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古典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与华盛顿共识

 文 | HW君 


0. 混乱的经济思想史

经济学思想史可以说是所有学科里最混乱的思想史了。

因为经济活动涉及到个人的「自由意志」,也就是市场永远处于动态博弈之中,人们无法在「价值判断」上说服对方,只能退而求其次彼此达成共识。

关于自由意志价值判断的延伸阅读:

逻辑 | 价值判断与事实判断

所以在这里我将会给出一种简便概括的说法,试图帮大家理清楚经济学里混乱的思想历史,以便让更多人能够读懂一些名词乱飞的财经新闻和经济评论。

我们首先要梳理的就是被人们混淆与误解已久的经济学里的「自由主义」。

 

1. 古典自由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也就是最早的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有写《国富论》的亚当·斯密

其「自由」的含义是在国家垄断暴力下的,资本家的自由。

当时欧洲的封建社会是一个非常封闭、等级森严的结构,社会流动性很低,呈金字塔状。

人分三六九等,有上下尊卑之分,平民服从贵族,贵族服从国王。

权力被牢牢掌握在以贵族为代表的国家手中。

那时法国是欧洲的中心,国家强大、国王圣明、贵族优雅,封建秩序井然有序,俨然一幅大国气象。

全欧洲都以效仿法国为荣,法语是上层社会的通用语言。

而此时从封建社会角度去看英国,则显得不伦不类。

贵族本来应该服从国王,但现在英国的贵族却和国王讨价还价;欧洲国家的贵族都是封闭世袭的,身份源于血统,但英国却由于工商业的发展,大量有胆量、运气好的人从社会一跃而起,发家致富变成暴发户,成为「新贵族」。

在此世如果从旧欧洲大陆的封建秩序去看英国社会,那么只会看到一个堕落、变形、不像话的封建社会,国王没有国王的样子,贵族没有贵族的样子,暴发户横行,总的来说就是「礼崩乐坏」。

亚当·斯密著《国富论》,论证此时的英国社会并不是「礼崩乐坏」,而是充满新生力量的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会使英国经济蓬勃发展。

而对应的「国家」则要管住的「看得见的手」。

这就是亚当·斯密最早的古典自由主义的含义,其「自由」是指向国家权力要将「自由」给予「市场」。

此时有两股力量,国家权力和市场权力,古典自由主义要求国家权力让渡自由给市场权力

 

2. 新自由主义

这里有个翻译上的混淆,「革新(new)自由主义」和「复新(neo)自由主义」是很不相同的两个物种。

「革新(new)自由主义」在中文经常被误称为新自由主义,但其实则和新自由主义相差甚远,维基百科上称其为「社会自由主义」。

「革新(new)自由主义」认为古典自由主义太过放任了,造成贫富分化、穷人过得悲催,因此主张国家要依靠「看得见的手」来宏观调控经济,凯恩斯的理论其实也可以属于这一派。

而「复新(neo)自由主义」才是人们现在常说的新自由主义,这里的新(neo)是「复新」的意思,即「回到」古典自由主义的意思,市场要从国家权力那里要自由。

所谓的新自由主义认为现在的市场还不够自由,要求比这个自由更自由。

新自由主义虽然口头上强调「反干预」,即国家要让渡权力给市场来调节,但实际上新自由主义的反动特质就在于其强化了国家的镇压职能。

原本在古典自由市场中,市场中资本家剥削劳工,劳工要组成工会进行反抗。

「革新(new)自由主义」认为国家应该负起责任调控好资本家和劳工的矛盾,即调控资本市场的不平衡。

而「复新(neo)自由主义」则认为国家不应该保护劳工,相反要强化镇压工会运动和其他社会运动的职能,实际上就是保护资本家的「自由」,而镇压劳工的「自由」。

对于新自由主义者来说,如果政府必须在维护所谓的「自由市场」竞争机制和保障最底层人民的生活水平里二选一的话,一定会选前者。

新自由主义者认为资本家获利之后劳工的工资水平也会水涨船高,底层人民的生活水平也自然而然会提高。

智利政变、里根改革、撒切尔新政、俄罗斯休克疗法……都是以新自由主义之名的政治活动。

此时有三股力量,一是国家权力,二是资本家权力,三是劳工权力。

新自由主义以自由为名,要求国家权力镇压劳工权力,以保障资本家权力,其自由是资本家立场的自由,对于劳工而言是奴役。

 

3. 华盛顿共识

所谓的「华盛顿共识」一直被当做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或新自由主义的继承,但实际上华盛顿共识是新自由主义的最大反叛。

华盛顿共识和新自由主义非常相似,都是要求自由化市场化资本化,但是它们之间有一个最核心的不同。

那就是新自由主义是基于金本位的,而华盛顿共识是基于美元霸权的。

在金本位时代,世界的资本被黄金限制住,不存在凭空创造资本的可能性,于是资本的力量得以被约束,即是被黄金的总量所约束。

而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中东战争后美元绑定石油,形成美元霸权之后,美元资本就摆脱了黄金的约束,正式成为了最高权力的一部分。

真正的新自由主义集大成者哈耶克在其著作《通往奴役之路》里就论述了,不受节制的货币发行权力,最后会导致自由市场的灭亡。

在他看来,没有一个约束政府发行货币的锚的话,那么就会不可避免地导致政府滥用权威,最后必然是大量低发行货币,导致通货膨胀和政府对社会资源的更大控制,最后威胁个人自由。

所以讽刺的就是,今日华盛顿共识,也就是「美式新自由主义」,完全背离了新自由主义的思想,是一个巨大的偷梁换柱。

即在华盛顿共识里有三种力量,美国资本、其他国家资本、劳工权力。

其要求其他国家市场化、自由化、资本化,也就是压制劳工权力

而在此过程中,美国资本因为握有美元霸权,于是享有了剥削其他国家资本的权力。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19-04-12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