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不合的众国,美式民主的政治体制缺陷

 文 | HW君 


2020年美国总统差不多已成定局,拜登当选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但是截至HW君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美国还有几个州在龟速地点票中,把整个选举弄得又臭又长极其拖沓。

剩下的这些州,有哪个州要是先点出了拜登赢的决胜票,几乎肯定会被媒体轮,然后被共和党人闹,以及可能的街头冲突。

因此一个字「」,拖到其他州先出票,枪打出头鸟。

 

现在看着拜登及其民主党把这一场到最后一刻都不清晰的、狼狈的惨胜,假装成一场碾压式的、众望所归的胜利,实在显得滑稽。

确认胜利的时间越延迟,胜利的一方越尴尬。

得票越接近,美国就越分裂,一半人对另一半人的不服。

 

当然我们不是美国人,不需要替美国着想。

拜登当选对中国来说当然是好事。

一个只能任一届的美国总统对于中国来说就是好总统。

川普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那么现在轮到拜登了。

最好的剧本就是拜登只任一届总统,然后因为身体问题无法连任,再换下一个人。

 

当然拜登之后的下一个总统最好是共和党的,这样美国的政策就很难有连续性。

任一届总统4年,头2年清理前任遗留问题,后2年备战竞选连任。

这样折腾一下4年就过去了,留下一地鸡毛。

而太平洋的这边又一个5年计划完成。

 

我们在《逻辑 | 为什么不赞同自由和民主》里提到过,把「民主」替换成「共识」会更好一点。

拜登赢得越艰难,越显示了美国民意的分裂。

原本总统选举是为了凝聚全体美国人的共识,推选出一位民心所向领导人。

但现在看来,整个总统选举成了一种人为制造对立的制度,加剧了美国的撕裂程度。

没能投出一个「共识」,只有越来越不可调和的「分歧」。

互相不服,4年后再战,再战的方式就是站更极端的立场,更严厉否定批判另一方。

两派阵营一旦形成,就不会有任何中立者生存的空间,任何想当调和者的人都会两头不讨好。

这就是体制的问题。

 

但是美国人是不会反思体制问题的。

在他们不过两百余年的短暂历史之中,美国体制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体制。

美国人会认为是川普这个人有问题,而不是美国政治体制出了问题。

不过诡异的是,美国大选进行到了今天,HW君仍然不清楚拜登的施政纲领和政策逻辑是什么。

所以看来对于很多人来说「不是川普」很重要,但拜登一点都不重要。

 

现在就看得非常清楚了。

我们原本以为2008年金融危机,只是美国的一次意外,只要它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就能恢复过来。

毕竟美国底蕴还在,家大业大。

就像人们曾经以为日本90年代泡沫经济破裂受到重挫,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结果现在30年过去,依然伏在那里没站起来。

美利坚恐怕也无法再次伟大了。

 

说实话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虽然挺重要,但是也极其沉闷无聊。

我们固然非常关心拜登当选后的政策,但是估计也都是老把戏,还是民主党的那一套。

当然在新旧总统交接这件事情上,川普发挥一下余热继续搞乱美国,也是非常好的。

 

这些都是花边小事,实在不值得花太多心思关心。

所以这篇文章也没什么营养,只需要写个标题就行了。

但总感觉需要对这个无趣的「大事件」有个交代,所以最后还是写了一篇。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近期让HW君稍微有点想写文章的念头的,是余永定11月2日发表的这篇《货币主义的挽歌还是救赎?

其主要逻辑是:

把国家视为一家公司,那么法定货币就是公司的股权。

余永定的这篇文章讨论的背景可以往回推到2017年帕特里克·博尔顿和黄海洲共同发表的《国家资本结构》。

帕特里克·博尔顿:

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研究员、伦敦帝国学院教授

黄海洲:

中国金融40人论坛成员、中国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香港金融发展局委员

 

当然他们的观点并不稀奇,毕竟天下苦「货币银行学」久矣。

但是关键在于,这次站出来反对「货币主义」的这些人,咖位够大。

本站常年关注「信用货币理论」,自然不能错过。

不过这一期只是想和读者随便唠唠,毕竟也挺久没有更新了。

一切安好。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11-07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