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因 | #4 惊险的一跃

大卫·休谟(David Hume)早在18世纪就指出,我们无法从经验中归纳出知识。
例如人类看到观察到天鹅都是白色的,于是归纳总结出「所有天鹅都是白色的」这样的命题,这一命题在很长时间内都是「真理」,直到有一天人类踏上了澳洲大陆,看到了飞舞的黑色天鹅。
在休谟的那个年代,牛顿已经成为传奇,科学也已经崭露头角,但休谟却给了世人狠狠的一巴掌。

继续阅读 →

模因 | #3 机器人的叛乱

现在是2119年,科技已经取得重大的突破。
世界上出现了一种低温冷藏室,能把我们的体温降到绝对零度附近,长久保存起来,这样的话在未来的某一天,医学技术能够让我们重新复活。
而此时,由于地球环境的恶化,生存状况变得日益险恶,火山爆发、洪水泛滥、大气污染,昔日美丽的大自然已经千疮百孔,已经不适合生存居住了。
于是你将自己保存在上面提到的那种冷藏室中,一直到3019年,到那时,地球的环境被重新修复,医学技术也足够先进,你将被重新唤醒。

继续阅读 →

模因 | #2 被低估的进化论

尽管早在160年前,达尔文就写了《物种起源》这本书,可那么多年过去,我们仍然处于这样一个时代:来自达尔文的真知灼见,依然在有力地塑造着人类知识的整个领域。
被称为「普遍达尔文主义」的这么一个东西,创造出了许多新兴学科,例如:进化经济学、进化心理学、进化认识论、进化医学,乃至最新的人工智能神经网络。
在达尔文去世了很多年以后,人们逐渐意识到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是一种知识层面的宇宙强酸,将几乎所有的传统观念与价值都腐蚀掉。

继续阅读 →

模因 | #1 波普的三个世界

「模因论」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当HW君说自己是一个「广东人」的时候,许多人脑海里就会出现一幅图景,猜测出许多关于一个「广东人」可能有的特征。
两个经济学家见面了,A说他是「凯恩斯学派」的,B说他是「奥地利学派」的,仅仅交换了这样的一个标签,他们就知道了关于彼此的巨大的信息量。

继续阅读 →

社会 | 人类该怎样应对人工智能的冲击

人工智能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个新兴的劳动密集型产业。
媒体向来是喜欢夸大事情的,譬如全球变暖、石油耗尽、地球崩溃。
人们喜欢那些把自己吓得够呛的新闻,喜欢「大议题」,但其实现实生活很平淡,许多「大议题」只是历史洪流中一个不起眼的浪花,我们完全可以做一个理性乐观派。

继续阅读 →

经济 | 2019,伟大的衰退

一般来说,经济现象是难以被「预言」的。
因为经济现象本身是基于人的自由意志产生的,是一种永恒的动态博弈,言之凿凿的断言,处于明牌的状态,就很容易被打脸。
但大方向上的东西,我们还是可以抓得住。
其中最重要的脉络,便是中美贸易战。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