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离婚冷静期的宏观解释

 文 | HW君 


1. 离婚冷静期

2020年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新中国第一部民法典正式诞生。

其中民法典的第五编「婚姻家庭编」修改完善了原有的婚姻法和收养法,并增加了新的规定。

 

HW君原以为人们会讨论「取消计划生育相关条文」等新增要点,但互联网上讨论得更多的是「增加登记离婚三十日冷静期规定」,也就是被网友狂喷的「离婚冷静期」。

而被喷的角度是,如果婚姻中的男方家暴女方,女方想要离婚,「离婚冷静期」提高了离婚门槛,损害了女方的婚姻自由,是恶法。

以上这种情况当然存在,但全国人大也有对离婚冷静期做回应,离婚冷静期制度仅适用与协议离婚的情况,对于因家暴而要求离婚的情况,属于诉讼离婚,不适用离婚冷静期制度。

 

在HW君看来,用「家暴」来反对「离婚冷静期」并不成立。

反对家暴和实行离婚冷静期制度并不冲突。

如果「家暴」这种对他人使用暴力的情况存在,我们不应该把目光放在「家暴」之后的消极应对措施「离婚」上,而是应该想办法补充完善「反家暴法」,严惩施暴者,这才是积极有为的做法。

实行严格的「反家暴法」,与实行「离婚冷静期」并不矛盾。

HW君看来,在家暴议题上,问题出在2016年3月1日起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没有被贯彻落实,与实行「离婚冷静期」关系不大。

 

很多人没有理解,「离婚冷静期」到底是针对什么情况而提出来的。

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先知道,现代意义的「婚姻」意味着什么。

 

 

2. 与爱情无关

我们在《社会 | 婚姻、爱情与婚礼》里讲过,婚姻是早于爱情出现的。

但婚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婚姻从旧世界产生,本是一种社会契约。

传统社会中,男女婚礼要摆酒席,在亲友熟人面前公证,宣告两人结婚。

二人摆完酒席过完仪式之后就是夫妻,并不需要到政府登记。

因为亲友熟人承认了便是结婚了,婚礼这个仪式就是定契约的过程。

哪怕亲友不认可,两人便私奔远走高飞,到了异乡,自称是夫妻那也算夫妻。

 

因为旧世界的婚姻本来就是一种「社会契约」,只要有人认可就行了。

这部分认可,可以是亲友熟人,但也不是必要的,甚至可以只是他们两人。

 

但是到了今天,这种社会契约的见证者,开始被国家垄断。

民政局说你们结婚了,你们才是结婚了的。

就像村委会给你开了死亡证明,那你才是真的从这个社会上死了。

 

 

3. 与财产有关

旧婚姻是一种社会契约,它是旧世界的产物。

在进入新世界之后,它演化成了「现代婚姻制度」。

 

而「现代婚姻制度」到底是什么?

它是包裹在爱情之下的财产分配制度。

 

我们看《婚姻法》的那些重要的那些法条是在讲什么的?

不是爱情,而是钱。

 

许多人以为有了爱情,便结婚。

爱情不在了,便离婚。

 

但结婚和离婚在法律条文里,是不考虑「爱情」的。

它是关于「财产分配」的一系列繁琐条文。

 

世界上能「合法分财产」的情况不多,普通人能接触到的除了「老人离世」,另一个就是「夫妻离婚」。

举个不久前热议的例子,亚马逊的贝佐斯离婚,他的前妻麦肯锡直接分得360亿美元。

 

正因为婚姻从旧有的「社会契约」转变为现代的「财产分配制度」,同居、非婚家庭,或者事先规定好财产协议的婚姻越来越流行,所以发达国家的结婚率看上去是越来越低的。

而在中国的上层社会里也有这种苗头,例如王思聪可以谈恋爱养儿育女,但是就是不结婚。

 

但其实这是因为「婚姻」语义的转变。

如果我们按照旧世界不必经过国家认证的「社会契约」语义来看它,那「婚姻」在发达国家里仍然是普遍存在的。

 

为什么一定是领了结婚证才是真的「结婚」?

其实那跟爱情无关,结婚证只是表明了你们签订了一份共同的财产合同,由国家强制保证实行。

而一旦离婚,那么就会触发其中的某些财产分配条文。

财产分配才是「离婚冷静期」所关心的部分,和爱情没有关系,和家暴也没有关系。

 

 

4. 女权看到的世界

离婚冷静期」是2010年《中国妇女》杂志总编辑尚绍华的一个提案。

其实这个提案并不稀奇,美国、英国、加拿大、韩国都有类似的法律,例如英国的冷静期长达9个月。

 

尚绍华最新的一条微博是2015年5月发的,分享了一首关于梵高的歌曲。

离婚冷静期」这个新闻出来后,这个陈年旧博被网友翻出来,喷得很难听。

 

尚绍华是那种真正的行动派女权,而不是网络上重拳出击的女拳师。

那她看到的真实世界又是怎么样的呢?

 

在十年前,中国进行第三次的中国妇女地位调查。

中国男女收入差,从1990年的「1 : 0.78」,击穿了警戒线到了「1 : 0.65」。

而且高学历女性收入都与同等男性的拉开差距,只有体制内的男女收入差别较小。

越是市场化经济,女性收入越低,像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整体上看女性相对于男性收入越低。

 

这有很大一部分是女性需要生育造成的。

在科技发达到「人造子宫」出现之前,这个差异几乎没有办法被抹平。

所以无关爱情、关乎财产分配的《婚姻法》就起到调节男女收入平衡的作用。

 

人们也总是忘记现实世界是怎么样的。

最近常谈到鼓励「摆地摊」,有许多人是在调侃,但却不知道这其实是另外一批人的真实生活。

李克强在全国人大上说「全国6亿人平均月收入1000元」,这才是真实世界的样子。

在女性议题上也是这样。

在互联网上,人们看到的女性都是独立勇敢高收入,离婚之后也生活得非常滋润。

但现实状态却是残酷万分的,底层女性没钱日子真的太难过了。

 

在婚姻中,收入较高的男性可以补贴收入较低的女性。

而一旦离婚,女性便马上面临生活质量急剧下降的局面。

一些发达国家对于这种情况,采取了离婚后抚养的策略,也就是婚姻中高收入的一方,在离婚后持续地给低收入方钱,直到对方再婚。

而我国采取的策略便是,尽可能维持婚姻状态,并扩大婚姻共同财产的范围,这样对于婚姻中的弱势一方才有保障。

 

简单粗暴地讲,现在婚姻里出现了四种情况:

①. 富男+富女

②. 穷男+富女

③. 富男+穷女

④. 穷男+穷女

其中①②③是少数,才是普遍。

并且因为中国整体女性收入低于男性,所以底层的状况普遍是「穷男+更穷女」。

这就是世界残酷的样子,也就是尚绍华看到的世界。

 

对于女权行动派的尚绍华来说,①②其实不需要她来担忧操心,经济条件好的女性相对更加知道怎样争取自己的权力。

的情况下,离婚可以分得财产,不离婚经济也能有保障,并非是情况最糟糕的。

但对于普遍存在的来说,底层女性离婚后陷入困境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这才是行动派女权首先关心的对象。

 

所以宏观上「离婚冷静期」人为给离婚制造障碍,其实是为「财产分配」制造障碍,已达成调节男女收入差异的目的。

在微观上则是牺牲了部分女性的离婚不方便,以换取保障另一部分底层女性的生活质量。

这是行动派女权的方案。

 

我们要明白「离婚」是一种国家强制保证的财产分配概念。

它主要关心的是钱,不是爱情。

 

 

5. 结语

如果你问HW君支持「离婚冷静期」吗?

我谈不上支持,也谈不上反对。

但HW君不支持用「家暴」来反对「离婚冷静期」。

至于关于「改革婚姻法是为了逼人生孩子」的说法,非婚生子女的登记问题在2015年就解决了,不领结婚证也可以生儿育女。

婚姻和生育会越来越脱钩,然后只和财产有关。​

HW君不怎么支持当下的婚姻制度。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06-06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