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虚构的英雄

 文 | HW君 


1. 医生李文亮之死

2019年12月30日下午,身为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的李文亮,在同学群中发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随后他又发了一张检测报告图,一张患者肺部CT图。

18时42分李文亮医生又补充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并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冠状病毒,同时他还在群里嘱咐不要将该消息和检测报告外传,但没想到他的话很快就被传出去了。

2020年1月3日,李文亮因为「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而被武汉市公安局提出警示和训诫,和他同时被训诫的一共有8个人。

1月8日,李文亮在接诊时遇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并受到感染。

1月10日,李文亮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随后病情变得严重。

2月1日,李文亮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2月6日晚,李文亮被推进抢救室。

2月7日凌晨3点48分,武汉市中心医院宣布李文亮「于凌晨2点58分去世」。

 

2. 虚构的英雄

HW君对群众性事件非常感兴趣。

不是参与进去的兴趣,而是一旁围观的兴趣。

2月6日晚上李文亮医生病危,2月7日凌晨去世,在随后的几天里,互联网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舆论狂潮。

公众追悼李文亮医生,表现出莫大的哀痛,将其称为「吹哨人」。

而在将李文亮医生视作只身挑战巨龙的英雄之后,那么自然而然地,邪恶巨龙的形象就留给了政府。

但可惜的是,「英雄李文亮」只是公众们虚构出来的一个形象,现实中并不真实存在。

现在中真实存在的「凡人李文亮」一开始只是在同学群和亲友群里发他工作里听到的消息,并叮嘱不要外传。

消息外传后,他被公安调查时马上认怂,乖乖认错,写了训诫书。

武汉市公安局: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发表有关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不属实的言论。

现在依法对你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属实的言论的违法问题提出警示和训诫。你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你的行为已超出了法律所允许的范围,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是一种违法行为!

公安机关希望你积极配合工作,听从民警的规劝,至此中止违法行为。你能做到吗?

李文亮:

武汉市公安局:我们希望你冷静下来好好反思,并郑重告诫你: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明白了吗?

李文亮:明白

而在被感染之后,李文亮医生一直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接受治疗,也没有再对疫情发表任何言论。

我们可以说,李文亮从头到尾主观上都没有想要当「英雄」的行为。

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个巧合,一是李文亮是第一批发现新冠病毒的医生之一,并且他私下在群里讲的话被人泄漏出去。

二是李文亮感染了新冠病毒,并且很不幸去世了。

公众对于中国政府的舆论管制十分不满,于是他们藉由这个事件,虚构出了一个「英雄李文亮」,对抗封锁信息的权威政府,以争取更多的自由。

而事实上并不存在一个对抗邪恶的「英雄李文亮」,现实里只存在着不幸的「凡人李文亮」。

 

3. 旁观者

在李文亮医生去世后的那几天里,大陆互联网舆论风雨大作。

每当大陆遇到这种重大社会事件时,反华势力就会跳出来推波助澜,其中包括香港的黑小将。

这次的「李文亮之死」事件,香港的黑小将们却在推特上吵成一团。

 

一部分黑小将觉得李医生可以作为他们的宣传材料,将其奉为只身挑战恶龙的英雄,是黑小将们在大陆的化身。

但另一部分黑小将经过深入调查后,翻遍了李医生的整个微博,确认了一件事,认为李医生是个「凡人」, 而且是个党员小粉红,把这样的人推上对抗体制的圣人的位置是不妥的,容易打自己的耳光。

 

如果我们远离风暴眼,站在外围来观看整个事件,就会发现这次的「李文亮之死」事件和发生在香港的反修例运动,立场正好都反了过来。

2019年8月11日香港反修例运动,尖沙咀暴力游行期间,一名女子右眼受伤。

所有的直播录像都指向了她是被同伙用弹弓和钢珠误伤,但黑小将们将其栽赃为警察发射的布袋弹所伤。

香港黑小将们根本不关心「爆眼少女」的真相是什么,在8月13日发动了所谓的「黑警还眼」机场示威,并在晚间殴打、监禁了环球时报的记者付国豪,付国豪被打时喊出了那句著名的「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同样的,在黑小将们的叙事之中,还有一个「八三一太子站事件」,即8月31日警察在香港地铁太子站打死了6个示威者,于是现在地铁太子站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人来献花圈、点蜡烛,悼念「死去」的6位英雄。

这些在大陆人民看来,都显得极其荒诞,但香港黑小将们不关心真相是什么,事实是什么,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哪怕是虚构的也好,然后用此来宣扬自己的正确,争夺自己的权力。

而这次的李文亮医生之死的事件里,大陆人民被卷入事件的漩涡之中,许多人并不关心事情的真实样貌是怎么样的,他们也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去批判他认为的权威政府和信息管制。

 

4. 被不断重复的模因

而当虚构的东西被重复得多了,便成为了真实。

于是有很多香港黑小将是真心相信爆眼少女是被警察所伤,太子站真的被警察打死了6个示威者。

在去年的互联网里也有一个例子。

2017年4月15日,央视版《西游记》的总导演杨洁逝世,六小龄童参加葬礼悼念,在追悼之际借机宣传宣传了他主演的电影。

六小龄童的原话是:

今年下半年,中外合拍的电影西游记即将正式开机,我继续扮演美猴王孙悟空。我会用美猴王艺术形象,努力创造一个让杨洁导演和海内外观众满意的新的荧幕形象,来告慰我们的杨洁导演。杨洁导演,一路走好。

六小龄童并未提到过「两开花」这个后来传遍互联网的梗。

而那个著名的「文体两开花」并非六小龄童所说,而是微博用户「一生俯首学六学」转发六小龄童祝刘国梁当选乒协主席的微博时所写的:

惊闻刘国梁荣当乒协主席,深感高兴。虽然我们未曾有过交集,但乒乓球运动员身穿红色战袍,跟孙悟空喜欢的颜色一样。今年下半年,中美合拍的电影西游记即将正式开机,我继续扮演美猴王孙悟空,我会用美猴王艺术形象努力创造一个正能量的形象,文体两开花,弘扬中华文化,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

但是网友们不关心这些,这个虚构的「两开花」被重复多次之后,它就「真的」变成了六小龄童说过的话了。

HW君举这个例子并非是想为六小龄童洗地,正如HW君想澄清李文亮医生的事实,并非是想黑李文亮或者为政府洗地,HW君只是在阐述这个世界的运行方式而已。

HW君同意中国需要逐步放开信息管制,但为此而生造一个英雄并非上策。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02-15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