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2019,伟大的衰退

 文 | HW君 


0. 导入

一般来说,经济现象是难以被「预言」的。

因为经济现象本身是基于人的自由意志产生的,是一种永恒的动态博弈,言之凿凿的断言,处于明牌的状态,就很容易被打脸。

但大方向上的东西,我们还是可以抓得住。

其中最重要的脉络,便是中美贸易战

既然主旋律是战争,那便会带来剧烈的衰退——相较于和平时期而言。

中国GDP从10%以上降到到6%左右,也仍然可以称为「衰退」——尽管6%的数据放眼全世界,都是遥遥领先的,何况中国基数之巨大。

打个比方,A先生原来每年可以赚1亿元,现在行情不好,经济萧条,赚得少了,「衰退」了,现在每年只能赚6千万。

可仍然是个天文数字。

所以这就是题目的内涵所在。

这是一场伴随着中美贸易战的伟大的衰退。

在历史上,这段时期就是中国崛起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一段波澜壮阔的章节。

但在日常生活里,其实是十分平静而又沉闷的。

因为「帝力于我何有哉」,政治秩序传导到个人生活里,往往有很漫长的一段岁月。

各种焦虑与不安,回过头来看,却可能是往后日子之中最好的一段了。 因为虽然不够好,但对未来还充满希望。

 

1. 关键的节点

中美贸易战的剧本早已写好。

这其中有许多重要的节点,我们可以来逐一复盘。

2016年5月9日,人民日报刊登了那篇著名的《开局首季问大势—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中央权威人士在文中正式提出“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

这其实就已经是在准备可能到来的贸易战了。

在2017年1月20日川普当选总统之后,国内智库基本确定中美贸易战来临,但仍然有时间窗口,川普上任之后需要清理奥巴马留下的问题,没有办法马上开打贸易战。

2018年1月16日国内大公国际发布的《美利坚合众国主权信用评级报告》,其实在便是中国对于美国在金融战(金融战为贸易战的一个子项)上的宣战书。

它的背景便是,美国的债市、股市都存在失控的风险,而中国的金融问题在于房市。

若中国能够稳住房价,保持房市不失控,时间便是站在中国这一边的。

因为美国的债务不可持续,股市已经过高,存在非常巨大的金融风险。

因此在2017年10月18日的十九大上,习近平强调了房价问题,并且还用了共党一贯的口号式宣传语「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人民日报在2018年1月11日发表一篇文章指出,美股已经过高,有下跌20%的风险。

普通人看这些事件,就会容易产生「帝力于我何有哉」的感觉。

诚然,不站在国家战略层面,缺乏国际观,是很难理解这些新闻事件。

例如在2018年2月25日,一个重要的会议上修改了宪法,取消主席只能连续担任二届的限制。

在那个时候我们就看到了剧本的安排——随着贸易战的进行,美国可能到来的金融危机,而中国早在做好对抗准备。

这个事件的关键并不是谁想要当皇帝,封建复辟,而是要让党内统一思想,一致对外。

而美国现在的最大问题是国内两党分立,共和党和民主党内斗。

2018年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会面,进行贸易谈判。

而此时美国却要求加拿大逮捕华为的CFO孟晚舟。

这其实就是美国的两党内斗的延续,下令要逮捕孟晚舟的是民主党的检察官,选择在川普进行中美贸易谈判时行动,就是要为难共和党的川普。

同样的,从2018年12月24日平安夜开始,到这篇文章发布时,美国政府已经「关门」了超过一周以上。

因为共和党和民主党因为预算问题僵持不下,最终导致政府停摆。

这件事情是极其荒诞的。

其蕴含着的意味是,若后世写历史,此时的美国两党内斗,就像当初明朝末年清兵入关兵临城下时,明朝廷还在党派内斗。

或者甲午海战,日本人打到头上了,清朝廷还顾忌着满汉之别,提防汉人反清复明,用满族大臣压制着李鸿章这个汉臣,内斗不止。

所以这才是2018年2月25日那个会议对宪法进行修改的目的所在。

毛早就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大敌当前,必须先党内统一思想,一致对外。

攘外必先安内。

若非如此,一百年后,后人写历史,仍然是敌方兵临城下,中国人民却还在玩内斗。

在这个层面上,习近平顶着人民骂「封建复辟」的压力,修改位置时限的举动,便是值得赞赏的。

普通人只能看到有人「觊觎」某个位置,却看不懂共党即将面对的战争。

所以在那时我做出论断,中美贸易战,中国在政治环境上先拿下了一分。

 

2. 金融的战争

历史上,老二成长到一定程度时,就不可避免和老大产生利益冲突,进而引发战争。

这就是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

这个规律一直存在,直到核武器金融市场的诞生,改变了战争的形式。

核武器的诞生,导致热核战争的代价异常高。

同时金融市场的发明,又导致一国剥削另一个国的手段出现了创新。

即从前发生利益矛盾便只能械斗,你死我活。

而现在有了金融市场,玩法就变得更文明了,我在金融市场上击垮你,让你背上重重的债务,只能为我打工卖命。

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在80年代如日中天,GDP快速上升到全球第二位,直逼美国。

1985年日美签订「广场协议」,1990年日本经济泡沫破裂,此后进入日本「失去的三十年」,至今一直都在为美国打工。

日本学者称其为「金融战败」。

要理解金融规律,需要抓住一条信用货币的主线。

即钱是怎么印出来的?

是靠信用借出来的,跟银行贷款产生。

而既然是借出来的钱,那就一定会有还钱的那一天。

并且借出来的钱是有利息的。

有时候为了让你尽快还债,银行会提高利息,这就是加息

当你还债了,在资产负债表上一笔勾销,就是缩表

就跟花呗白条分期付款一样,时间限制到了,就要还钱,不还的话,利息会越滚越大。

金融当然是复杂繁琐的,但是这一条基本脉络是基本定理,没有人能够违背。

美联储(美国中央银行)不行,中国央行也不行。

大家都得遵守,像万有引力一样。

欠债就得还钱,还不起钱,就会转换成其他成本。

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就把欠的外债全部清掉了,但代价就是之前的打仗死掉了那么多人口。

反过来也成立,日本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支付这一条成本,天皇全身而退,战后美国经济支援,但我们说的,好处不会没有成本,成本就是日本政权一直掌握在美国手中。

80年代日本GDP飞速上扬,昭和热血青年努力工作建设国家,拥有着超越美国的潜力,却还是被美国按在地上签了广场协议。

广场协议日本没有办法像中国现在这样强硬地同美国谈判,任由美国人宰割。

这就是隐性的成本(欠债),像现在日本仍然是一个没有完整主权的国家。

例如日本首都东京,日本2020年要搞东京奥运会,想要增加东京上空的航班数量以及空域范围,结果美军不同意,就给否决了。

这就非常讽刺,东京羽田国际机场上空的空管竟然不归日本管辖。

你家屋里放多少把椅子都不归你管,那算你家吗?

当年美国在越战泥潭中欠下的巨额军费以及里根减税引发的巨额赤字,除了德国承担了一小部分外,大部分由一度快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但广场协议后崩盘日本买单。

日本哪有什么办法拒绝?美军的军队就驻扎在日本领土上。

所以日本和美国的贸易战中,它根本没有办法对等谈判,只能把美国强加于日本的金融压迫吃下去,让自己的人民来承担。

所以造成了日本平成废物的一代人。

各种家里蹲、无缘死、社畜的现象,和80年代的昭和热血青年形成强烈对比。

你能怪他们本身不努力吗?不是的,他们只是大环境下的牺牲品。

美国人民倒是轻松自在,懂得生活呀。

东亚的韩国也是如此,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韩国不得不申请IMF的570亿美元贷款,不然韩国会国家信用破产。

这就像被逼着去借高利贷一样,贷款协议是12月3号签订的,这一天被韩国人民称为国耻日。

从这天起韩国就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为美国华尔街的金融集团打工卖命。

韩国还为此动员了为全国人民为国家捐金捐银、共渡难关的运动。

为何东亚的人民总生活得这么劳累,不能像欧洲美国一样轻松自在、享受生活?

因为这是战争啊。

只不过随着社会的进步,战争手段变得更加文明。

但它的本质仍然没有改变,仍然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压迫。

胜利者优雅自得,失败者奔波卖命。

 

3. 降维打击

《三体》中,应对降维打击的方法是什么?

答案是先改造自身以适应低纬度,即自我降维

换在金融领域,就是去杠杠,清债务。

或者更加通俗地讲,就是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前,先自己引发多次小型可控的内部金融危机。

中国在2016年之前就开始提前美国进行缩表、去杠杠。

提前缩表,是为了日后更大的危机的时候可以将钱借出去,做对冲。

拳头先缩回去,是为了等下次机会来了,可以再次出击。

而中国的提前缩表,已经在国内见效。

例如乐视神话的破灭,P2P爆雷,ofo挪用押金等问题,都是因为缩表导致信用货币流动性紧缩后,所暴露出来的乱象。

更多的裁员潮、破产潮都会陆续到来,这是大方向上的经济决定的。

今年最大的泡沫比特币就已经破裂了,而在此之前中国政府就已经提前将国内比特币给命令禁止掉了。

赶在美国之前就是好事,像美国版的乐视——特斯拉就还一直处在危险的泡沫之中,不知何时会爆雷。

强调去杠杠,控风险,自我引爆一个又一个小的危机,就是想要抢先一个身位,占得优势。

因为大头还在后面,真正恐怖的金融危机一定会到来,只是什么时候来还不知道。

到时候一定会有我们非常熟悉的、知名的跨国大公司破产倒闭,做梦都没想到会倒闭的那种。

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体中,中国是执行去杠杠能力最强的,已经初步形成抵抗风险的能力。

 

4. 美联储的逻辑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所以除了要了解中国的经济逻辑,还要理解现今世界老大的美国的经济逻辑。

而对于美国的经济战略,我们只要抓住美联储的逻辑就能理顺思路。

美国现在的两个经济问题就是天量的债务以及过高的股市

如何解决这两个问题?

依靠美元世界通用货币的地位,加息缩表就行。

因为美元独特的世界地位,在降息加息的周期里,美国经常可以获益。

例如利息很低的时候,泛滥的美元跑出去推高世界各地的泡沫(中国的高房价里就有美元泛滥的因素),形成各种乱象。

当美联储提高利息的时候,美元就会回流美国,其他国家泡沫破裂,一地鸡毛。

而一地鸡毛过后,美联储可以操纵降息,美元又跑出去收购各国廉价的资产,这样资产所有权就掌握在美国手中。

90年代的日本经济泡沫破裂,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韩国信用危机,都是如此,东亚人民的辛苦劳作都被美国人用金融工具收割了。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为了救市实行量化宽松QE,利息极低,美元泛滥。

于是美国股市从那时候起连涨十年至今。

虽然此间低廉的资金的确帮助了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革命,但现在增长已经到头了,大量低利息的钱推高了美国股市,泡沫出现。

这些借出来的钱,最后都是要还的。

中国央行早早就去杠杆、缩表,等待美元回流时再释放人民币流动性去填补美联储抽去的美元资本空洞。

可以讲,中国央行就是美联储的对手盘之一,并且中国央行的手法很稳健高超。

而美联储现在就头大了。

当下的缩表加息,是为了日后更大的危机时能够释放流动性。

美联储的确预见了大的危机,想要提前准备。

但却被为资本家代言的川普所绑架了。

美联储很想来几次小型的金融危机,以化解大的危机,但川普一点也不想让股市跌。

美国手头上其实有很多工具,其中一个就是油价。

如果想要名正言顺地加息,那么其中一个指标就是通货膨胀。

原本实体经济过热,通货膨胀指数会涨,美联储会根据通货膨胀指数加息。

但现在即使实体经济没有过热,也可以通过操纵油价也一样让通货膨胀指数涨起来,然后加息。

这样成本就转嫁到购买原油的工业大国——例如中国。

可惜这一条路走不通,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原先想要通过减产石油提高油价,但伊朗和俄罗斯都不同意,增产石油,油价一直提高不上去。

美国一度想要重新扰乱中东地区以提高油价,但也失败了。

而现在美国显然放弃了这条路径,并加入了石油生产大国之中——自「页岩气革命」之后,美国已经成为能源输出大国了,石油产量一点都不比中东少,自然也不需要依赖它们了。

所以这也是川普选择的路径,退出中东,并且加大美国的产油量,压低油价。

现在中东地区的沙特问题大了,油价一低,国家债务就会失控,经济危机即将到来。

所以美国就把问题一脚踢给了沙特,成本让沙特等国家承担。

但沙特能说什么吗?敢说什么吗?

 

5. 伟大的衰退

截止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美国股市从最高点下跌进20%,也即是进入熊市。

可以说中美贸易战,中国目前小胜一局。

因为中国人民财富的形式主要是房子,美国人民的财富主要在股市。

但这并不是说,中国已经超过美国了,中美贸易战注定是持久战,时常会持续数个年代,以至于人们忘了这个事情。

上一次老二的美国取代了老大的日不落帝国之后,英国倒现在仍然在世界范围内有着极其强大的影响力,到处充当搅屎棍。

时至今日仍然不能小觑,从英国强硬脱欧就可以看出来其智慧,欧盟这条船估计要沉。

中国的经济毫无疑问不再可能持续过去几十年里那样飞速的发展。

注定是要「衰退」的。

但,不意味着没有增长点。

中国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几千年下来点了大一统的技能点,已经探索出来的发展道路可以继续推广到国家内部未充分发展的地区。

乡村振兴,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这是党内的一致观点。

过去在一线城市出现的资本增长方式可以在乡村里再复制一遍,这些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都是真实存在的。

宏观上是大衰退,但微观各有各的精彩或者不幸。

大衰退是从国家视角来讲述的历史叙事,于个人而言,其实安然过好自己的生活最好。

「先天下之忧而忧」其实也只是一种模因感染,并未见得就有多高尚。

「无论魏晋,不知有汉」也不失为一种小确幸。

希望你能够享受自在的生活。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8-12-30

guest
1 评论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东
2019-01-13 09:34

也只有自己做个网站才能安心写作了,但可能也存在转载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