连贯的过度,这样阅读文章的朋友才不会感到困惑。

 

1. 新冠的再评估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指出,在评估新冠肺炎的定位时,存在两种分歧:

①. 新冠肺炎是2020版的SARS

②.新冠肺炎是冠状版的普通流感

 

HW君在两个月之前倾向于认为情况成立。

但是这两个月来出现了一些新的现象,与我一开始想的有所出入。

截至发此稿的2020年3月23日,HW君认为更加准确的描述应该是:

 

①. 当医疗系统正常运作时,新冠肺炎是冠状版的普通流感

②. 当医疗系统出现崩溃后,新冠肺炎是2020版的SARS

 

造成这一原因的关键就是「重症监护」的医疗资源有限。

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感染之后基本要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对抗,此时医护的作用就是帮助病人撑到自愈。

而老年人免疫系统较差,且常因为有既往病史,容易发展到重症,在这点上新冠表现得和流感相似。

 

新冠肺炎发展到重症后,病毒攻击患者的肺泡,患者开始呼吸困难。

此时医护人员将呼吸困难的重症患者送入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插上呼吸机,辅助病人正常呼吸,那么重症患者的免疫负担就不会太重,挺过去的概率就极大提高了。

但是如果ICU用完了,重症患者无法得到呼吸机的辅助治疗,那么存活率就会出现断崖式下跌。

 

所以新冠肺炎在医疗系统能正常运作时并不可怕。

但是新冠肺炎的传染性特别强,会很快地把有限的医疗资源耗尽,从而使医疗系统发生崩溃。

当医疗系统崩溃之后,重症患者得不到医疗资源帮助,完全暴露在病毒之下,死亡率就变得非常高。

 

这个逻辑与我们观测到的现象相符。

在中国,武汉之外的新冠患者死亡率并不高,在许多城市甚至比流感要低很多。

而在武汉内的新冠患者死亡率非常高,这并不是武汉的病毒毒性更强,而是因为武汉的医疗资源被耗尽,医疗系统被挤爆。

 

这个结论HW君一开始有想过,不过一直没有下定论,直到前几天新冠疫情在欧洲大面积爆发之后,才能确定这一想法。

意大利的情况就是典型的医疗资源耗尽,许多重症患者无法得到呼吸机的帮助而没能挺过去。

疫情刚开始时意大利的新冠死亡率并不高,但是随着感染人数的增加,医疗资源耗尽,医疗系统无法再照顾更多的病人。

直到2020年3月21日,意大利的新冠死亡率上升到9%,要知道2003年非典的死亡率才10%左右。

目前意大利80岁以上的重症患者医院的ICU不给用,这几乎等于是放弃这部分高龄重症病人了。

当然意大利的情况也跟欧洲普遍老龄化有关,我们上面说老年人免疫系统较差,患病容易从轻症转重症。

武汉最后的整体患病死亡率并不高,是因为中国33个省的医疗资源可以全力支援湖北,补充湖北被耗尽的医疗资源。

但欧洲国家现在都在各种内乱中,欧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给意大利提供帮助的,甚至在3月22日传出了波兰海关扣押了意大利的2.3万只口罩。

同样的事情在西班牙上也出现苗头,早先其死亡率在2%附近,这几天一跃上升到6%左右,HW君推测西班牙的医疗资源应该正在被耗尽。

 

另一个支持我们猜想的例子是新加坡。

当然首先我们一般不把新加坡当国家,它才500万人口,只能算个城市,这个规模放在中国也在一百名开外。

这次新加坡对新冠肺炎采取流感的应对方式,也就是人们说的「佛系抗疫」。

但新加坡这次可不算消极对待,2400万人的上海有110家发热门诊,属于我国顶级水平了,但500万人的新加坡有800家发热门诊,人均医疗资源可不是我国能比的。

所以新加坡不怎么担心医疗资源发生挤兑,在整个医疗系统负担得起的情况下,采取对流感的应对方式是没有问题的。

当热新加坡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它也是权威型政府,在执行隔离措施时效率并不比中国低。

 

2. 封城的再评估

两个月前HW君认为「封城无用」的观点是基于「新冠肺炎是冠状版的普通流感」推导出的。

在将「医疗资源耗尽」的因素考虑进来后,情况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武汉封城」主要有两个作用:

①. 宣传,进行全国动员

②. 拉低湖北之外的感染速度,然后医疗资源回补湖北。

 

其中想要达成作用,需要先形成有效的作用

 

HW君至今仍保持两个月前的观点,技术上所谓「封城」的操作是无法达成的,边界管制是极其困难的,就像欧洲美国都无法管制住非法移民一样。

哪怕再强的边界管制,最多只能减缓人员的流动,无法停止,而人员只要有流动,病毒就仍然有扩散出去的几率。

那么,想要通过「封城」来达成「隔绝病毒」的目的,就是无法达成的,这个就是我两个月前的推论。

但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隔绝病毒,如果「封城」的目的是「降低流动性」,以保证「医疗资源不被耗尽」,那么「封城」就是有效的。

 

不得不说「封城」这个略带悲壮的词,日后会成为武汉人民一个稳固的模因。

中文与「」相关的词,例如「围城」「屠城」「空城」「紫禁城」等,都相当有冲击力。

 

武汉封城!

 

这样一则简短的消息可以迅速传播便整个中国,并达成全国性动员,所有人都进入备战状态。

在这种动员能力的保证下,才有后续全民自我隔离,医疗资源支援武汉的一系列措施。

 

像美国就缺乏这样的动员能力。

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老年居多,美国年轻人知道这一点之后有恃无恐,口罩不戴,派对照开。

结果美国就弄出了新冠患者40%是青壮年的数据,其中约一半的重症患者低于65岁。

概率低挡不住作死。

 

这里我们顺便提一下英国所谓的「群体免疫」。

群体免疫」是一种结果,而不是一种手段。

所谓的群体免疫其实就是放弃治疗,新冠肺炎患者都待在家里等自愈,死掉一批没有抗体的人,活下来的人就都有抗体了,于是呈现「群体免疫」的结果。

所谓「群体免疫」的逻辑就是,不去医院就不会发生「医疗资源耗尽」,这种逻辑其实就跟「不检测就不会有确诊」一样自欺欺人。

 

当然英国方面的说法是「拉平感染人数的峰值曲线」。

也就是原本医疗资源有限,一天只能负荷110人,现在一天内有1000人感染,于是出现医疗资源耗尽。

现在我们这1000人的峰值拉平,变成每天感染100人,可以感染10天,那么医疗系统每天负荷100人,还算过得去。

这样听上去好有道理是吗?

个鬼咧。

你说说,要怎么样才能把1天感染1000人变成10天感染100人?

医疗资源不积极介入的话,难道不是变成10天感染10000人吗?

 

拉平感染人数的峰值曲线」的正确做法请看中国大陆:

①. 冻结人员流动性,减缓传播,压低峰值感染人数。

②. 全国统筹,医疗资源富裕的补充医疗资源匮乏的。

 

3. 混沌

当然,新冠疫情还在继续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证据然后推翻现在的结论。

但不管怎么样,这只没人能预料到的黑天鹅已经张开翅膀,把世界带向巨大的混沌。

特别是正值中美霸权新旧交替之际,在政治、经济和金融上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发生。

后面会谈谈美国金融市场在新冠疫情下的事件逻辑。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03-23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