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武汉疫情的另一种可能性

 文 | HW君 


1. 中性的政治正确

上一篇文章《社会 | 武汉肺炎事件中的乐观派》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之后,阅读量不多,但是取消关注的不少。

其中有网友还义愤填膺地谴责我,其原话是「注重生命就是政治正确?」,并委婉地传达了「HW君是个傻子」等观点。

可惜他留言之后就取消关注了,我没有办法回复他的观点。

 

首先这位网友正以亲身行动展示着「人命关天是一种政治正确」这个命题。

HW君早在《社会 | NBA莫雷事件,言论自由与政治正确》中谈论过什么是「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是一种道德约束,其为言论设定了安全范围和雷区,在安全范围里适用「言论自由」,在雷区里则不适用。

换句话说,「政治正确」是一种道德上的「共识」,一种大多数人都会持有、并自觉维护的观点。

 

一个关键的点在于,「政治正确」并不天然就是贬义的,它是一个中性的词。

像HW君曾举过的例子:

中国公民普遍接受的政治正确便是「主权神圣和领土完整」。

其代表的意思是,对于大多数中国公民来说,他们会有意识地自觉维护这一命题。

HW君是认同「中国的主权神圣」命题的,但这不妨碍HW君将这一命题称为一种「政治正确」。

 

那位网友在看到HW君表述「人命关天是一种政治正确」时变得愤怒。

其实他是在攻击一个他所想象出来的稻草人,这个稻草人持有的观点大概是「人命关天是愚蠢的」。

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对于「政治正确」的理解是错误的。

 

 

2. 武汉疫情

我们在看一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下文简称为武汉肺炎)的疫情现状:

截至2020年1月28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5974例,现有重症病例1239例,累计死亡病例132例,累计治愈出院103例。

对于上述情况,网络上媒体给这个数据起了一个非常抓人眼球的标题《超过非典!5974!》。

 

HW君还是建议大家仔细看一下卫健委1月23日发布的17例死亡病例病情介绍:

http://www.nhc.gov.cn/yjb/s3578/202001/5d19a4f6d3154b9fae328918ed2e3c8a.shtml

卫生应急办公室 – 1月23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

这17例病情介绍绝对比那个震惊的「5974」更有信息量。

 

在上述的17例死亡案例中,大部分属于高龄患者,大多伴有常年的其他心血管疾病。

而对于一个高龄老人来说,无论患上哪一种流感,都会有致命的风险。

HW君的奶奶是因为心脏主动脉夹层破裂而去世的,而就在她去世的前一个星期,她就患过感冒。

HW君的奶奶常年患有高血压,最后医院的死亡证明开的是主动脉夹层破裂,但是HW君相信奶奶的去世和她得的那场感冒有关。

 

这里HW君不由得要再转一次2018年也是春节前后微信朋友圈那篇很火的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HW君的观点便是,群众远远低估了「普通流感」的杀伤力。

 

 

3. 缺乏负反馈机制的事件

而相对的是,群众大大高估了「武汉肺炎」的杀伤力。

 

HW君在上篇文章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次武汉肺炎事件是一个由诸多机缘巧合而演化出来的一个网络群体事件。

现在的整个事件中,只有正反馈循环,缺失了负反馈机制

也就是说,整个事件的演化过程中,刹车失灵了,但油门还一直紧踩着。

于是民众们越来越恐慌,防控措施层层加码,直到逼近社会系统能够承受临界点,面临崩溃失控的危险。

 

HW君在连续几天被油门刷屏之后,终于看到了一篇刹车文《新型冠状病毒,从沉默到爆发,究竟为何? 》,真是泪流满面。

我们会在最后一节再详细谈这篇文章讲了什么。

虽然是篇少见的刹车文,但是这篇刹车文相当委婉、非常含蓄,其力度和其它猛踩油门「震惊!悲愤!」的文章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HW君还是理解这位病毒学专家的困境,他没有办法直接面对波涛汹涌的民意和排山倒海的政治正确。

 

在「人命关天」这一绝对的政治正确之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表达「疫情没有那么严重」这样的观点。

万一疫情很严重呢?

耽误了防治,你担得起责任吗?

这可是事关人命啊!

 

原本需要来承担起主要的负反馈调节角色的是政府。

但凑巧的是,这次引起武汉肺炎的是一种冠状病毒,而2003年的非典SARS也是一种冠状病毒。

机缘巧合下,政府中断这个事件层层加码的技能因为2003年非典事件犯的错误而被封印了。

在2003年非典中,政府部门最大的问题就是瞒报,这个黑点至今没有洗白,被国内媒体各种批判,也常常被国外反华势力拿来当枪使。

 

这次事件发酵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便下达指令,严肃追责缓报、瞒报、漏报。

而对于官僚系统来说,这一只有正反馈、没有负反馈的指令的后果必然会导致基层执行起来矫枉过正。

 

3.1 层层加码的官僚系统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官僚系统的特征。​

官僚系统的问题在于「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

从中央各部位开始,为了本部门政绩,层层下达工作任务,这些工作任务层层加码并转发后,全部落实到了最基层的单位。

我们下面以一份网上公开的政府文件为例:

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中国教育报、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联合主办

“倾听孩子,共同成长”主题征文活动启事

http://www.moe.gov.cn/s78/A06/A06_gggs/s8465/201304/t20130428_180967.html

 

2013年4月,教育部的基础教育二司向各省级教育主管部门发了一份简短的文件,要开展「倾听孩子,共同成长」主题征文活动,要求「每省每月推荐2-3篇优秀稿件」。

各省收到后,将文件转发给各市,结果各市收到的文件要求变成了「每市每月至少报1篇优秀稿件,每月20日之前交稿」。

各市收到后,将文件转发给各县,结果各县收到的文件要求变成了「每县每月报1篇,每月19日前交稿」。

各县收到后,将文件转发给各基层单位,最后各基层单位受到的文件是「每单位每月报1篇,每月15日前交稿」。

 

这中间涉及到中央、省、市、县、基层单位五级机构。

为了获得每月每省2-3篇文章,也就是总共不到100篇文章的任务,在层层加码之后变成了全国幼儿园几乎都要写一篇来完成任务,变成了一个天文数字。

而这些工作,几乎是无用功,全国收上来的几十篇优秀文章,没有多少人看,基层报送的数万计文章,更不会有人看。

但这些无用功,挤占了基层干部职工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

同样的,这只是一份很普通的文件,由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幼教处发出,这只是中央部委里头非常普通的一个司和一个处,理论上来说任何一个处都可以向全国发布这样的政令。

 

3.2 被压垮的医疗人员

所以HW君认为,在各种事件热度猛踩油门的情况下,需要有人站出来踩一下刹车。

确实,在「人命关天」的共识下,人们情绪绷紧,恐慌,乃至反应过度。

而这些反应过度的情绪,最终会层层加码,传递到基层医疗人员身上。

 

疫情被过份放大,人们稍微有点不舒服便恐慌,蜂拥进入医院,于是医生护士加班加点通宵达旦彻夜未眠。

这些恐慌情绪最终都下沉到医疗人员身上,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压力。

这段时间里HW君已经看到很多个基层医疗人员过度劳累、情绪失控、几近崩溃的视频画面。

HW君认为群众严肃对待疫情是好事,但是无限制上纲上线必然会导致正常社会秩序崩溃,天没有塌下来,就先把自己搞垮了。

 

而政府在这个系统中的负反馈调节角色是完全失灵了的。

当然HW君也理解政府的难处,在2003年非典事件里犯的错误把此次疫情中踩刹车的技能给封印了。

像外网的大X元、新X人等反华网站,就天天盯着中国政府,抓住一点问题就使劲地黑。

要不落人口实,就势必矫枉过正。

 

 

4. 武汉疫情的另一种可能性

最后我们再说一说回《新型冠状病毒,从沉默到爆发,究竟为何? 》。

这篇文章到底想讲什么。

有些观点原作者碍于政治正确没有办法直白表达,而HW君可就毫无顾忌了。

 

国家卫健委2020年1月28日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了两个新的发现。

一个是存在「症状感染者」,也就是存在虽然没有症状,但是他是感染病毒了的病人,也有一些病人有很轻微的症状,只是偶尔干咳或者乏力。

另一个是病情可能存在「接触传播」,也就是不只是唾液飞沫传播,可能近距离接触也会传染,所以只戴口罩恐怕不是万全之策。

 

上述的这两个新的发现一公布,网络上又是一片恐慌沮丧,震惊哀嚎。

所以「无症状感染者」和「接触传播」这两个消息是坏消息吗?

那取决于你的思路是什么。

 

对于HW君来讲,「无症状感染者」和「接触传播」这两个消息,是天大的好消息

 

4.1 两种思路

这里存在两种不同的预设:

①. 武汉肺炎是「2020年版的非典」

②. 武汉肺炎是「冠状版的普通流感」

 

如果你持有第①种观点,那么「无症状感染者」和「接触传播」对于你来说就是最坏的消息了。

因为存在「无症状感染者」,所以你不知道人群中谁身上带有病毒。

因为存在「接触传播」,所以戴口罩是不全面的,你应该不能接触任何人。

 

而像HW君这样的,持有第②种观点。

武汉肺炎是一种普通流感,只是它恰好也是一种「冠状病毒」,而2003年的非典也恰好是一种「冠状病毒」。

那么武汉肺炎就可以说只是一种冠状版的普通流感。

「无症状感染者」只是证实了武汉肺炎像普通流感一样,会让有的人患病,有的人不患病,并且人们可能远远低估患病人数

「接触传播」则同样说明可能存在更广更多的患病人群。

 

低估患病人数有什么问题?

会严重高估死亡率

 

按照现在的确证病例,武汉肺炎的死亡率为2.3%,远低于SARS的10%。

但是我们看病例,武汉肺炎的死亡案例大多数是有既往病史的高龄老人,这几乎和普通流感的情况相同。

如果事实上存在着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那么这次的武汉肺炎的死亡率就被远远高估了,可能其威力并不比普通流感大多少。

 

也就是迄今为止,大家的恐慌都是不必要的。

这是一个普通人无法接受的结论,除了HW君这种不把政治正确当回事的人才会这样讨论。

但事实上,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说明这个武汉肺炎可能早在「健康人群」中流行过了。

​存在这样的可能性,早在几个月前,武汉肺炎就开始在人群中蔓延开了,而大部分患者没有症状或者只有轻微症状,属于「无症状感染者」。

少部分有较严重的症状也被当做普通流感对待。

 

直到冬季传染病高发期,恰巧有个医生在千千万万的冬季流感之中,选中了这个样品。

这个医生把样品放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发现病毒边缘具有形态近似日冕的突起,看上去像皇冠一样,这就是冠状病毒的特征。

因为此前世界上已知的冠状病毒只有6种,其中中国人最熟悉的就是SARS,于是这个武汉的医生就私下在微信群里说「确诊了7例SARS」。

后来我们知道了,这是第七种冠状病毒,学名「2019-nCoV」。

 

而这些所有的机缘巧合,都会在这次疫情中的踩一脚油门。

 

4.2 真相是什么

2003年非典爆发,果子狸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被认定是SARS病毒的动物来源。

不过后来被推翻了,从基因证据上看,感染人和感染果子狸的SARS病毒都来自蝙蝠SARS病毒,证据来自于对云南洞穴中的中华菊头蝠所携带的病毒。

但这个证据链也不完美,因为既缺乏蝙蝠病毒直接到人的有利证据,也缺乏蝙蝠病毒经过果子狸或者其他动物然后到人的有利证据。

 

2009年猪流感爆发后,一开始认为是猪身上的流感病毒传给人,然后引发流行。

后来发现猪是背锅侠,猪群里确实发现了这种流感病毒,但那是患流感的人传给猪的。

 

这次的武汉肺炎,源头直指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似乎一时间这个市场成了万恶之源。

但真相会是什么?

 

博主京虎子在《新型冠状病毒,从沉默到爆发,究竟为何? 》中分析了SARS、MERS、东北鼠疫、猪流感、艾滋病等病毒之后,做出了一个假设推断。

他猜想,一开始武汉肺炎可能是来自于动物,然后在某个时机感染了人。

而这种新型的冠状病毒并不像它的前辈SARS那样致命。

相反,它没有什么特异的症状,和普通感冒或流感的症状相似,于是被和普通感冒或者流感混为一谈。

在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中,有感染者把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给市场里的动物,病毒在动物体内重组变异,再传回给人类之后毒性增加,患严重肺炎的比例增高,于是武汉肺炎疫情爆发。

 

在这个过程中,气候变化可能起到重要作用。

有可能武汉肺炎病毒没有变异,毒性也没有增加,但是人体的免疫能力因为气候变化而下降,特别是有既往病史的高龄老人。

寒冷的冬天到来,重症和死亡的案例出现,于是疫情才开始被发现蔓延开来。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整个防控的逻辑就发生了变化。

也就是迄今为止的许多政策、对策,通通需要重新调整。

 

对应下面的这两种情况:

①. 武汉肺炎是「2020年版的非典

②. 武汉肺炎是「冠状版的普通流感

就会有以下的这两种政策对策:

①. 按照非典的情况来处理,封城,追踪、隔离病人。

②. 按照普通流感的方案来处理,优先治疗重症,研发疫苗。

现在整个社会都偏向于情况①,也在这方面花了大力气。

 

但HW君认为,因为存在「无症状感染者」和「接触传播」的情况,那么隔离的速度永远赶不上病毒传播的速度。

并且因为「无症状感染者」和「接触传播」的存在,所以武汉肺炎是普通流感的可能性远大与是另一种SARS的可能性。

 

但是要问,如果不是呢?

只要有0.001%是2020版非典的可能性,我们就不能对武汉肺炎放松警惕不是吗?

毕竟,人命关天!

 

是呀。

所以HW君并没有指责「过份」警惕的群众,他们所采取的立场也无可厚非。

只是在这个被猛踩油门的事件里,HW君觉得还是需要有人踩上两脚刹车。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01-30

guest
1 评论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QQQ
QQQ
2020-01-30 07:34

大部分人恐怕搞不清楚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