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华为孟晚舟事件,美国的域外管辖权

 文 | HW君 


1. 美式新自由主义的谎言

冷战时期,两大超级阵营对立,苏联扛起「民主」的大旗,美国则打出「自由」的招牌,互相对抗。

我们要清楚,美国像今日这样在全球宣传「自由与民主」普世价值的历史,其实才不过二十多年;在冷战时期,「民主」的大旗是在苏联手中的。

其实很好理解,民主的最极端形式,就是共产。

后来苏联解体了,美国才接手过来民主的大旗。

苏联解体后,世界上只剩下美国一个超级大国,这被弗朗西斯·福山称为「历史的终结」,即自由市场经济战胜了中央计划经济,后来的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如果想要变得繁荣与富强,那么就要走美国路线,推动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

这一套意识形态被称为华盛顿共识,或者「美式新自由主义」。

为何说是「美式新自由主义」呢?因为它根本就不是「新自由主义」的继承,而恰恰是对于「新自由主义」的最大反动。

华盛顿共识等同于「新自由主义」是一个天大的偷梁换柱与误读。

这两种思想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它们的逻辑起点是否基于金本位制度:真正的「新自由主义」集大成者哈耶克,就自称是国际金本位制度矢志不渝的信奉者。经济 | 比特币和区块链,人造黄金与民主的神话

哈耶克的新自由主义代表作《通往奴役之路》里就论证,如果没有一个约束政府发行货币的锚(黄金)的话,那么不受节制的货币发行权力,最后会导致自由市场的灭亡,奴役之路不可避免。

1971年美国宣布结束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正式与黄金脱钩,一头称为美元霸权的巨兽正式被放出牢笼。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在80年代之后,美国才正式把「自由主义」供上殿堂,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出「华盛顿共识」,而在二战之后从杜鲁门一直到卡特,都奉行的是凯恩斯主义,而非后来的新自由主义,因为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摆脱了金本位,终于成为了世界经济体系里的最高权力

于是美国便扛起「自由」的大旗,以自由之名行奴役之事。

这是整个事件的背景。

 

2. 司法产业链

有了美元这件趁手的利器,辅以军事等其他强大的综合国力,以及整个司法产业链的肮脏配合,自然就有了发家致富的途径。

从90年代初开始美国司法部对于经济罪的处理就越来越「宽容」了——90年代初的美国储蓄信贷协会危机是最后一次有成批经济罪犯被判刑的事件。

从克林顿开始,美国司法部对于企业犯罪更加从宽处理,判刑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缴纳罚款,出钱了事。

这些罚款,从80年代的几百万美元,增加到90年代的几千万美元,到了2000年代,上亿的罚款金额也开始司空见惯。

而伴随着这种罚款的日益增加,于是司法、立法、行政和周边的私营经济都有了与之对应的变化。

首先就是企业必须支付巨额费用雇佣律师和顾问(美国的律师与法官之间互有交流,顾问也多是从司法部退休的行政人员)来减低罚款数额,很快地连没有案子的公司也必须未雨绸缪,花钱买安心,于是美国的律师行业越来越风生水起,创造了几百亿规模的产业,已经占整体经济的4%,大约6000多亿美元。

典型的,像民事上的专利争议,例如苹果和高通每年花费上亿的资金在专利案上扯皮,这还算是美国的内部矛盾。

但这个完整的产业链建成之后,自然会寻求扩张,所以在过去十几年,在这个新兴产业与美国传统企业界的两股有说压力的共同挤压下,美国司法部门的企业犯罪案件开始转向为针对没有美国国内政治人脉的外国公司

具体的做法,就是利用既有的法规,例如洗钱或者欺诈这样的罪名来起诉外国银行,像瑞联银和瑞士信贷都因为一点小事被无限上纲,敲诈了几亿。

像德意志银行这样内部管理松散的公司,更是美国人的摇钱树,案件一个接着一个,外国除了雇佣美国本地的律师和顾问之外,基本没有还手之力。

而这些律师和顾问其实正是始作俑者,是庞大利益集团中的一员,最后的罚款只是美国政府的抽成而已。

有人会说这是因为不遵守美国法律,是活该。但是这些人却从来没有想过黑老大定下的这些「规矩」是否能真的称得上为公正的「法律」。

欧洲的公司在亚洲犯了错误,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就几乎不能避免和美国扯上了一点点关系,哪怕即使是几十万的贿款也可以无限上纲,在榨取了几亿诉讼费之后,再用几亿的罚款来「和解」。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欧洲要搞欧元,中国要搞人民币国际化,因为都不愿意受制于人。

美国因其综合国力最强以及美元霸权,于是拥有了其他国家没有的域外管辖,自由裁量且坐享其成。

 

3. 法国的阿尔斯通案

法国的阿尔斯通案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

一开始美国人抓到一点消息,说阿尔斯通可能于2012年在印尼卖燃气轮机的时候用美元付了回扣,于是当阿尔斯通的一名高级主管、法国人Frederic Pierucci在2013年四月到美国出差的时候,就在纽约机场被FBI逮捕,并且拒绝保释。

在重罪监狱(在美国一般用来关杀人、强盗和强奸犯)被关了几个月之后,他被威胁19年的徒刑,所以只好乖乖认罪——然而他犯罪的唯一证据,只有讨论行贿的电子邮件抄送给了他而已。

但是Pierucci其实只是美国人勒索赎金用的人质,所以认罪一点用都没有,后面先后又有三名其他主管进牢。

阿尔斯通的总裁在2013年的夏天开始和美国公司通用电气谈判,准备把整个燃气轮机部门卖给美国。

到了2014年4月24日,出售案公开,在那之后就不再有阿尔斯通的主管被逮捕。

2014年6月正式签约,Pierucci随即被保释出狱,不过仍然被限制出境。

一直到2017年10月,美国人在赚足了律师费和顾问费之后,要求以高达8亿美元的罚款来结案,而且不准阿尔斯通让通用电气来负担,为了施压,Pierucci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牢房,最后阿尔斯通不得不妥协,并且把自身剩下的铁路业务也打包准备卖给西门子,这个合并案还在被欧盟审查之中。

为何「霸权」?

这就是霸权。

中兴和华为不过是另一块被整个美国司法产业链盯上的肥肉而已。

中兴的案子起自好几年前,去年再度爆发,原本就是所雇佣的律师抓到一点小毛病,建议中兴主动向司法部认罪。但现在回想起来,显然美国的律师不是在尽公民或者律师的责任,而是原本就属于敲诈勒索集团的一员。

而现在这个利益集团咬住了华为,不用力敲诈一笔,哪会心甘情愿放手。连法国企业都可以痛下狠手,更何况是正在打贸易战的中国。

 

4. 美国人的墙

人们常说中国是一个不自由的国家,有着高高的墙,看人家美国多自由。

但实际上美国早早就建立起了一堵墙,从一战开始,一直到二战结束基本建成,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很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

美国之所以可以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因为早早就建立起了高耸的墙,然后内部实力的水位充满到和墙一样的高度,那么在水面上游泳的人是看不到墙的存在的。

美国人宣扬「华盛顿共识」的意识形态,主张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要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是因为美国本身就政商高度结合,国家利益与私人利益充分纠缠在一起,而手上又有着美元这一世界货币的最高权力,形成了一个敲诈勒索其他国家的利益集团。

这个利益集团当然希望其他国家的政府不要扶持该国家的本土企业,然后就可以更加方便地动用美国国内的司法自由裁量权,实行今日这般横行霸道的域外管辖

扛着「自由」的大旗,大行奴役之事。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2-10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