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武汉肺炎事件中的乐观派

 文 | HW君 


1. 武汉肺炎事件

最早的病例出现在2019年12月8日,疫情最初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华南海鲜市场爆发。

由于临近农历春节,大量人员进行春运返乡,疫情从武汉扩散到全国。

2020年1月13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即「2019-nCoV」,中国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同日将此种病毒引发的病症称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民众一般称其为「武汉肺炎」。

在农历2019年末的这场由武汉肺炎引起的一系列社会、政治、文化现象,统称为「武汉肺炎事件」。

这是一次被过度夸大、甚至有点上纲上线的群体事件。

出于各种政治正确,几乎所有人都在对事件进行推波助澜。

所以这里HW君希望能够给出一个不同的声音。

这个疫情并没有那么严重。

 

 

2. 被低估的流感

流行性感冒(Influenza)通常简称为流感,症状可轻可重,可感染人类的流感病毒有甲、乙、丙三型。

其中甲型病毒容易发生变异、传染性大、传播迅速。

2009年6月在墨西哥爆发的甲型H1N1流感就是典型的例子。

流行性感冒有「自限性」,也就是疾病在发展到一定程序后能自动停止,并不需要特殊治疗,靠自身免疫就能痊愈。

但流感仍然是危险的,对于婴幼儿、老年人等抵抗力差或者一些存在心肺基础疾病的患者,容易引起并发症而导致死亡。

 

例如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预估第四季度,也就是2019年10月到2020年1月,全美国大约会有1000多万人患上流感,约1万人左右死亡。

 

https://www.cdc.gov/flu/about/burden/preliminary-in-season-estimates.htm

  • 2019-2020 U.S. Flu Season: Preliminary Burden Estimates

https://www.cdc.gov/flu/about/burden/index.html

  • Disease Burden of Influenza

 

而在一些严重的年份,例如2017-2018年,美国因流感死亡的人数约6万人,80%以上的死亡人口的年龄超过65岁。

当然,这种情况也跟美国的医疗体系有关。

这里HW想说的就是,在中国人民的普遍印象中「感冒是小病」的观点,需要修正一下。

 

HW君还记得2018年也是春节前后,微信朋友圈有篇非常火的文章叫《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那篇文章作者记录岳父从流感到肺炎、从门诊到ICU重症监护室,仅仅29天就阴阳两隔的经历,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3. 被高估的武汉肺炎

但是,此次的武汉肺炎却被严重地夸大了。

截止HW君发稿为止,武汉肺炎的确诊有830例,重症177例,死亡25例,痊愈34例。

这个数据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可防可控」。

2009年在墨西哥爆发的甲型H1N1,持续了一年多,造成了1.85万人死亡。

 

而我们再看一下武汉肺炎的死亡案例,多为80多岁有既往病史的老人。

http://www.nhc.gov.cn/yjb/s3578/202001/5d19a4f6d3154b9fae328918ed2e3c8a.shtml

卫生应急办公室 – 1月23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

 

也就是说,武汉肺炎对于那种上了年纪抵抗力差的、本身就患有各种心肺疾病的老年人来说,才是比较危险的。

 

而HW君在私下和朋友聊天时会调侃,HW君出门被感染上武汉肺炎的几率,远小于出门被车撞的几率。

所以春节出行时,与其担心患上武汉肺炎,不如多注意一下交通安全。

 

 

4. 不敢讲真话

这次的武汉肺炎事件之所以会演变成全国性的大规模群体事件,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政府不敢讲真话。

政府不敢理直气壮地告诉人民,武汉肺炎被远远夸大了。

 

这其实跟2003年时政府处理SARS非典疫情的不当有关。

2003年处理非典问题时中国政府错漏百出,被人抓住了把柄,一直到今天都是没有洗掉的黑点。

所以这此武汉肺炎来袭,情况又和非典十分相似,所以自然有人在期待着政府出错重蹈覆辙,然后批判一番。

但这此武汉肺炎的烈度其实比非典低了不知道多少,可执政者却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地跟群众讲明这一点,因为政府在2003年非典的时候有前科,有原罪。

所以对于执政者来说只能矫枉过正,按照最高规格来应对此次疫情。

 

而对于部分媒体而言,这可是上等的人血馒头。

例如在朋友圈有一篇财新网采访「病毒学专家」管轶的报导,这位专家就扬言武汉肺炎要比非典严重不知多少。

这位香港大学毕业的所谓「专家」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研究,反而却很喜欢接受各种采访,劣迹斑斑,很有香港记者的风格,总想要搞个大新闻。

他在2005年就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采访说「禽流感在中国已经失控,政府没有做任何检测研究,却称疫情没有爆发」。

而采访他的财新网在这次疫情的表现中显得新闻技巧高超,但新闻道德低下。

说到底财新网也想要搞个大新闻,但找了一圈也就只找到了这么一位愿意夸大疫情的「专家」,遂朋比为奸,刷了一波热度。

 

而面对这些,执政者并没有办法反驳,因为有原罪,反驳便是打压言论自由、隐瞒病情。

于是结果是整个事件层层加码,越防越乱,越乱越防。

 

 

5. 人命关天

HW君认为这种全国性的群体事件,强度适当的话可以动员全国,提高人民的卫生健康知识水平,普及先进理念。​

但强度过当的话,超过了社会运转的正常承受能力,导致秩序解体,引发动乱,就是过犹不及。

 

网民在提倡各种各样的防护手段或者隔离措施时,并没有去思考背后所需要的成本。

因为「人命关天」是一种绝对的政治正确,在人命面前,一切靠边。

 

其实群众也非常需要这样的一种参与感,亲身经历一场「大事件」,体会与14亿人站在同一阵线的热血澎湃的感觉。

例如「封城」一词,就非常热血,非常有宏大时代感,但HW君认为这个措施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政治正确下,衍生出了非常多有趣的现象。

例如新中产阶级会因为「戴口罩」这一问题而与长辈父母形成矛盾对立。

其实这也是新生代在逐渐抢过话语权的表现。

的确,老一辈们可能不懂得什么是N95口罩什么是KN95口罩,这些新事物只有新一代了解。

新生代需要这么一个场景,来宣扬代表自己那一代的进步观点。

藉由「政治正确」,便形成了可以命令或者要求他人的权力。

 

 

6. 少数乐观派

HW君无论从哪个角度思索,得出的结论都是这次的武汉肺炎事件是不需要慌张的,至少是不需要到这种谈之色变地步。

这次的武汉肺炎事件,并非是一个单纯的疫情,而是由诸多机缘巧合而演化出来的一个网络群体事件。

在农历2019年末,作为一个为数不多的乐观派,HW君还是建议各位在春节期间注意​出行时的交通安全,那概率要比感染流感高很多。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01-24

guest
2 评论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v
v
2020-01-24 19:44

有处笔误:“仅仅29年就阴阳两隔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