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 华夏中心论与西方中心论

 文 | HW君 


0. 天下梦碎

清朝晚期,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战败,西方列强的炮火轰碎了国门。

李鸿章在向皇帝的奏折里描述道,这是「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几千年来坚信「天不变,道亦不变」,认为华夏文明居于世界中心的知识分子的世界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我们在《历史 | 甲午中日战争的真实样貌》这篇文章里有分析过,这其实是华夏共同体的天下观,同世界范围内新兴的现代民族国家的碰撞。

在那期文章里我们阐述了「天下观」是一种什么样的思想体系。

本文我们则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观察「天下观」,读懂隐含在天下观背后的华夏中心论

 

 

1. 华夏中心论

白鲁恂说,中国一个伪装成国家(Nation)的文明(Civilization)

这句广为流传的话应该怎么理解?

这里首先要辨别一个概念上的模糊。

即在大航海时代之前:

全球世界

全球是一个客观的概念,而世界是一种主观的概念。

在大航海时代之后,人类才意识到世界是作为一个地球存在的。

在这之前,世界是被分割地认识的。

 

欧洲人观念中的世界,是围绕地中海为中心展开的。

美洲土著和非洲土著所认为的世界,应该彼此是非常不同的。

 

而华夏的这块土地上世世代代生存着的人们观念里的世界,就是「天下」。

这里有客观条件所限的原因。

华夏文明的火种从黄河流域为起点,向四周扩张。

在古人眼中,新疆、云贵、蒙古、西藏、两广这些地方,曾经是「天下」的边缘地带。

但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天下皆王土,全部纳进来。

如今中国的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并非自古以来天然有之。

 

天下观为基础构建起的政治秩序,做到「夷狄进中国则中国之」,将这些土地一直并入华夏文明共同体中,直到遇上难以突破的天然屏障,例如青藏高原亦或者天山山脉。

天涯海角之地因为生产技术的原因无法逾越,也因为距离中原地带过于偏远,于是都打包进了天下秩序里的「化外之地」。

 

除了客观的地理原因,也有主观因素所致。

中华之外都是蛮夷,决不能再有其他的天下,这算是华夏文明中心论时代延续千年的政治正确

若不是遭遇西方文明的冲击,按照天下秩序的演化,假以时日,越南日本朝鲜这些在外围的蛮夷也都会一并纳入天下体系之内。

但西方民族国家的崛起,终究冲击了华夏文明构建多年的天下秩序,华夏文明的核心部分历经艰难险阻,最终转身形成今日之中华民族。

同时也留下了周围一群次生文明,如日本朝鲜韩国越南等曾自称「小中华」的国家。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白鲁恂说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的原因。

中国看似是一个国家,其实是文明的体量,地域上有3个西欧那么大,人口上有2个欧洲那么多。

欧洲至今无法整合成为一个国家,甚至最近英国都折腾着要「脱欧」。

但华夏文明共同体却依靠着天下秩序解体后的残存框架,按照现代民族国家的模式构建起了一个今日之强大的中国。

 

 

2. 中东地区的另一个天下

 

在被西方列强轰开国门之前,没能认识到「天下」之外还有「天下」,是华夏中心论的最大局限。

西亚、南亚内亚诸国很不同,这些文明不仅不是「天下」的边缘,反而是其他天下的中心。

 

唐代的玄奘遍游西域,抵达了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在印度居住了5年。

《大唐西域记》开篇即言:「是知方志所未传、声教所不暨者,岂可胜道哉!

这分明已经感觉到了世界之大、天外有天。

玄奘如果早一百年,就有可能通过统一的波斯帝国了解到地中海世界;

晚一百年,也有可能通过统一的阿拉伯帝国知道更远的西方。

今天回过头来看,的确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但这一步终究没有踏出去,从汉朝的张謇到唐朝的玄奘,都知道波斯的存在,但完全没有能理解它作为西方枢纽的意义。

更无法想象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波斯就已经成了一个疆域远超秦朝的世界帝国。

可以说,将波斯诸国理解成诸胡的一部分,而不是另一个天下,算是华夏历史上最严重的认识误区之一。

若论文明起源,伊朗(波斯的继承者)比中华还要更早一些,公元前7000年前后的农牧业活动遗迹,公元前4000年时期的大型宫殿和神庙也有很多。

1935年波斯才更名为伊朗,波斯一词是一个地名,源于波斯湾沿岸的法尔斯地区。

 

伊朗一词即源于雅利安,本意为农夫,后引申为贵族、高贵的人。

伊朗人所属的雅利安人部落在公元前3000年前后就开始从中亚和南俄草原外迁,其中一支向西,成为了希腊人、意大利人、高卢人、斯拉夫人和日耳曼诸族的祖先。

另外一支向南,到了印度成为了印度雅利安人,到了伊朗高原的成为了伊朗雅利安人。

 

波斯帝国对于伊朗人来说,正如秦汉两朝之于中华民族一般。

从公元前550年算起,到1979年是2529年,伊朗的帝制时代,持续的时间比中国要长,开始的时间也早很多。

但今天的中华民族远比伊朗民族强盛得多。

尽管波斯帝国在历史上多次成为世界性帝国,甚至是比华夏文明的天下要强盛的另一个天下,但今天的伊朗却失去了大部分疆域,只能勉强维持着地区强国的地位。

 

如今的伊朗人拒绝和中东的阿拉伯人混为一谈,视自己的民族为波斯人,常常追忆波斯帝国的辉煌历史。

但四分五裂的大中东地区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伊朗有这个雄心,却没有能力)能够完整的资格和足够的能力作为这一地区数千年文明史的继承者了。

 

这就是为何我们国家总是要强调维护国家统一,不允许任何分裂活动。

因为一旦分裂了,中华民族的历史也可能如同中东一般失去了传承,就像河北省不能代表华夏,广东省也没有办法代表中华民族。

 

今日的普通中国人看伊朗,很容易首先冒出来几个关键词——伊核协议、西方制裁、石油、一带一路、什叶派、政教合一、伊斯兰革命……等,没有能够脱出西方所设定的概念框架(即西方中心论),看到不同文明各自的历史。

 

 

3. 西方中心论

 

自工业革命以来,技术急剧进步,人类展开了大航海时代。

被天然屏障山川海洋阻隔的一个一个小的「天下」被共同纳入同一个世界中,不再是各个分散的小中心。

 

而由于西方世界率先掌握了技术的进步,于是相应的文明解释权(话语权)也就被掌握在西方手中。

于是一个以希腊-罗马为文明中心的西式「天下观」出现了,也就是我们讲的文明的西方中心论

 

这是近代西方为了自己的全球霸业寻求合法性而将其人为创造出来,主要工作是18-19世纪的日耳曼历史学家完成的。

他们通过运用「文明民族」和「野蛮民族」,「演进的历史」和「静止的历史」这样的概念,有选择地将古代文明史重新编造成一个连贯的、有利于西欧的世界历史。

 

这种以欧洲作为中心的单线历史中,中国和印度被排除了在世界文明历史的局外,而波斯、阿拉伯、突厥、蒙古也被当作野蛮文明被边缘化、妖魔化。

只剩下一个从古埃及、古苏美尔开始,经过了雅典、罗马、耶路撒冷这个「古典时代」,进入了千年「中世纪」之后,通过佛罗伦萨的「文艺复兴」,接到了近代的宗教改革、工业革命时期,最终来到了现代自由民主的这样一个光辉道路。

 

但如果我们站在伊朗高原俯瞰西方世界,梳理西方历史,就会发现西方中心论的虚假之处几乎一览无遗。

地中海文明与近代西方文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并不是一个概念能笼统概括的。

 

大约与魏晋南北朝这个五胡乱华的黑暗时期同时,罗马帝国也遭遇了自己的五蛮族乱罗马,那些蛮族侵入并占领了整个西罗马,使这一地区的文明几乎倒退回史前时代。

而西罗马的灭亡其实就是一个文明的消失,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中世纪、黑暗时代。

 

希腊-罗马文明属于环地中海世界,从古埃及、古苏美尔时期算直到罗马延续了数千年。

近代西方文明崛起于蛮族的故土西欧大陆,大约从公元1000纪初期的十字军东征,才刚刚开始萌芽,到今天不过才一千多年的文明史。

 

两个文明不仅在时间上的断裂,在空间上也是断裂的,即没有延续性也没有继承性,哪里有什么黑暗的中世纪。

甚至那些描述古希腊文明的典籍,大多都是十字军东征之后才从阿拉伯世界里掠夺回去,由阿拉伯语翻译过去的。

希腊文明早就亡了,若非阿拉伯世界保留的古希腊典籍,欧洲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片土地上还曾有过一个叫希腊的文明。

 

如今的西方中心论就好像中国曾经犯过的华夏中心论错误一样,不知道「天下」之外还有「天下」,总以为自己是世界文明的中心,其他国家是野蛮文明,在对待其他国家时总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傲慢态度。

而中华民族早已走出华夏中心论这一居高自傲的迷思,不断审视自己在世界民族之林的真实位置,选择以更加谦逊的态度踏上复兴文明的道路。

那西方国家呢?他们会走出西方中心论的迷思吗?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3-01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