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香港的私人银行业

 文 | HW君 


1. 反逃犯条例运动

最近有个新闻。

香港「反修例风波」的导火索、在台湾杀害女友潘晓颖的香港人陈同佳,将在下周刑满出狱。

有传言称,陈同佳会在释放后赴台「自首」。

 

我们在《社会 | 香港的剧本》的第二节里有讲过这个「潘晓颖命案」。

由于香港没有逃犯引渡条例,所以一个在台湾杀了人的香港居民回到港岛后,香港本地的司法机构对其无可奈何,只能从盗窃罪入手,判其坐两年牢。

为了堵住这个漏洞,香港特区政府于2019年2月份打算修《逃犯条例》,修例后台湾、大陆和澳门政府都有权向香港法庭提出引渡,押解在港人士前往当地法院审理。

这一法律漏洞已经存在多年了,使香港在某种意义上成为逃犯的天堂。

可以说是香港这个光鲜亮丽的「东方之珠」的阴暗面。

 

除了是「逃犯天堂」,香港还有另外一个阴暗面,那就是「洗钱天堂」。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香港的私人银行,也算是从另外一个侧面来理解港府要修《逃犯条例》为何会激起香港社会的强烈反应。

 

 

2. 香港的高端服务业

香港是作为改革开放前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窗口而起家的。

冷战开始后,新中国站队共产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形成对抗。

而后来中国与苏联的利益冲突导致中苏交恶,中国被共产主义阵营的老大哥苏联排挤。

又因为中国属于共产主义阵营,被资本主义阵营经济封锁和外交封锁,里外两头不讨好。

 

于是在大陆南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就成了中国内地和资本主义世界交流的一个窗口,各种明里暗里的经贸、金融、走私、洗钱活动开始在这里活跃起来。

这些被共产党默许的经济活动帮助了新中国渡过许多困难时期,也成了香港这座城市的原始积累。

但是,在中国大陆全面对外改革开放之后,香港就失去了之前唯一中间人的地位。

香港的衰落始于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而不是1997年的香港回归。

中国大陆对外的全面开放,导致了香港作为对外贸易唯一中间人的地位不保,香港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当中间商赚差价,躺着赚钱,所以自然是要衰落的。

而此前的许多独特优势,渐渐地变成了影响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逃犯问题便是其中之一。

 

香港从1949年一直到1997年,一直是作为整个大中华地区的物流中心,一直到现在广东地区的许多集装箱都要从香港转运出口。

但是这个优势并不能长久下去,因为大陆一定会逐渐发展起来,很快就会到处建机场、港口,到时候香港的传统优势就不见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截止到2018年,上海港、宁波舟山港、深圳港和广州港的吞吐量都是超过香港港口的,按照这个发展趋势,再过几年青岛港、天津港也会超过香港,香港面对大陆在物流中心的竞争上没有任何优势。

 

当时的董建华早早就预见了这一点,想要实行几个计划,推动香港的产业升级,但是却被香港的反对派给搅黄了。

而新加坡的李光耀和李显龙也早早看到了这一点,新加坡面对着和香港一模一样的问题,但他们靠着强势政府实现了新加坡的产业升级。

在90年代末期到2000年初期,新加坡大力发展半导体产业,建了一些晶圆加工厂,在造船业上也有所发展,并且现在新加坡在海水淡化厂上的技术是跟以色列并列世界第一的。

 

几十年前,香港和新加坡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面临相似的问题。

几十年下来,它们转口贸易的利润都在逐渐减少,但新加坡有了自己的高科技产业,而香港在产业升级上没有半点进步。

 

所以现在香港的经济就只能更加依靠中国大陆的让利。

所谓的让利,也就是依靠香港和中国大陆制度的不同。

以前香港也是靠制度的不同,发展低端的制造业、转口贸易和服务业。

但最近20年,中国大陆在这些方面已经发展起来了,可以直接替代香港的这部分低端实体经济了。

那么结果就是香港的经济就越来越依赖虚拟经济,也就是金融、会计、法律、公证等高端服务行业。

 

这些高端服务行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它所依赖的根本前提是「香港的法律独立于中国大陆」。

 

 

3. 私人银行

香港的私人银行(Private banking)非常发达。

 

所谓的私人银行,跟我们平时接触到的普通商业银行(工农中建或花旗汇丰)一样,都是属于银行。

我们会把钱存进银行,让银行帮你保管资产,然后付你利息。

而区别在于,普通商业银行是受国家税务局监管的(例如在美国就是国家税务局IRS),而私人银行则是对国家完全保密的。

我们经常提到瑞士的银行业非常发达,实际上瑞士发达的就是这种私人银行业。

 

这种私人银行业的最大特点就是保密

我们把钱存进普通商业银行,一般会要求银行每年付给我们几个点的利息。

但存进私人银行的人可能会不要求私人银行支付利息,而只要求银行保管好这笔钱并做到保密就行。

所以私人银行的最大客户里,第一个就是要逃税的人,第二个就是贪官污吏要藏脏钱

 

我们在市面上一提到私人银行,普通人可能就会想到瑞士、开曼群岛、巴哈马等。

但这些「广为人知」的洗钱天堂其实都是被英美的媒体拿来当掩人耳目的靶子的。

 

真正对私人银行法律最宽松的、对私人银行的资产保密做得最严格的,第一位就是美国。

但美国的问题在于美国的私人银行只给外国人用。

也就是如果你是美国公民,你就不能使用美国的私人银行。

所以美国人要用私人银行的时候只能跑到加勒比海的开曼群岛和巴哈马去,这也是为什么这两个地方会非常有名。

美国人没有办法用美国本地的私人银行。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美国政府希望吸收各种外来的脏钱。

我们上面说到,脏钱要求的第一位是保密,不考虑收益。

私人银行一转手就是好几个点的纯利润,几乎是无本生意。

 

除了美国,世界私人银行业排行第二的就是香港,第三是新加坡

所以十几年前台湾省的陈水扁贪污的事情被曝光出来的时候,就有人说他很外行,因为他的钱就是从台湾偷偷弄到南太平洋,然后再从南太平洋弄到瑞士银行的。

瑞士这个国家因为被欧盟环绕着(瑞士至今不是欧盟国成员),所以它吸收的客户大部分都是欧盟的。

欧盟在近几年非常不满意他们的有钱人到瑞士银行逃税,所以跟美国联手对瑞士施压,导致最近这十几年瑞士的银行保密法被改得千疮百孔。

但瑞士的私人银行仍然算是资历最老的,所以现在一个贪官想藏脏钱的最好途径,是去美国纽约的瑞士银行分部。

 

瑞士只做私人银行服务的最老牌的一家银行就是Julius Bär(宝盛银行)

假设你有一个亿万富翁朋友(无中生友)想要藏脏钱,如果他不是美国公民,那么就可以到美国纽约的宝盛银行分部去藏钱。

如果他是一个美国公民,那么就可以到香港的宝盛银行分部去藏钱。

当年的台湾省行政院长李焕,藏脏钱就是选的美国纽约的宝盛银行,水平显然就比台湾省总统陈水扁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4. 作为洗钱天堂的香港

我们经常会看到,人们在评价香港这座城市所具有的产业优势时,会认为:

香港拥有独立的、不同于中国大陆的、更加完善的英美法律体系,所以更适合金融业的发展。

 

其实这是非常委婉的说法。

讲直白一点就是,香港是洗钱天堂

 

私人银行」是香港的一大支柱,每年有几十亿美元的不能见光的黑钱流进香港,带动了整个香港金融业的蓬勃发展。

除了上游的银行业,还有整个配套的法律、会计、公证等高端服务业体系。

这些超高报酬的行业所依赖的第一个前提就是香港的法制独立于中国大陆,不受中国大陆约束。

 

为什么这次的「反逃犯条例运动」会闹得这多么大,连一向认为是社会稳定因素的中产阶级,例如一些会计、律师等,竟然都跑出来上街抗议,这是以前没有看到过的。

如果现在通过了《逃犯条例》,那么中国大陆就在香港的法制之中留下了一个钩子,能够监管到香港原本独立于大陆的法律。

试想一下,如果香港的私人银行收了大陆来的脏钱,而大陆根据法律能够追溯的话,那么整个香港的私人银行业都要崩溃,「洗钱天堂」不复存在。

所以这次这批白领阶级都出来上街游行,反对逃犯条例,这关系到吃饭的问题。

 

香港其实没有什么是可替代的,唯一的特殊之处就是中国大陆碍于「一国两制」无法监管香港的金融体系而已。

像美国可就绝不会容许在自己的境内出现服务本国人民的洗钱银行(但讽刺的是,美国是非美国人的洗钱天堂)

香港拥有这种地位只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迟早是得解决的​。​

香港的金融业其实就是在做这个漏洞的套利而已,一旦失去这个特点,香港的金融业对于其他地区来说就没有任何优势。

所以这一次「反修例运动」是被香港的金融业(私人银行相关那一部分)所支持的,许多富豪也会掏钱援助。

并且部分白领,例如会计、律师等,因为利益相关的问题,也会支持「反修例运动」。

 

这也就造就了此次香港的运动中,原本作为社会稳定因素的「中产阶级」也有一群人出来上街游行的情况。

所以说香港今日的这个局面情况很复杂,各种利益纠葛在一起。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10-19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