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从瑞典环保少女,聊气候变暖那些事

 文 | HW君 


1. 瑞典环保少女

不久前有个很火的16岁瑞典「环保公主」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频频在各大媒体上搞大新闻。

 

通贝里的故事也颇为奇特。

据说她曾经患有多种自闭症,但在她8岁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气候变化会毁了我们人类,而政客和有钱人们毫不关心。

所以她站了出来,号召全世界都要马上开始为气候变化做改变。

通贝里引用了一个不太靠谱的数据,认为12年内人类将会错失拯救世界的最后机会,所以她要求到2025年美国等国家的碳排放要降到0。

她为提高人们对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问题的警觉性而在瑞典议会外进行「为气候罢课」,并在全球发起各种集会,通过阻塞交通、占领议会市政厅等方式,要求政府和市民马上就开始行动降低碳排放。

 

这位愤怒的瑞典少女去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时,拒绝坐飞机,而是乘坐了一艘不排放温室气体的帆船来宣扬她的环保主张,虽然人们丝毫不在意这样做其实浪费了更多资源。

通贝里为了降低家庭的碳排放,成为了一个素食主义者,并且通过让她父母羞愧的方式也让他们开始吃素。

她的母亲宣传通贝里拥有超感官知觉,「能用肉眼看到二氧化碳从烟囱中冒出,改变垃圾填埋场的空气」。

通贝里会见了奥巴马、特鲁多,怒视川普,被普京嘲讽,陈词「How dare you! 」狠批各国减排不力,被提名为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当然最后没有真的拿奖。

 

HW君认为格蕾塔·通贝里只是一个情绪化的、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心智不成熟的女孩而已。

通贝里的父亲是瑞典舞台剧演员,母亲是歌剧女高音,祖父是导演,总之这一家子都是戏精,他们为通贝里量身定做了一个非常抢眼的角色。

通贝里在「如何吸引别人的眼球」这件事情上做得相当成功,但对于「什么才是环保」则一窍不通。

此类极端主义者其实并不是真的关心什么是环保,他们关心的是如何占领道德高地,然后获得最多的关注。

 

 

2. 中国人的原罪

就在通贝里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风光无比的时候,部分国内网友开始「积极反思」,大赞她在为地球的未来奔走呼号,并反思国内的孩子缺乏像她这样的精神。

这就让HW君想起这句:

诸公日哭夜哭,难道能哭死董卓乎?

 

其实根据联合国及农业组织的数据,在1991到2016这段时间里,中国新增林地50多万平方千米,远超出第二名美国的8万平方千米和第三名印度的7万平方千米,是名副其实的「种树狂魔」。

并且截止2016年,中国是全世界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

 

但讽刺的是,就在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的那几天,国际顶级期刊《自然》发布了一系列专门针对中国的文章。

它先用头版头条批判中国政府这么多年的治沙努力,称中国西北荒漠绿化可能导致水资源枯竭。

然后又发了一篇更加显得不专业的文章,认为中国人一种树,世界就变暖。

关于这两篇文章,网络上有非常多的点评,总的来说就是为黑而黑,为政治铺路。

写那篇「中国绿化导致水资源枯竭」的作者Troy还写过另外一篇文章,讲「中国干旱导致埃及社会动乱」,反正看上去都很扯淡。

 

但这可是国际顶级期刊《自然》呀,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科学专业性,只有满满的意识形态偏见。

当然HW君很清楚所谓学术圈从来都是意识形态先行。

所谓的「科学没有国界」说起来好听,但「科学家有国籍」。

 

像现在我们看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排名,中国是世界第一,美国是世界第二。

但是在多年以前,世界范围内计算碳排放用的标准是二氧化碳当量(Carbon dioxide equivalent),也就是除了二氧化碳之外,还要把其他温室气体等效换算成二氧化碳。

例如甲烷也是温室气体,1吨甲烷产生的温室效应跟25吨二氧化碳相当,要换算成25吨二氧化碳。

但是在某年,西方各大期刊和媒体突然就都只提二氧化碳,不怎么提当量了。

因为那年中国在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上开始超过美国。

为了让「中国是世界第一排放大国」这句话能够成立,西方舆论界就不再提当量概念,而只关注二氧化碳的排放。

 

并且,只算二氧化碳比较简便。

因为气候变暖的形成机制非常复杂,所谓的减缓温室效应本来就是一笔糊涂账。

水蒸气也可以导致温室效应,那这一块的账要怎么算?

 

 

3. 穿越周期的文明

中国人对于气候变暖的看法比较乐观,不像西方一样总有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感觉。

因为毕竟华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文明,延续几千年,历史上经历过多次气候交替。

 

每当气候变暖的时候,农业-草原分界线会北移,山西甘肃内蒙古就会变绿,北方收成好,游牧部落安居乐业。

而一旦遇上气候变冷的大周期,农业-草原分界线南移,北方大旱收成不好,游牧部落就会南下劫掠,甚至造成改朝换代。

 

所以气候变暖这个事情,对于完整经历过多个气候变化周期的华夏文明来说,好像也不见得是非常坏的一件事。

这让HW君想起了柴静采访丁仲礼的那个访谈,丁仲礼说,与其说什么人类要拯救地球,不如说是人类拯救自己。

在地球数亿年的地质变化中,这样小小的气候周期其实不算什么。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就不要环保了。

HW君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要总是幻想自己要拯救世界,其实我们渺小得多,只能拯救自己。

 

 

4. 核不扩散条约

我们常常会讲全球变暖是门生意。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瑞典环保少女背后就有着错综复杂的利益财团支持着。

限制碳排放」的目的很赤裸裸,说白了就是发达国家以环保为理由限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力。

所谓的「碳排放权」也就是工业化的权力。

 

减排」有「提高能效」和「关停生产」两种。

其中「提高能效」能够带来产业升级,需要肯定。

但「关停生产」其实就是在去工业化,这就是个非常占据道德高地的圈套。

如果是关停落后生产力那还勉强说得过去,但目前西方舆论的架势是生产力还没形成就要先扼杀掉。

 

这就像当年中国自己成功研制了原子弹后,宣布中国任何时候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然后还提议召集世界领导人开会,讨论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防止核扩散。

这跟当今的全球变暖节能减排的思路是一模一样的。

占据道德制高点,然后限制别人。

 

但是这样的游戏又不得不玩。

说到底打铁还需自身硬。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10-22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