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三千万人梦醒时分

 文 | HW君 


1. 双生的恶魔

互联网对于香港暴动的热度降低了许多,那么便也到了总结一下「香港反逃犯条例运动」的合适时间。

这场闹剧从夏天开始一直到11月底香港区议会选举,反中的泛民派大胜为止,算是告一段落。

当然并不是说香港的乱象结束了,黑小将们的打砸烧行为仍然在继续,如果没有清算黑小将和维护香港警察的权威,那么香港只会一直乱下去。

 

这次香港暴乱真的令中国大陆民众大开眼界,得益于新媒体的发展,香港人将其刻薄与野蛮的一面展示得淋漓尽致。

上述我用「香港人」一词并非是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而是斟酌过后很严谨的说辞。

 

香港人固然有岭南小商人的文化氛围,平民百姓不想掺和政治,遇到黑小将的打砸烧行为,明哲保身,赶紧走开,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黑小将们血腥地攻击大陆人,骂「支那人」滚回大陆,用私刑,手法相当残忍野蛮。

普通香港人看到了,不作声不制止,假装没有看见,那么他们就是默许了黑小将的行为。

于是黑小将们就捆绑了整个香港人,没有割席,他们代表了大多数香港人。

 

黑小将们的打砸烧暴力行为没有遭受到处罚,而且普通香港人没有出来谴责和切割,那么整个「香港人」共同体就要全部承担这些行为的后果。

一个大陆人民,是没有办法区分哪些是隐藏着的激进的黑小将,哪些是温和的好市民,所以只能一刀切。

所以我上文说「香港人」表现得刻薄与野蛮,用词是非常严谨的,并不是地域黑。

雪崩时没有哪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大陆新生代对于90年代的「印尼排华」、对美国的「黑人种族歧视」等事件都比较陌生模糊的,事实上如今在香港所谓的争取「民主自由」、争取「普选」就是披着皮的排华运动和种族歧视。

然而可笑的是,大陆的新生代竟然是自己的领土上近距离观看一场大型排华事件。

 

但香港黑小将们并没有意识到一个极其危险的现实。

一国两制」是一个极其不对等的制度,这个制度并非是破坏了香港的权利,事实上这个制度是一道墙,保护了香港人。

 

恶魔从来是双生的。

这次香港暴动中,黑小将们做的最蠢的事情,就是用最小的代价,最大化地激怒了十四亿人,让「香港人」一举成为中华地域黑鄙视链中的最底端。

像HW君这种经常冷眼旁观各种事件的人,在香港几个月下来的剧情里,也会不知不觉产生了怒火,那普通民众对香港的心理变化可想而知。

那些野蛮的不上台面的行径,是被每一个知识分子所不齿的,新媒体技术更是放大了这些现象。

 

大陆60年代搞的「文化大革命」,其实破坏力并没有宣传的那么大,但是因为文化大革命打击到的对象是文人,所以被后来掌握笔杆子的文人无限上纲上线。

我们仔细看这场香港暴动,其实对于大陆人民来说,伤害真的不大,虽然有几个倒霉的游客被暴力攻击了,但总体来说黑小将是在搞内乱。

但是,黑小将仅仅是让大陆付出最小的代价,就激起了大陆人民无穷的怒火。

14亿人和800万人是完全不成比例的,前者完全可以压倒性摧毁后者,更何况前者掌握了后者的军队。

一国两制」是一道墙,保护了香港,共产党依靠这个制度压制住了内地对于香港这一边陲藩镇的厌恶与敌意。

 

我们试想一下,街头暴力不需要付出代价,一个人蒙住脸就可以打砸烧,肆意动用私刑。

一个在这种环境下耳濡目染长大的香港年轻人,你会信任他吗?

14亿人对香港人的地域歧视可并不是只是在网络上对喷而已,会下沉到社会结构的方方面面里。

这种潜移默化的清算与惩罚是要伴随未来香港人好几个世代的。

 

同样,我也从来不认为大陆人民的民粹浓度会低于香港黑小将的民粹浓度。

若非共产党压制着,14亿人民的怒火是很容易被煽动起来的,那股民意真的开始焚烧起来的话,可就不止是「帝吧出征」这种小把戏了,共产党最后也只能不得不回应这个民意。

 

不久前CGTN(中国环球电视网)公布了一些新疆反恐的纪录片,激起了网民对新疆恐怖分子的愤怒和声讨。

这些视频画面一直藏着掖着,其实就是怕激起汉族人对恐怖分子的仇恨,以至于波及其他和平的维族人。

少数恐怖分子可能一时伤害到汉族人,但论人口、经济实力、科技实力,汉族人完全碾压维族人。

一旦汉族人民的民粹被激起,没有一个强大的政府进行压制的话,很可能会变成汉人对少民的全面屠杀。

 

地域歧视是双向的,会反噬的,恶魔从来都是成对出现的。

现在有只14亿体量的恶魔隐隐约约浮现了,黑小将们可真的有意识到吗?

 

 

2. 三千万人梦醒时分

21世纪世界政治最大的趋势便是中国的崛起,挑战衰败的美国霸权。

 

在这个「中国复兴」大框架下会有一个阳谋,便是中国要实现伟大复兴,需要先完成祖国的统一,也就是收复台湾。

那么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统一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台湾80年代末在岛内推行「民主化」,伴随着所谓的「民主化」而来的是掩盖在其下的「去中国化」。

也就是整整30多年,台湾省内有超过三代人是在「民主自由」这一套世界观下成长起来的。

而所谓的「民主自由」,其实是一种工具,用来创造台湾自身的独特性,与「独裁专制」的中国大陆区别开来。

我是「民主自由」的,是文明的;你是「独裁专制」的,是野蛮的。

这种有点像儒家「夷夏之辨」的论述,其实是为了凭空制造独特性,以实现台湾的去中国化。

如果套用现代民族国家的论述方式,便是他们在试图发明一个「台湾族」。

 

关于现代民族国家的延伸阅读:

 

与其处境相似的是,英国人殖民香港156年,也就是整整实行了百余年的「去中国化」。

1997年所谓和平回归,没有暴力清算英国殖民势力,也任由香港教育系统里反中仇中的宣传继续。

所以800万香港人,大部分是没有国家认同感的。

香港街头的黑小将们,辱骂大陆人民为「支那人」,自称为「香港人」。

同样的,香港黑小将们自视为「民主自由」的,而大陆是「独裁专制」的,试图以此制造出自身相对于大陆人民的独特性。

他们也是在用一种扭曲的手段试图发明一个「香港族」。

 

台湾2400万人,香港800万人,合计3200万。

我们乐观点,假设其中有200万人是认同中国追求统一的,那么还剩下三千万人。

这三千万人不自知,至今做着春秋大梦。

 

台湾香港在80年代末至今,差不多有三代人,被「自由民主」洗脑了整整三十年。

这批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全都不对。

他们完全没有办法解释为何中国能够崛起,美国会衰落,也完全没有办法适应中国崛起挑战美国的现实。

这批人是失落的一代。

这个问题比文革还严重,文革只搞了十年,这个事情持续了三十多年,至少有三个世代的年轻人一生的观念被彻底毒害。

 

广阔草原上奔腾着野牛群,气势惊人,摧枯拉朽。

牛群洪流下每头牛只能跟着大队伍的步伐前进,走反了方向便会被前赴后继的铁蹄踏得粉身碎骨。

14亿人的洪流倾泻而下,而这三千万人眼看着将跑错了方向却不自知。

 

这里仍然要再次强调,「民主和自由」这一概念是有问题的,是有bug的。

其做为普世价值,做为「终极真理」指导思想是会导向死胡同的。

HW君曾在《逻辑 | 为什么不赞同自由和民主》一文中提出过,认为可以对「自由和民主」进行修正,改为「义务与共识」。

当然这是一家之言。

中国大陆对于什么是「普世价值」有摸索出一条更优的道路,虽然理论不怎么成熟,但已经在孕育之中。

只差一场大型的夷夏之辨,正本清源。

 

 

3. 一国两制失败了吗

「一国两制」最初是邓小平提出来,用来收复台湾的。

因为香港和澳门早于台湾回归,于是创造性地先运用在香港和澳门上。

 

这次香港暴动,外媒一直炒作一国两制彻底失败,香港就是例子。

但是中国大陆官媒却一直坚持在一国两制下处理香港问题,保持克制。

当然我们也渐渐听到大陆内部一些声音,反对一国两制,要实行一国一制。

 

那么一国两制真的如同外媒说的那样,算是彻底破产了吗?

当然没有。

这次香港暴乱其实正是显示了一国两制运行良好,大陆政府高度克制,没有介入香港事务,反中的泛民派选举大胜就最好的例子。

 

一国两制是共产党内部对港澳台事务的共识,是一类模因核,是集体行动的方向。

追求统一,方法就是一国两制。

围绕一国两制,可以有很多动作。

哪些方面不怎么成功,可以改正。

就像我国的社会主义实践上不怎么成功,没关系,可以创造性地引入市场经济,于是就有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以诞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一国两制在澳门我看就很成功嘛。

在香港不怎么成功,没关系,那就针对香港提出一个「香港特色一国两制」就行。

在台湾的话也可以提出一个「台湾特色一国两制」。

共产党很灵活的。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12-19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