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 现代民族国家与民族发明

 文 | HW君 


0. 现代民族国家

我们在《历史 | 甲午中日战争的真实样貌》中讲了儒家天下观现代民族国家的碰撞,阐述了天下秩序是一种什么样的体系。

随后在《历史 | 华夏中心论与西方中心论》一文中则展开阐述天下观背后的华夏中心论,并对比了当今世界的西方中心论迷思。

这次我们则重点剖析一下现代民族国家这一种人们习以为常,但实则非同寻常的政治体系。

 

 

1. 封建契约制与法国大革命

现代民族国家不是「亘古有之」的政治秩序。

这种有明确的领土、国境线、国旗、国歌、国徽的现代民族国家体系,其实开始于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其历史才不过短短230年。

 

在这之前,欧洲的主流政治秩序是欧洲封建制度,因其最大特点为「契约」,所以本文我们统称其为封建契约制

它是一个多由不同等级、但边界并不明确的各个领主之间由契约组成的多层次网络。

这个网络包含了各种复杂的政治和宗教之间的多重附庸、保护和效忠关系。

 

欧洲的封建制度,最大的领主就是王,王将大量的土地分封给了公爵,公爵向王效忠;

公爵将土地分封给了伯爵,伯爵向公爵效忠;

伯爵分封子爵;

子爵分封骑士;

……

 

但与华夏帝制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同的是,契约责任是有限的,契约之外没有效忠关系。

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我的领主的领主,不是我的领主。

一直到1789年法国大革命之前,串联起整个欧洲社会的,是这一系列的「契约」。

欧洲率先跨入商业文明,和这长达千年的「契约」实践有关。

 

在法国大革命之前,所谓的法国,其实是没有硬边界国境线的,它跟华夏的「天下」一样,是一种边界模糊的概念。

「法兰西」并不是一个地理概念,而是这一整套复杂的契约网络所构成的政治秩序。

 

就好比我们谈到「淘宝」时,它并不是一个地理概念。

「淘宝」没有特定实体,也没有固定领土,它不是阿里巴巴在杭州的那几栋总部大楼,也不完全属于马云,而是由一系列股权架构和法律契约下的一个虚拟法人。

 

一个生活在法兰西和西班牙交界的人,他可能同时有向法兰西效忠的契约,也有向西班牙效忠的契约。

那么,他是一个法国人还是一个西班牙人?

答案是不重要,他不需要知道自己是法国人还是西班牙人,只需要按照契约规定履行义务就行。

 

而法国大革命做的,其实是一场格式化。

它将旧欧洲大陆纷扰复杂的「个人 – 个人」的契约一并斩断,取而代之的是「群体 – 群体」的契约,这个订立新契约的主体就是现代民族国家。

 

这样做其实造成了很多问题。

法国大革命之后成立的法兰西共和国是欧洲大陆第一个拥有领土主权的国家。

原先整合欧洲大陆的是各种复杂的契约网络,国与国之间没有硬的领土边界,一块土地上的领主可能同时向多个国王效忠,向上面举例的那个生活在法兰西和西班牙交界的人,你不能说他是法国人或者西班牙人,也没有办法说他所在的土地是法国的还是西班牙的。

但法国大革命强行将这种个人的契约关系打掉,然后构建出一种现代民族国家的雏形框架,划定民族、国境线、领土,行使统一的外交。

根据那些旧的封建契约来看,法国强行划定自己领土的做法,违背了原有的封建契约,几乎是等同于同整个欧洲开战。

但民族国家一旦兴起,就在世界范围内呈现摧枯拉朽之势,没有了回退的余地。

 

2. 民族发明

我们在《历史 | 甲午中日战争的真实样貌》里就有讲过,现代民族国家最大的优势,便是有全员动员能力。

 

原先契约制下,个人效忠与行权的对象有限,其实很难动员出一支强大的队伍。

现代民族国家将一群人以「同个民族」的名义打包进去,一下子唤起了一大群人的共识(模因),由此产生巨大的能量。

用经济学的话来说,就是大大地节省了交易成本,提高了整体效率。

 

法国大革命之后,法兰西共和国在欧洲大陆上所向披靡、摧枯拉朽,现代民族国家的火种被点燃了,各地纷纷兴起民族国家运动。

但这种民族国家的兴起运动,说白了就是一场民族发明

 

例如挪威和瑞典,本来是同文同种的维京人后裔。

但在民族国家的运动到来时,挪威和瑞典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皇室领导,于是这两个皇室就拼命夸大挪威和瑞典的区别。

把几乎同源的挪威语、瑞典语,硬生生造出很多单词来,刻意地让两国不同。

这样过了几十年,「挪威」和「瑞典」就真的变成了两个不同的民族。

 

还有拉托维亚和爱沙尼亚,原本就是同一个族群散居在草原上,血统、文化上根本无法区分。

民族国家运动兴起的时候,一个务农的人,就成了拉托维亚人;不务农的,例如面包师,就成了爱沙尼亚人。

甚至出现了一个家庭中,父亲是拉托维亚人,儿子是爱沙尼亚人这种怪异的现象。

 

更残酷的例子是,1916年比利时占领非洲的卢旺达,比利时人用「鼻子」的高低程度来区分当地的人口。

鼻尖超过3厘米的,被认为更像白人,更优秀,被归入「图西族」;

鼻尖低于3厘米的,被归入「胡图族」。

就这样,同一个村落的,完全同文同种同血缘的亲兄弟,只因为鼻子高低不同,就被比利时人硬生生分割成了两个不同的「民族」。

此后的一百多年里,两族人因为凭空捏造的「民族」矛盾,发生了大量武装冲突和流血事件。

 

3. 中华民族

在清朝末年,革命党人救亡图存,要求变。

那么大清的这个国体,要当作一个欧洲变成数个国家;还是像美国一样,转变为一个完整的国家。

 

我们在《历史 | 华夏中心论与西方中心论》中有说过,中国看似是一个国家,其实是文明的体量,地域上有3个西欧那么大,人口上有2个欧洲那么多。

要知道当今广东人和河北人的差异,远比挪威人和瑞典人的差异要大,也远超过德国人和奥地利人的差异。

 

就在那个历史的岔路口,梁启超发明了「中华民族」这一概念,将蒙满以及十八省这些大清的遗产打包进去,奠定了华夏文明今日的模样。

当然这里并没有过度拔高梁启超的地位,华夏文明的向心力总会推举出这么一个人来完成这样的民族凝聚,只是他刚好站在那个位置而已。

 

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国家会不留余力地在中华大地上铺满密密麻麻的铁路网的原因。

不计代价建造青藏铁路、港珠澳大桥,以及筹划中的「福建-台湾」跨海大桥,都是想要将整个华夏文明紧紧攥在一起,不散摊子。

 

因为现代民族国家是一个很新很新的事物,全世界范围内不过两百余年,在华夏的实践也不过一百余年。

我们在《历史 | 甲午中日战争的真实样貌》中就讲过,朝鲜半岛就「民族发明」成功,永久从华夏共同体中脱离了。

 

如今新疆地区的「东突分裂势力」,便是一群民族分裂分子试图将新疆地区从中国分裂出去,并变成一个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国」。

土耳其人所谓的「突厥族」就是一个虚构出来的历史共同体,而泛突厥主义便是要复兴突厥族,落实到新疆的具体行动上就是分裂新疆。

 

而我们往台湾看,就会发现修改教材、修改宪法、去中国化……这一系列台独行为,其实都是企图再捏造出一个台湾民族的拙劣把戏。

在信息交流极其发达的21世纪,想要完成「民族发明」断无可能。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3-03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