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邪恶的负利率

 文 | HW君 


0. 导言

上一期的《经济 | 数字人民币DCEP,央行集权的新瓶旧酒》发布之后,网友@三剁说有不同的看法。

以下是他评论的原文:

不知道作者能不能看见,这篇没写透。央行DCEP相比于央行纸币,最大的区别是打破了纸币的零利率约束。IMF去年的一篇发文Cashing In: How to Make Negative Interest Rates Work,作者认为,类似DCEP的数字法币可能是央行实施有效的负利率的必要工具。

 

HW君当时简短地回复了他,原文如下:

关于上述「类似DCEP的数字法币可能是央行实施有效的负利率的必要工具」
日本央行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甚至日本移动支付并不普及,社会大量使用现金,这仍然不妨碍日本央行实施负利率。
当然,你提了「有效实施」,关键是「有效」。
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央行是「操控左右利率」还是「发现引导利率」。
我的看法是央行只能发现并引导利率,央行与市场利率是「象与骑象人」的关系。
央行制定的利率只是「名义利率」,而市场走出来的才是「实际利率」。
如果市场发生了剧烈的通货膨胀,那么哪怕「名义利率」是正的,在高速的通货膨胀下,「实际利率」也是负利率。
为什么日本央行要实施「名义负利率」呢?因为它想引起温和的通货膨胀,以达到刺激经济的目的。
但日本这么多年来并不会因为负利率而出现通货膨胀,相反是一直在通货紧缩。
日本央行也许可以通过改变「名义利率」来影响市场的「实际利率」,但央行却无法直接操纵控制「实际利率」,这也就是「象与骑象人」的关系。
同样的,就算中国央行没有实施「负利率」的货币政策,但是中国政府实施了有效的财政政策,经济非常活跃,发生了剧烈的通货膨胀,那么「实际利率」就是负的,这就是过去几十年中国所发生的。
最后,「名义负利率」实际上是央行对持币者的违约,HW君不支持这种政策。

 

这段回复其实分成两个部分,一是「央行与利率的关系」,另一个是「负利率」。

 

1. 象与骑象人

央行和利率是「象与骑象人」的关系。

象与骑象人」是一个心理学概念,但同样非常适合用来描述有自由意志参与的经济学现象。

 

当我们骑在大象背上的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可以控制大象。

但其实我们只能在大象愿意的范围内做出行动。

大部分时间,我们只能与大象合作。

 

骑象人可以帮助大象做出更好的选择。

骑象人看得远也想得远,只要跟其他骑象人交谈一下,或研究一下地图,他就能学到宝贵信息。

但是,骑象人无法在违背大象本身意愿的情况下命令大象。

 

而具体到经济学层面,就是央行只能发现并引导利率,并不能操控左右利率。

或者说,央行能够操控的只是「名义利率」,但市场自己会走出来一个「实际利率」。

央行也许能够通过改变「名义利率」来对市场的「实际利率」施加影响,但无法操纵「实际利率」。

 

如果央行一意孤行想要扭曲市场的利率,那么结果就是「利率政策失效」。

日本央行就是如此,日本央行希望通过实行「负利率」来引起温和的通货膨胀,以达到刺激经济的目的,但这么多年的利率政策实验下来,显然是失败了的。

 

因为日本是政治出了问题,政治问题又导致经济结构出问题。

按照信用货币的逻辑,市场没有贷款意愿,所以通货膨胀起不来,最后表现为市场走出来的「实际利率」偏高

经济活动是原因,利率是结果,企图通过改变利率就能医好经济问题,那就是刻舟求剑。

 

但许多经济学家显然就是钻牛角尖了,他们在一次次的利率政策失效之后,并不反思自己的逻辑是不是从基本立场上就是错误的。

这也是哈耶克「致命的自负」论述的逻辑。

 

2. 邪恶的负利率

在一次次的利率政策失效之后,经济学家们看到了数字货币,觉得这个新鲜东西说不定能够真正实现他们想要的「负利率」。

这就是网友@三剁说所引用观点的逻辑。

 

这一思维的假设逻辑是,当央行在实行负利率政策的时候,因为有很多人是持有现金的。

央行的负利率只能影响到把钱存进银行的那部分钱,不能覆盖所有的货币,所以才导致了负利率政策的失效。

现在只要利用数字货币的联网特点,创造出数字法币,那么就算是没有存进银行的数字现金,也可以被负利率政策所覆盖。

 

这里就有两个槽点。

首先还是前文《经济 | 数字人民币DCEP,央行集权的新瓶旧酒》里讲的那样,真的有必要用到所谓运用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吗?

我们只要废除人民币纸币,让所有的人民币账户都进行线上联网,那么央行同样可以实行它想要的负利率。

这里并不需要创造新的币种,也不需要什么奇奇怪怪的去中心化区块链技术,现有的中心化的银行结算系统就能做到。

 

 

而另一个槽点就是,IMF竟然可以这样不知廉耻地谈论「负利率」。

在HW君看来,负利率政策其实就是央行对于持币者的公然违约。

 

我们想象一个极端的情景,假设央行实行-10%的负利率政策。

我辛辛苦苦赚来1万元,存进银行10年之后,就只剩下3000多元。

那我当然不肯干呀,我会把钱都从银行里取出来,换成现金自己保管,这样至少10年后我还有1万元。

这时候「经济学家」们觉得这样不行,因为我不肯把手上的现金存进银行被扣利息,影响了他们实行「有效」的负利率政策。

真是无耻至极。

 

这就让我想起一个段子。

你用2块钱买了张彩票,如果没有刮开,那这2块钱就等于不要了。

现在你刮开彩票,哇中奖了,罚款1000元,不交钱的话要上征信黑名单,请乖乖交钱。

 

(本章节完)

By HW君 @ 2020-05-02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