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 | 长发妹妹与奎因论点

 文 | HW君 


1. 长发妹妹

假设我们现在已经进入脑科学技术非常发达的时代,科学家可以通过与大脑连接的电极,将一段观念进行修补或者植入一个人的大脑中。

例如,我们要把「我有个留长头发的妹妹」这个无中生有的观念植入到倒霉的路人A的大脑中。

假设脑神经科学家已经按照要求完美地完成了这一次改写,那么之后可能出现两种情况:这种观念植入已经损害到路人A的基础理性,又或者没有。

现在手术结束,A正在星巴克里喝咖啡。

你上去问他:「你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A回答说:「有,我有一个留长头发的妹妹。

你继续问:「她叫什么名字呢?

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A也许会说:「名字?谁的名字?哦刚才我说了什么?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妹妹!刚刚我恍惚觉得我好像有个留长头发的妹妹!

或者在另外一种情况里,他可能会说:「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如果你追问得紧,他甚至会说出一些令人觉得他精神错乱的话:「我是个独生子,但我还有个留长头发的妹妹。

 

2. 观念的形成

在上述的例子里,脑神经科学家显然没有很好地让一个新的观念植入到A的大脑中。

一种观念只能生长在一堆观念之上

短暂情形下说出的「我有一个留长发的妹妹」不是一个真正的信念,它更像是一种神经抽搐。

无论是谁,如果理解不了「有一个留长发的妹妹的人就不可能再是独生子」,那他也就无法理解自己所下的断言。

没有理解,就只能是鹦鹉学舌的复读机,而不能形成观念。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了什么矛盾,大脑便会立即撤销掉这个出现矛盾的观点,否定刚才做出的断言。

一个真正的观念能根据不同的语境无限扩充自身的使用方法。

如果A真的拥有了「我有一个留长发的妹妹」的观念,那么他就会自动围绕这个观念展开层层叠叠的其他观念,例如「她叫B,住在广东,是个小学生……」等一系列观念。

就像你知道「狗有四条腿」就一定知道腿是狗的四肢,四一定比三大…等等。

每一个观念都会牵涉到其他一些东西,一个命题不可能孤立地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中,即便是一个妄想出的观念,它也只有在一堆非妄想的观念上才能生长,因为它得接过来那些不断传递过来的意义。

 

3. 奎因论点

奎因论点是科学哲学上一个著名的观念。(或者被称为迪昂-奎因论点 Duhem–Quine thesis)

它即包含了上述的观点,即我们的观点并不是单独而是作为整体来面对「经验的裁判」,是极其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

奎因观点阐述了,在科学理论提出假设之后,对于一个假设的验证通常并不是只是针对单独一个假设的验证,而是对一组观点或者一个观点集合进行验证。

奎因论点与托卡拉斯的研究纲领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处,强调整体论

 

4. 亚里士多德世界观

世界观并不仅仅是一些分离、独立、不相关的观点的集合;而是一个不同观点相互交织、相互关联、相互联结的体系。

公元前三世纪的亚里士多德,秉持着大量与我们现在截然不同的观点。

现在我们先忘掉课本上学的那些知识,试着接受一下亚里士多德的世界观:

  1. 地球位于宇宙中心。
  2. 地球是静止的,也就是说,它既不围绕任何其他天体(例如太阳)运行,也不围绕自身轴线旋转。
  3. 月亮、其他行星和太阳围绕地球运行,大约每24小时运行一圈。
  4. 在月下区里,也就是地球和月球之间的区域(包括地球),有四种基本元素,即土、水、气和火。
  5. 在月上区里,也就是月亮以外的区域,包括月亮、太阳、行星和恒星,物体由第五种基本元素「以太」构成。
  6. 每种基本元素都有一个基本性质,这一基本性质决定了元素的表现特征。
  7. 每种基本元素的基本性质都通过这一元素的运动趋势表现出来。
  8. 土元素有一种向宇宙中心运动的天然趋势。(这就是为什么石头会垂直掉下来,因为地球的中心也就是宇宙的中心。)
  9. 水元素也有一种向宇宙中心运动的天然趋势,但是这一趋势比土元素弱。(这就是为什么当泥土和水混合后,两者都会向下运动,但最终水会留在泥土上面。)
  10. 气元素天然地向土和水以上、火以下的区域运动。(这就是为什么当把气打入水中,气泡会从水下升起来。)
  11. 火元素有一种向远离宇宙中心的方向运动的天然趋势。(这就是为什么火在空中向上燃烧。)
  12. 组成行星和恒星等物体的元素以太,有一种进行完美的圆周运动的天然趋势。(这就是为什么行星和恒星持续围绕地球,也就是宇宙中心,做圆周运动。)
  13. 在月下区,一个运动的物体会自然趋于静止,原因要么是组成这一物体的元素到达了其在宇宙中的自然位置,要么是这些元素被其他东西(例如地球表面)阻止,不能继续向其在宇宙中的自然位置运动。其中第二个原因更加常见。
  14. 一个静止的物体会保持静止,除非有一个运动来源。(要么是自身运动,比如一个物体往自己在宇宙中的自然位置的运动;要么是外界的运动,比如一个人把石头从这边推到那边。)

……

这些观点只是亚里士多德世界观中非常小的一部分。

他的这些观点并不是不同观点的随机集合,而且这些观点远不是幼稚的观点;恰恰相反,这是一套互相关联、环环相扣、逻辑紧密的观点。

这一整套体系,即符合当时人们所观测到的事实,又非常「符合常理」,例如一个生活在公元前三世纪的人,他生活里观察到的常识就是大地是静止的,日月星辰围绕着大地转动。

若非借助今日科学的观测手段,我们很难反驳亚里士多德的这一套世界观。

甚至说,现代科学里的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观点,才是非常非常的反人类直觉的,亚里士多德的世界观才更符合人们的第一直觉。

例如我们可以很明显、直观地感受到我们所站立的大地是静止的,太阳围绕着大地东升西落,因此亚里士多德的理论是符合直觉的。

但现代科学却告诉我们,地球以466米/秒的速度自转,以30千米/秒的速度绕太阳公转,这一点都不符合直觉。

大地明明巍然不动,哪怕斗转星移、沧海桑田。

今天在望远镜、火箭、卫星甚至宇宙飞船等科学技术的帮助下,我们看到了比以往更大的世界的样貌。

无论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体系有多精妙与符合直觉,他的世界观在今天看来都是错误的。

 

5. 一点反思

那么我们自己的观点体系里,是否也有亚里士多德式的错误呢?

当我们审视亚里士多德世界观时,其中很多观点都让我们觉得古怪、奇特。

但如果我们设想一下自己的后代,比如几百年后的未来,或者只是想想我们的孙辈,那些对你我来说显然是正确的、常识的观点,对他们来说会不会也是一样古怪和奇特?

同样的,HW君至今为止写了那么多篇文章,及其所构成的这套世界观,有没有可能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呢?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2-28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