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 | 追求认同而不得,是悲剧的开始

 文 | HW君 


1. 子非鱼

在影视作品中,常常看到这样的对话。

两个人,A想要对B表达内心的情感,而B不信。

A:「我爱你」

B:「我不信,你要怎么证明?」

A:「我说的是真的啊…」

……

若B一开始就选择不相信,那么其实A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没有办法去证明。

因为观念无法在两个波普第二世界之间完全复制。(模因 | #1 波普的三个世界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这种痛苦便是自由意志给予我们自由之后带来的副产物。

 

2. 一百步

读到过这么一句话:

我们之间的距离有一百步远。

如果你愿意朝我走出一步,那我会向你走完剩下的99步。

这句话乍听上去很浪漫,但却经不起细想。

信任是一种非常宝贵的东西。

在一组关系中,首先信任的那个人其实会冒非常大的风险。

就像「囚徒博弈」一样,如果你去精心计算收益损失,那么选择不信任是最保险的,而选择信任的那一方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显得不理性。

而选择信任的那个人,迈出的第一步其实是相当「惊险的一跃」。(模因 | #4 惊险的一跃

所以上面那句话,显得理性,甚至有点心机。

若让我改成一个更加浪漫的版本,其实是:

我们之间的距离有一百步远。

无论你愿不愿意走出一步,我都朝向你迈出那一百步。

但改成这样的话,会不会这种想法又是一种一厢情愿,只是在满足自己的情感,而不考虑你的感受。

是的,这种风险也的确存在。

那么在考虑了这种风险之后,你还愿不愿意继续?

 

3. 松子的一生

但有一些悲剧其实发生得更早。

一些类似于上述情景的童年版本。

若一个孩子得不到家长的认同,甚至成为心结,那可能几乎就成为了后来所有悲剧的起源。

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松子悲剧的一生便源于儿时。

松子有一个身体不好的妹妹,父亲将其所有的爱与关怀都给了妹妹,而松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得到父亲的认同,一直被嫌弃。

松子无论怎么做都不能让阴沉麻木的父亲开心,唯有扮鬼脸时才能博得父亲一笑。

这就是她这一生渴望被爱,委屈求全,一直讨好别人的起点。

若父亲能够至少给她一点正常的肯定,让她多少建立起那么一点健康的心理能力,那么便不会有后来的那些悲剧了。

又或者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假如幸运的松子遇到了一个合适的人,帮助她重新建立起被信任的感觉,那么结局也不会那么悲惨。

每一次恋爱,都是一次类似「重新经历童年」的自我疗愈机会。

在恋爱中,人们经常会卸下防备,重新回归到像孩童时那样纯真的样子,进行互动。

在这个难得的「退行」状态里,人们得到一次新的重塑自我的机会。

但,不能保证这不是一次冒险,只是如果因为害怕冒险,而放弃这样难得的机会,也是很可惜的。

因为第一步总是非常冒险的。

 

4. 天钩

但如果你就是松子,并且你也不够幸运,无法遇到一个能够帮助你重塑自我的人。

那你难道就只能像松子一样,怀着「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想法度过被嫌弃一生吗?

这是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

如果不考虑运气,那么在剩下的系统里的一切东西,一般都会遵守成本守恒的定律。

世上安得两全法,我们不太可能既要又要。

如果你要一个东西,那么通常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但你能付得起这个代价吗?

面对这种无奈的状况,我通常会给自己一个「天钩」。

一个虚假的根基,用它来取代「惊险的一跃」,以此去构建起剩下的意义。(生活 | 天钩,教堂与猫

只是「天钩」和「惊险的一跃」有所不同,倚靠「天钩」构建起来的空中花园最后往往会瓦解。

若是空中花园真的搭建成功了,那便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所以别太过于指望奇迹能够发生,也就是说,不要太过于执着那个结果,如果它已经是个「天钩」了,那就好好享受过程吧。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6-06

guest
2 评论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ang
wang
2019-06-25 18:49

“不能不保证这不是一次冒险”意思是不是反了😂,anyway,很喜欢博主的文章,谢谢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