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 | 抑郁症的棘手之处

 文 | HW君 


1. 春雨连绵

连下了一个月的雨,很久没有见到太阳了。

广东的春天经常是这样,阴雨连绵,潮湿万分。

「春天」本来应该是万物初生,充满希望的季节,但事实上也因为长期的春雨,许久不见阳光,因此成了抑郁情绪疯狂生长的季节。

在大学的时候,每到了春雨连绵的季节,总会发生那么一两起跳楼自杀的事故,虽然季节的变化并不直接导致这些结果,但也肯定有起到助长的作用。

 

2. 自闭症的案例

我们普通人能够很直接地识别出另一个人的面部表情和肢体活动,以感知到别人的想法。

这是一种常识心理,我们可以很容易地了解到其他人的想法,知道他是生气了还是很开心,能够察言观色。

而那些患有自闭症的人,比如动物学家坦普·葛兰汀(Temple Grandin),如果想彻底了解其他人,只能依靠一些通过自己辛苦努力总结得出的理论。

我们能够轻松地甚至不经意间就能看明白手势、笑容或者气氛状况,但葛兰汀必须经过细心观察、做出一番仔细地推理之后才能推断出其中的意思。

聪慧的葛兰汀在收集了足够的线索之后,就可以辨别出什么是友好的祝福,什么是威胁恐吓,还能看出人们脸上赞许的神态。

在通过不断地学习之后,葛兰汀可以鉴别出承诺和客套话,还能开玩笑、说谎,她要经过很多努力之后才能「看上去」和常人无异。

 

3. 脸盲症的案例

脸盲症患者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有正常的视觉,他们只是不能辨认人们的脸。

他们可以分辨出男女老少,也可以分辨出亚洲人和非洲人,但在面对好友时,他们就迷糊了,除非听出了这几个人说话的声音,或者察觉到了其他一些可以辨别的特征。

如果是面对一张有许多人的照片,那这些脸盲症要想辨认出他们的面孔,那就只能看运气了。

很多脸盲症患者会经历这样的一件有趣的事情:虽然自己的意识不能辨认和识别别人的脸,但当面对熟悉或不熟悉的脸时,他们却能表现出不同的反应,甚至有时会做出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回应。

也就是说,在面对询问时他们虽然不能辨识,但其实自己已经非常隐秘地分辨出来了。

举个例子,我们为脸盲症患者出示一张照片和5个名字,让他们从中挑选出于照片相符的那个人名。

虽然他们最终是随机选择的,但就在他们听到与照片相匹配的那个名字时,他们的大脑皮层的电信号反应确实就会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波动,这表示他们的情绪的确被唤醒了。

也就是说,那种隐秘的无意识的辨识力是存在的。

也就是说,在我们的大脑中至少有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独立的面部识别系统:

第一种是脸盲症大脑中受损的有意识系统,它在试验任务中无法为主体提供帮助。

第二种是脸盲症大脑未受损的无意识系统,一旦发现面容与名字匹配,它就会产生激烈的电信号。

 

4. 卡普格拉妄想症的案例

卡普格拉妄想症」是另一种奇怪的症状,其病理机制与脸盲症刚好相反。

该病症由于法国精神病学家约瑟夫·卡普格拉(Joseph Capgras)在1923年首次阐述而得名。

患有卡普格拉妄想症的人会产生错觉,认为自己所亲近的人(配偶、恋人或家人等),都是被悄悄替换掉了的「冒牌货」。

他们与一般的精神病人不同,从表面上看他们与正常人无异,但因为大脑损伤,他们的确会产生妄想,而且不管这些想法有多夸张、多不可思议,他们也都不以为然。

有时,他们会重伤这些本是自己深爱的「冒牌货」,甚至杀掉他们。

为什么会有如此怪异的表现?「卡普格拉妄想症」与「脸盲症」的病理机制正好相反。

「卡普格拉妄想症」患者大脑的有意识系统并未受损,但其无意识系统的部分受到了损伤。

在这些妄想症患者看来,眼前的人的确是自己所爱的人的那副模样,但无意识系统的受损,因而所有随情感共鸣产生的无意识系统里的鉴别力也就消失了。

这些无意识鉴别力突然缺失了这些微妙的支撑是件恼人的事情。

这种无意识的鉴别力其实是一种重要的参考系,一旦缺失了这种参考系将会导致个体对于自己有意识系统判断出来的结果的严重怀疑,甚至到了妄想症的地步。

 

5. 抑郁症的棘手之处

一个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不仅会运用到自己的有意识系统,也会运用到自己的无意识系统

有意识系统通常是讲逻辑的、讲理性的。

无意识系统往往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情绪性感受,其实也是理性意识的一项重要参考来源。

一个抑郁症患者,可能由于长期的情绪低落或者某个应激性事件导致大脑出现病理性损伤,身为重要参考系的无意识系统受到了损伤。

就像一辆开在高速公路上的汽车,其他的所有操纵方式都没有问题,但是仪表盘全部失灵了,你失去了参考系,只能凭自己的感觉驾驶。

或者像一个色盲患者,无法识别出前方道路的交通指示灯。

这种参考系的失效会带来许多问题。

就像如果一个人的手失去对于冷热的感觉,那么他在接触一桶水时就不知道有多热还是有多冷,快要被烫伤了或者被冻伤了都不知道。

情绪是人们生活中各种事情的重要参考系,如果一个抑郁症患者长时间在无意识系统里感觉不到快乐,那么无论他在有意识系统里强调自己的生活过得多好,周围人也告诉他说他很幸福,他还是感受不到对应的情绪,只会觉得大脑一片紊乱。

这就是这一类型的抑郁症的棘手之处,来自于参照系的紊乱。

但我们也不至于特别绝望,可以通过药物治疗,或者在有意识系统里再加上一层对于无意识系统的修正,就像患自闭症的葛兰汀一样,通过训练而逐渐克服这一疾病。

而我正是这样在努力着的。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5-09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