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 | #0 大纲的困扰

 文 | HW君 


1. 序言与大纲

这是关于「科学」这个分类话题的一篇序言。

也即是预告着我在接下来的时间会围绕这个话题进行一系列的写作。

 

事实上「序言」是两三句话就能完成的简单事情。

与之相较的,是同样两三句话就可以写完,但难度却不是在同一个量级上的「大纲」。

当我开始想要谈及「科学」这个话题时,我便需要直面这其中的困难。

我无法给出一份关于「科学」的「大纲」。

 

所以此篇仍然只是一篇序言,也是一篇总结,总结迄今为止我对于「科学」的一些看法。

也以此作为出发点,看看能否够带来一些新的想法。

 

2. 科学与科学哲学

人们经常会沉醉于科学知识的细节。

但「什么是科学」其实是个哲学问题,我们称其为「科学哲学」。

对于科学知识的普及,也即是「科普」,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并且,他们都做得非常好。

而HW君对于阐述好「科学哲学」则更有兴趣。

 

提及「科学哲学」,当今的学界其实是有一条比较被认可的脉络的。

HW君在《逻辑 | 万能膏药与科学理论》中有提到过,这里我们再次梳理一遍。

 

2.1 波普-证伪主义

波普的证伪主义经常被人们误解,人们误以为只有可以被证伪的理论才是符合「科学」的。

事实上波普的意思并非如此,像牛顿第一定律就无法被证伪,因为我们无法在生活中找到一个完全没有摩擦力的物体。

波普的证伪主义主要是告诫我们,任何理论的构建必须要能够帮助我们对世界作出某些判断,才有意义。

其次,在进行理论的构建和推断时,需要时刻保持怀疑态度,记住这些仅仅是头脑中的假设,须随时针对新的经验事实作出调整。

 

2.2 库恩-范式革命

后来,库恩在波普的证伪主义上做了进一步的延展。

因为科学家们也不会轻易质疑一套理论体系和基本假设,相反,他们会坚守自己认定的概念和假设,并把经验事实所带来的困惑视为待解的难题,例如坚守复杂混乱的地心说而非拥抱简洁优雅的日心说。

库恩把科学理论分为几个阶段,首先是少数几个奠基性的科学家通过惊险的一跃,确定了一些核心命题,由这些概念构成了一个观察世界的框架。

然后科学家们会为这些概念确定度量方法,在抽象观念和经验事实之间建立连结,由此概念便成了变量,命题的结论和推断也就有了验证标准。

于是,该理论便完成了「范式确立」,这套概念、度量方法和命题结构,就构成了库恩缩成的范式(paradigm)

科学家们会一直坚持范式,直到对解题过程难以推进而感到绝望,或被另外一个与之竞争的范式的光明前景所吸引,例如大批科学家倒向新范式,科学革命就发生了,这也就称为范式革命

日心说取代地心说就是范式革命的一个例子。

 

2.3 托克拉斯-研究纲领

托卡拉斯也给波普的证伪主义提出了一个延展。

托卡拉斯的大意是,可证伪的不是具体的命题,而是整套研究纲领(research programme)

研究纲领包含了若干个基本命题组成的硬核(hard core)

为了解释具体的经验事实,采用该纲领的科学家需要基于研究纲领提出各种辅助假说,这些辅助假说构成了围绕研究纲领的保护带,质疑和修正只能针对保护带而不能指向硬核。

证伪一个纲领的标准,是看它是进步的还是退化的。

进步是指它能启发研究者不断发现新的经验事实,而退化的纲领则停顿于旧事实所造成的困难前,陷入了不断自我辩护的困境。

 

3. 作为一种信仰的科学

我们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科学」。

人类社会很早就出现「宗教」这一结构了。

一开始是朴素的万物有灵论,那时候的人们敬畏万物,认为所有物体背后都有一个神明,这大概就是早期的多神教。

 

随着多神教的发展,独尊一主的一神教演化出来了。

现今世界主流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就是这样的一神教。

一神教跟多神教比起来,更具有凝聚力和动员能力,通俗来讲就是更具有战斗力。

早期基督教扩张时,所到之处冲突都很剧烈,几乎是到那里就打到哪里,传教者非常狂热,排斥异教徒。

正因如此,一神教才能够取代多神教,成为后来的主流。

 

我们将宗教看作一种内核为「相信什么」的组织结构(模因),那么它经过这样的演化:

多神教  →  一神教

在这个过程中,一神教提高了凝聚力和动员能力,至今仍然是许多现代国家凝聚人民共识坚定的力量。

 

那么我们会问,然后呢?

一神教继续演化,会演化出什么新的组织结构呢?

HW君能给出的回答有两个,一个是「资本主义」,另一个就是「科学」。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将「科学」看作是一种信仰、一种宗教。

一谈到「科学」一词,人们常常会心生敬畏,这种敬畏和敬畏神明如出一辙。

现在网络上有很多科普工作者,热忱不求回报地在普及科学知识,就像旧时的传教士一样​。

 

我们可以把科学看作是一种宗教,一种可以自我革新的宗教。

一神教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威,那就是神。

科学也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它是一种分布式的权威,由多个科学家一起研究出来的科学原理,被科研人员视为最高权威。

科学家们心中有一个名为科学真理的神(模因)

而与一神教相比,这个权威可以不断自我纠错。

一神教中的神至高无上,永远不会犯错,是一种永恒静止的「死物」。

而如果把「科学」看作一个神,那么这个「」一直在犯错,一直在否定自己,时时刻刻自我革新,是一个具有活力的「活物」。

 

这个视角下,科学是不是很像一种全新进化的宗教信仰。

 

4. 大纲的困扰

以上便是「科学」系列的序言。

其实整个「科学哲学」说穿了大概也就是这么一些内容。

HW君只是一个喜欢阅读的路人,并非一个知识渊博的科学研究者。

那些突破性的研究通常需要来自最顶尖的头脑,而我能做的最多只是将它们拿来与你们分享。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从「信息论」的角度,试着重新描绘一下「科学」的样貌。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01-20

guest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est SEO Service
2020-01-24 11:26

Awesome post! Keep up the great wo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