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 | 社会阶级与体面品

 文 | HW君 


1. 社会阶级

现如今市面上对于社会阶级/社会阶层/社会分层social class/ social stratification/ class division的定义并不清晰。

中文互联网对于社会阶级的观点又多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而HW君并不认同马克思主义的划分方式。

因此这篇文章我们首先会试图为「社会阶级」概念重做一个更精确的定义。

 

1.1 啄序与基因

 

有一个研究动物群体的词汇叫「dominance hierarchy」,它的中文翻译是「优势等级」。

不过HW君认为「优势等级」这个中文翻译过于平庸,不利于概念的传播。

而「优势等级」概念的前身「啄序」在各方面来说都要优于「优势等级」,因此这里会用「啄序」代替「优势等级」来指代「dominance hierarchy」这一概念。

 

啄序(Pecking order)原本是动物学中的一个概念,它是「优势等级」概念的前身。

啄序」即啄食顺序,指群居动物通过争斗取得各自的社群地位等级

这个概念最早由挪威的动物学家埃贝提出,埃贝观察到,鸡群通过互相啄咬确定彼此的社群地位等级

啄序等级高的鸡具有进食的优先权,若有等级低的鸡违反这一原则,就会被啄咬警告。

这一现象不仅局限于鸡群内,在许多群居的、具有社会性的动物社群里都能看到,是普遍存在的动物现象。

 

也就是说,我们常常认为人类社会里有三六九等,但实际上动物社群也经常是等级分明的。

这里我们把动物社群里的社群地位等级称为「啄序」。

动物社群里的啄序现象有其在进化上的意义:

(1)减少内耗。

(2)提高社群的整体竞争力。

(3)最终使得社群内的个体的利益最大化。

一个可以将利益最大化的社群往往会更具有竞争力,最终打败其他社群,以维持甚至扩大自身社群的规模。

从进化的视角来看,这个优势社群基因就更容易被复制延续下来。

 

让我们回到这个动物社群的内部。

动物社群内部,高啄序的个体可以获得更优先的生存权和繁殖权。

我们也可以从基因的视角出发,将其表述为:

高啄序的个体享有基因复制的优先权。

 

自然选择中,生物的个体之间的基因是有差异的,这些基因上的差异最终会表现为个体的性状差异。

而个体的性状差异会影响个体在动物社群内的竞争力,依照竞争力从高到低排序,最后确定动物社群内的啄序

高啄序的个体可以获得优先的生存权和繁殖权,于是高啄序的个体的基因更容易被复制和遗传。

 

因此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

动物社群啄序,是基因复制机会的优先顺序。

越能适应自然环境、在社群内越有竞争力的动物个体,其啄序越高,自身基因实现复制遗传的可能性更高。

这里的「复制机会」是指在确定啄序的那一个时间节点上的复制机会。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不确定性变化,啄序会发生相应动态改变,所以最终哪些基因完成复制是不确定的。

但若从大样本的统计结果来看,高啄序的个体的基因的复制机会总是较大的。

 

1.2 社群等级与模因

现在让我们只考虑人类。

若干个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类,组成一个人类的社群

这里我们把全体人类组成的那个总的社群定义为社会

也就是在我们的定义里,社会只有一个,它由全体人类共同组成。

而在这个总的社会的范围里,还有各种各样的更小范围的子社会,我们将这些小的子社会称为社群(在政治学里也可以称为共同体

社会只有一个,它包含着各种各样的社群

 

当一个「社群对外有一致的行动目标,对内有涉及权力和利益的分配时,就需要协调多个自由意志的观点,则必定会出现类似动物社群的啄序现象。

我们这里将人类社群内的啄序定义成为「社群等级」。

那么同理,人类社会啄序则被定义为社会等级

 

社群等级的现象是随处可见的。

例如在家庭/家族内部,常常以血缘为依据划分社群等级,辈分明确,长幼有序。

在公司内部,上司下属的权力等级关系也非常明显。

在政府部门内,等级关系则更加严格。

可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很多人的地方就有社群等级

哪怕是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其内部也有一套潜在的等级秩序需要遵守。

在过去不久的东京奥运会里,很多人其实根本不在意运动,但也一定要争个奖牌榜的第一第二,这些人们最在意的排名,就是运动员社群内的社群等级

 

当然,有些组织松散的社群,内部的啄序现象非常微弱,以至于让人觉得没有社群等级

例如几个朋友之间,就好像没有这样的身份等级秩序,大家都是平等。

但其实还是有的,只是不明显而已。

如果这个「朋友」社群想要对外一致行动时,以及对内权力和利益分配时,例如决定去哪里做什么活动,一起消费时谁来买单等,就总会出现一个动态的社群等级,总有某一个人说的话比较有分量。

只是说在「朋友」这个松散的社群内,对外常常没有一致行动,对内也很少有权力和利益分配,所以让人感觉上没有社群等级

 

在上一小节里我们的观点是:

动物社群啄序基因的复制机会的优先顺序。

而这里我们并不能直接套用,也就是说不能直接推论出「人类社群的社群等级是基因的复制机会的优先顺序」。

因为人类不仅是基因的动物,也是模因的动物。

 

关于「模因」的概念,可以参考这几期文章:

许多人将「模因」近似理解为「文化的基因」。

但HW君倾向于将「模因」理解为「自由意志中的信息」。

 

对于人类而言,基因是先天的,而模因是后天的。

基因的进化是达尔文式的,物竞天择。

模因的进化是拉马克式的,用进废退。

 

在人类社群内部,高社群等级的个体拥有更优先的权力和利益的分配权。

高社群等级的个体可以享有:

(1)优先的生存和繁殖权力。

(2)优先的对外决策权对内分配权

 

如果我们从进化的视角来看,高社群等级的个体享有:

(Ⅰ)基因复制机会的优先权。

(Ⅱ)模因复制机会的优先权。

其中(Ⅰ)(Ⅱ)的优先级是并列的,有时候基因模因重要,而有时候模因基因重要。

对应着有时候生命信念重要,而有时候信念生命重要。

 

因此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

人类的社群等级的是基因+模因的复制机会的优先顺序。

 

1.3 模因的复制

 

为什么上一小节我们会把:

优先的对外决策权对内分配权

等同于:

模因的复制机会的优先权

 

一个社群共同体,对外会有一致的行动决策,对内会有权力和利益的分配。

这里我们将这种决策权分配权统称为权力

权力可以用来协调多个自由意志,从而产生决策和分配的共识

 

我们假设有一个社群M,由个体ABCD…等组成。

其中个体A拥有着绝对的权力,处于社群等级的第一位,社群M中的其他人都必须服从个体A的意志。

那么其等价于,个体A可以将自己自由意志的想法强加给所有人,让所有人接受他的想法。

在这种情况下,社群M对外表现出一致的行动决策,对内会有一套固定的权力和利益分配方式。

这样的一套社群M的组织行为模式(我们通常称之为秩序,它存在于个体ABCD…等的自由意志之中,这里我们称其为模因X

模因X主要由个体A所构造,然后在社群M内的人际互动之中迭代调整,最后被复制到社群M的所有个体ABCD…的自由意志之中。

 

这里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来理解这一说法。

我们假设一个微博大V和他的粉丝一起构成一个社群

那么在这个社群中,这个大V就处于社群等级的最高位,享有「模因复制机会的优先权」。

大V拥有最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粉丝都要听他的话,他的观点可以被所有粉丝看到。

因此大V的社群等级最高,权力最大,拥有模因的复制机会的优先权。

 

人类社群里的社群等级现象同样有其在进化上的意义:

(1)减少内耗。

(2)提高社群的整体竞争力。

(3)最终使得社群内的个体的利益最大化。

一个可以将利益最大化的社群往往会更具有竞争力,最终打败其他社群,以保持甚至扩大自身社群的规模。

而与动物社群的基因的达尔文式进化不一样,人类社群的模因进化是拉马克式的。

这也就意味着,一个高效的具有竞争力的社群,其模因可以被另一个社群所学习。

于是社群之间会进入一种模因进化的军备竞赛,直到迭代出一套趋同的高效的社群秩序,让所有人都被纳入这套模因产生的秩序之中。

 

国家便是这么一套人类社群的组织模式,一国的首脑拥有最高位的社群等级,也就是拥有模因复制机会的优先权。

例如,美国总统和中国主席都拥有各自国家的最大权力,他们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最大,是各自国家的Top1。

例如在中国,钟南山的社群等级肯定比HW君的高,大家都会认真听他的发言,而没多少人关心HW君说了什么。

这就是模因的复制机会的优先级不同。

 

在国家之内还可以划分出各种各样的小社群,每一种社群都可以找到其对应的社群等级

而在国家之外还有全人类组成的社会

因此就算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没有另一个「人类社会Ⅱ」的竞争,就算我们已经实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达成了天下大同,人类社会还是会遇到其他生物或者非生物的自然问题的挑战,例如新冠和极端气候的挑战。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社会必须作为一个整体共同面对其他问题,也就是人类社会对外有一致的行动目标,对内有权力和利益的分配。

此时基于基因模因的差异而产生的分工合作必定存在,因此社会等级也必定存在。

 

 

1.4 相对的平等

 

对于动物来说,啄序的不平等来源于基因的不同。

对于人类说,社群等级的不平等来源于基因+模因的不同。

不平等是绝对的,而平等是相对的。

平等来源于权力的垄断

 

假设在一个社群M中有100个人,社群等级的规则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那么此时假设我们开启上帝视角,就可以得到一张武力值排名从1到100的社群等级

大家因为基因模因是不同的,因此先天的肌肉体格和后天的战斗技巧都不同的,于是综合的武力值不同。

这种以武力值排序的社群等级就是不平等的,存在等级。

其不平等是内生性的,来源于基因模因的不同。

 

现在假设排名第一位的人决定垄断暴力,宣称只有他,或者经过他允许,才能使用暴力。

也就是说,只有Top1能使用暴力,其他的99个人都被禁止使用暴力。

那么此时因为权力的垄断平等出现了。

我们可以得到一张更新之后的社群等级:有1个第一级,和99个第二级。

即有Top1垄断了全部暴力,剩下的99个人的暴力等级都是二。

那么这99个人,他们就是平等的。

 

以上其实也就是马克斯·韦伯对于国家的定义:

国家是一种垄断暴力的组织,即它宣称在其领域内,只有它自己或经过它允许,才能对他人使用暴力。

而韦伯对国家的定义,与托马斯·霍布斯讲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有异曲同工之处:

所有人都害怕暴力,而暴力无处不在,各种暴力互相竞争,直到垄断的最高暴力出现,利维坦降临,国家形成。

 

类似的现象在拥有啄序的动物社群中也是常见的。

例如在猴王的强权之下,猴群们和平相处,而一旦猴王离开了猴群,猴群们就会躁动起来,发生争斗,直到打出一个新的猴王,新的猴王垄断暴力,此时猴群才会重新获得强权下的和平。

 

上述我们讨论的范畴是「暴力」,但换作另外的范畴例如「智力」等其他能力,也可以得出相同的结论。

在这种情况下的平等也只是某个范畴上的平等,它是一种相对的概念。

你和垄断者相比是不平等的,但你和非垄断者相比又是平等。

 

1.5 社会阶级的产生

 

现在我们再次开启上帝视角,假设自己是对于人类来说无所不能的神/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

我们观测人类就像人类观测鸡群一样简单。

这样我们可以把某一时间点上的75亿人类社会,按照基因模因复制机会的优先顺序,排列出一张从1到75亿的排行榜。

具体来说,就是把某个时刻的人类的能力、天赋、金钱、权力、健康…等综合考虑,把所有影响基因模因复制机会的因素,都折合成一个数值,然后进行从1到75亿的排行。

这样得出来的一张排行表就是上面定义的「社会等级」,也就是全体人类的啄序,它是「一人一级」的。

 

类似这样的社会等级表在传统社会中是可以被近似实现的。

在生产力尚不发达的传统社会里,人口规模和流动是非常缓慢的。

因此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所接触的人类是有限的,他所生活的那个小范围就是他的整个小型熟人社会。

于是他实际上可以把他所熟悉的小型熟人社会列出一张近似的社会等级表,并清楚自己身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曾提出过一个著名理论,大概意思是,每个人与之维持持久关系的熟人,数量最多不超过200人,通常只有150人左右,这一数量限制后来被称为邓巴数

也就是说,传统社会里这样的一张表的人口规模不会超过邓巴数

但是在人口规模和流动性都极大的今天,显然我们无法得出一张非常直观的「一人一级」的社会等级表。

这种现象在动物社群里也很常见,例如鸡群超过30只之后,就很难自发形成啄序,鸡群容易整天处于混乱的打斗之中,最终使得产蛋率下降,于是养殖场常常需要控制鸡群的个体数量。

 

在开了上帝视角之后,我们就能得出一张评估人类基因模因复制机会的优先顺序表 ,也就是社会等级表。

但现实里我们无法完成这样的壮举。

现代社会的人口规模和流动性都极大,并且现实中个人对于自己信息和隐私的暴露是非常谨慎的,充满了对于身份与地位的伪装和欺骗,那么要完整评估一个人的社会等级就变得更加困难。

 

但这并不代表这种排序与竞争就不存在了。

在现代化的今天,人类每天都会遇到非常巨大的排序与竞争压力,而排序和竞争的依据是基因模因复制自身的能力。

也就是说,基因模因的复制能力会影响社会等级,而社会等级又会反过来作用于基因模因复制机会的优先级。

 

人脑显然不能处理一张从1到75亿的「一人一级」的社会等级表。

因此社会等级就有了一个简化的版本,那就是社会阶级

也就是原来是从1到75亿的「一人一级」的一张表,被简化为几个分层,每一个分层称为一个「阶级」。

例如我们可以将其划分为上、中、下三个阶级,那么这张1到75亿的表格,可以分成三个社会阶层

上层阶级,中层阶级,下层阶级

这样简化之后就更容易对自身所处的社会阶级进行评估,例如:

我是在下层阶级,我应该努力进入中层阶级。

这样同一个社会阶级的人就可以被划分进同一个社群共同体内,获得一致的行为模式和共同的利益。

 

但这种划分可以是任意的,并不一定就是划分成三个,你可以基于任意标准划分出任意多的社会阶级

而最细致的划分方式一定是从1到75亿的「一人一级」的「社会等级」。

 

中文互联网对于的社会阶级的观点,主要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

马克思观察到德国的老板和工人是不同的两个群体,他们资金量不同,权力的分配方式是不同的。

于是马克思以资金为最大权重,将人类社会的社会等级二元化,划分成2个社会阶级,即资产阶级无产阶级

当然他的说法是生产资料,但生产资料显然可以被换算成资金,资金也可以购买到生产资料

当然后来还打上一些补丁,例如小资产阶级中产阶级等。

 

马克思将这张1到75亿的「一人一级」的社会等级表,简化为二元对立的两个社会阶级资产阶级无产阶级

然后再发展出一套阶级斗争理论,认为它们之间充满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是你死我活的对立状态。

但HW君认为马克思的划分是非常简单粗暴的。

假设你是一个打工人,你觉得自己是无产阶级,但是今天你买了一点基金或者股票,于是你占有生产资料了。

那么你现在就是资产阶级/资本家了吗?

 

 

2. 体面品

 

人们常常会提起「面子」这一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为了面子。

面子值多少钱。

这样很没有面子。

 

推敲起来,「面子」这一东西似乎并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依附于某种特定的行为之上的。

这类特定的行为,常常表现为达成某项成就,或购买/拥有/使用某些特定物品,形式多样。

社会(包括A君+其他人)认为A君是「体面」的时,A君便获得了附加在该行为(或物品)之中的面子这一东西。

为了更好地分析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面子,我们可以尝试将其抽离出来,单独处理。

这里HW君构造一个概念,叫「体面品」。

 

体面品」这个概念参考自「奢侈品」。

准确来说,「奢侈品」也属于一类特殊的「体面品」。

富人通过购买/拥有/使用「奢侈品」,以展示自己属于富人的社会阶级

这种展示不一定是富人刻意为之的主动展示,但它客观上的确起到了这样的效果,影响了人们对于「使用奢侈品的人」的社会阶级的评估。

而「体面品」也是如此,但涵盖的内容要更加广泛。

人们购买「体面品」,使自己变得体面,以证明自己不低于自己想象中预期的社会阶级

 

而「是否体面」的判定,实际上是一类价值判断,依赖于做出判定的自由意志的个体,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定,因此它是一类涉及多人互动的价值命题

也就是说有关「体面品」的命题,是一类社会命题

我们在下列的这几期文章中阐述过「社会命题」:

有关「体面品」的命题,符合社会命题的特征。

 

 

2.1 体面的判定

 

体面品的体面与否,是一种依赖特定个体自由意志的价值判断

例如A做出了某个行为之后:

(1)A认为A是体面的。

(2)B认为A是体面的。

(3)C认为A是不体面的。

于是这就出现了社会命题中常常见到的难题。

A到底是不是「体面」的呢?

 

对于每个独立的自由意志而言,「是否体面」是一类主观的判断。

A的体面品,在B看来可能不属于体面品,而在C看来可能是奢侈品

因此判定A是否体面有两个维度:

(1)A认为A是否体面。(波普第二世界

(2)其他人认为A是否体面。(波普第三世界

 

那么要如何调和这两部分呢?

HW君的观点是「取社会的共识」。

例如A君做出了某个行为,于是:

(1)这个行为会影响A君对于A君的社会阶级的评估。

当A君对自己的社会的评估不低于自己的预期时,那么A君便会觉得自己是「体面」的。

(2)这个行为会影响其他人对于A君的社会阶级的评估。

其他人对A君的社会阶级的评估不低于他们的预期时,那么其他人也会觉得A君是「体面」的。

 

其中的(1)会影响(2),而(2)反过来也会影响(1),两者相互影响,直到达成某个动态的平衡。

此时「体面」与否的判定,要取社会(包括A君+其他人)共识

而在这份共识之中,A君观点的权重最大,而其他人之中那些与A的关系越接近的,那么其权重越大。

当综合权重之后得出的社会的共识若认为A君是「体面」的时,A君便是「体面」的。

 

 

2.2 所有人对所有人的判定

 

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社会中的所有人都是「体面品」的生产者,也是「体面品」的消费者

体面品」是社会中,所有人对于所有人的社会阶级的进行判定的产物。

当你消费得起某个层次的「体面品」,那么你就获得了社会对于你符合某个社会阶级的判定。

同时你也和社会中的其他人一起在生产某些层次的「体面品」,判定他人是否符合某个社会阶级

 

这样的一种「所有人对所有人的判定」,是每时每刻都在动态发生着的。

也就是说「体面」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一直都在变化着的。

这对应着「社会阶级」的不断变动。

 

因为当一个人购买体面品,提升了社会阶级之后,必然会有其他人的社会阶级发生相对的下降。

这一现象有时候并不明显,但我们假设所有下层阶级都获得提升,变成了中层阶级,那么此时的中层阶级其实就变成了新的下层阶级

如果将分层简化的社会阶级,还原为从1到75亿「一人一级」的社会等级,那么现象就会更直观一点,有人升级必定意味着有人降级。

因此「体面品」必定是稀缺的。

 

 

3. 总结

最后总结一下HW君的观点。

 

社会阶级」是一个被广泛使用的词汇,中文互联网对它的解释又多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而HW君不认同马克思主义的划分方式。

动物因为基因之间的差异因此具有不同的竞争力,进而形成动物社群中的啄序

而人类因为基因模因存在的差异,因此形成人类社会的社会等级

个体的社会等级越高,其基因模因的复制机会的优先级就越高。

 

这个社会等级是一个开启了上帝视角的从1到75亿的「一人一级」的表格,是「对所有人的排序」,其复杂程度远超过人类大脑所能掌握的数量级。

因此人类会将这个社会等级表简化为若干个大致的分层,从而产生不同的社会阶级

我们现如今的社会阶级划分方式,都可以算作是那个从1到75亿的「一人一级」的社会等级的简化版本。

 

在社会中,所有人都在对所有人的社会阶级进行判定。

这种判定导致了体面品的出现。

人类生产和消费体面品,以展示自身的社会阶级

因此体面品必定是稀缺的,社会中一人的社会等级上升,对应着会有其他人的社会等级下降。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1-09-13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