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 | 为什么不赞同自由和民主

 文 | HW君 


1. 自由与民主

香港「反修例运动」这么久,有两个词HW君是听腻了的,一个是「自由」,另一个是「民主」。

这两个概念长久以来被西方世界视为是绝对真理的存在,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政治正确。

但HW君认为在2019年的今天,一个人如果仍将「自由与民主」视为金科玉律和普世价值,那他就有点不太聪明的样子。

我们不妨试着将「自由与民主」替换成「义务与共识」,这样能够避免很多争执。

 

2. 自由

关于「自由」,我们在之前的《社会 | NBA莫雷事件,言论自由与政治正确》里有提到一部分。

 

简单来讲,「自由」是一种在多人互动社会中才有意义的概念。

① A拥有某自由。                  (×)

② 对于B,A拥有某自由。      (√)

 

一个人的「自由」从来不是单独存在的,一定是与其他人产生联系的。

我们在使用「自由」这个词时有很多预设的上下文语境,经常会省略这个隐藏前提,但一定要记得它是有这个前提的。

群体A的「自由」,是建立在群体B的「不自由」上的。

 

2.1 权利与义务

可以这样理解。

自由是一种「权利」,我们提到权利时,要马上想到其对应的成本——「义务」。

 

在一个博弈系统里,A每多得到一份「做某事m」的自由,并将其上升为某种政治正确或道德约束之后,那么相对应的B就被动增加了一份「容许某事m」的义务

我们也可以将上述命题描述为:

A少了一份「不做某事m」的义务,相应的B也少了一份「不容许某事m」的自由

即A争取一个领域的更多自由,那么必定会导致B在另外一个领域失去某种程度的自由。

 

所以当我们听到某一群人宣称要「争取自由」时,我们首先要明白这个口号并不是一种理所应当的正确。

然后要警惕其「争取」是要从谁身上争取,我自己是不是属于那个「被争取」而减少了自由的群体。

一个群体喊自由越卖力,那一定会有另一个群体越不自由。

 

从「我拥有哪些自由」出发想问题容易导致侵犯到别人的自由。

所以HW君提议可以多从「我需要履行哪些义务」的角度思考问题。

所谓的「多为谁争取哪些自由」可以温和地收敛为「少为谁履行哪些义务」。

这样一个人才能时刻记得自己是对社会里的其他人有义务的,而不是整天只想着自己的自由权利。

 

3. 民主

「民主」这个东西就更加有趣了。

早在公元前325年,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在其著作《政治学》里就梳理了六种类型的政体。

① 君主制      ② 贵族制      ③ 共和制

④ 僭主制      ⑤ 寡头制      ⑥ 民主制

 

亚里士多德认为前三种政体,君主政体、贵族政体、共和政体,这三个是优秀的政体。

而后三种,僭主政体、寡头政体、民主政体,这三个是劣质的政体。

并且亚里士多德认为「民主政体」是六个政体里最糟糕的一个。

这也好理解,亚里士多德的祖师爷,苏格拉底,就是被雅典公民大会一人一票给投死的嘛。

 

3.1 民主与共和

我们现在普遍认为西方「民主」的源头是雅典,而「共和」的源头是罗马。

 

民主」是要在所有人之间分享权力,最容易导致多数人的暴政。

我们假设极端情况,101人投票,投票的结果是51:50。

那也就说,只需要51个人就可以决定剩下的50人的生死,这就是民主的暴政。

其结果并没有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最多只代表了一半人的利益。

 

而「共和」是要在不同阶层之间制衡共处,像罗马的平民人数非常多,但不能去完全左右贵族,只能达成平衡。

美国在建国时,国父们最反感的东西就是「民主」,所以他们费尽心思制定了国会参众两院制、大法院、限制白宫权力等,都是为了防止大多数民意操纵政府。

整本《独立宣言》处处提防着「民主」,另一本美国国父的宪法论文集《联邦党人文集》也是充斥着对「民主」的忌惮。

 

美国现在的总统选举就不是一人一票的民主「普选」,而是「间接选举」,并且是「选举人团制度」,总之是一套复杂的制度。

像2017年川普和希拉里的竞选里,就全国总人头票数来算希拉里的更多,但选举人票就没有川普多。

也就是如果算一人一票来看是希拉里赢了,但美国国父为了防范民主而设计出这套制度最后选上了川普。

 

所以我们说美国建国后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反民主的。

这就违背了很多人的直觉。

 

3.2 冷战的旗帜

有个很有趣的历史知识。

 

冷战的时候,德国分裂为两块。

苏联控制了东德,全称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也叫「民主德国」。

美国控制了西德,全称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也叫「联邦德国」。

后来柏林墙被推倒,西德吞掉了东德。

 

并且,同属于冷战里社会主义阵营的朝鲜,全称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在冷战里,挥舞「民主」大旗的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

而以美国为首资本主义阵营,扛出来的大旗是「自由」。

 

为什么苏联一直扛的是「民主」的大旗呢?

不妨想想,将「民主」推演到极致,是不是共产主义呢。

 

我们现在提到共产主义会马上想到「共同贫穷」,然后马上否定掉,这跟我国早期在共产主义实践上经历的一些挫折有关。

其实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的构想比较接近「全民持股」。

 

冷战时,美国一直自称「自由世界」的领袖,以对抗苏联为首的「共产世界」。

而在苏联解体之后,扛着「自由」旗帜的美国也逐渐接过来「民主」的大旗。

 

4. 二者不可得兼

极致的「自由」最后的结果就是赢家通吃、马太效应,贫富差距剧烈扩大,社会不稳定。

美国在当时冷战结束时的情况就是如此,所以它学习了社会主义阵营的「民主」,用来弥合国家内部的矛盾。

但这种廉价的「民主」只给底层人民带来幻想,让他们以为可以选出代表自己利益的领导人。

今日的香港也是这样的情况。

英国殖民香港的时候,是没有给香港「民主」的,而只是给了「自由」。

其实这实际上也是因为当时的英国既管理不过来,也没有意愿去管理香港。

充分的「自由」竞争导致了香港贫富不均,资源分配不均,高房价,少数人掌握了大多数财富等。

这些内部压力积累在一起,社会民生不稳定,最后由外部政治因素点燃,就引发了暴动。

 

我们再来看一下香港目前面临的问题:

贫富不均,资源分配不均,高房价

假设我们解决了问题,那香港的情况就会变成:

贫富,资源分配,政府解决住房

 

咦,这不就是「共产主义」吗?

香港的黑小将们把矛头搞错了,按照他们的需求应该强烈要求共产党接管香港才对。

 

5. 真正的民主制度

很多人讲到民主制度的时候,就会想到普选,想到一人一票。

这都是非常浅层次的思考。

 

一人一票的情况下,爱因斯坦和一个文盲的投票权重就一样了。

如果一个国家想要规划一个几千亿的科研项目,因为涉及资金重大,于是用西方认为最神圣的「全民公投」来决定要不要通过。

那在这个投票里,爱因斯坦的决定就跟一个文盲的看法相同权重,非常不合理。

像英国全民公投脱欧这件事就是非常可笑的,政治的事情要交给政治家来做,就像科学的事情要交给科学家来做。

美国国父在建立美国时最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

 

当然,除了「一人一票」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声音:

一税一票

 

就是比尔盖茨赚的钱多,交给国家的税也多,所以他的票的权重更大。

交多少税,有多少票。

这种说法乍一看好像很有道理,但实际上也有问题。

「一税一票」的结果就是商人当政,我们讲过政治的事情要交给政治家来做,商人干好商人的事情就行。

一个好的政治家能够给国家带来很多利益,但不一定能给自己带来很多金钱利益,但我们还是要相信他,将国家这个共同体的未来交给他来决策。

 

所以本站认为「一人一票」或者其他的「一税一票」等都不是能够真正实现「民主」的制度。

真正能够实现民主的制度,是:

抽选制

 

也就是随机抽选出一个人来当领导。

 

我们用一个班级选班干部为例子。

① 让全班「一人一票」选出来的班长,就代表了全班吗?

不是的,他只代表了那些投票给他的同学的利益。

② 那按照每个同学的成绩「一分一票」来选的班长,就代表了全班吗?

不是的,他只代表了那些成绩好的同学的利益。

③ 那按照每个同学交的班费「一费一票」来选班长,那就代表了全班吗?

不是的,他只代表了那些有钱的同学的利益。

……

 

美国人选了奥巴马上台,就是民主了吗?

不是的,奥巴马代表了黑人的利益.

但不代表白人的利益、少数族裔的利益、女性的利益、跨性别群体的利益……

诸如此类的可以一直细分下去,你永远无法满足他们所有的民主需求。

 

那这样怎么办呢?

抽选制

 

电脑随机抽选,3亿美国人口随机抽选出一位当总统。

今年抽到了白人男性当总统?

没关系,概率平等,下一次也许抽到黑人女性当总统。

无论富贵贫穷、男女老少、LGBTTTQQIAAP……

​全都一视同仁。

3亿美国人民都有相同的几率被抽中。

 

天下太平。

民主照耀美利坚。

 

6. 义务和共识

虽然「自由」和「民主」是如今所谓的普世价值,但HW君一直不赞同这个政治正确。

 

如果我们不是只想空洞地喊口号,而是想要坐下来好好谈谈一些深层次的东西。

那么我建议将「自由」这个概念收敛为「义务」,而把「民主」发散为「共识」。

这样才能让一个群体的所有成员在整体上达成最大利益的同时,也为每个个体留下最多的个人空间。

 

这就是HW君目前所持有的观点。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10-26

guest
2 评论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务虚主义
务虚主义
2019-12-10 08:19

其实我一直有个困惑,就是历史上的先驱哲学家几乎都是反民主的,比如柏拉图,霍布斯,柏拉图甚至指责雅典的民主为多数人的暴政,但是为什么现代国家却都是建立在民主之上的(至少是代议制的民主,或者他们自称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